魔道至尊

0280 谢家惊变

0280 谢家惊变

两人骑马缓缓而行,来到城门附近,此时只见城门上一个硕大的牌匾,鎏金的字体书写着岳安城三个大字,虽然风吹日晒,年头久了,字体的颜色已经褪去,但是谢玄看到这三个大字,久违的记忆一下子从胸中涌了上来。

“父亲,母亲,我谢玄终于又回来了。”谢玄心情激动,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他想起之前离开谢玄的情形,仿佛就在昨日,只是一晃已经是两年的时光过去,自己也经历了许多事情,去过了萧家,偶然间进入了幻界,并且经历了九死一生的考验,得到了盘龙璧,同时在空间风暴中经脉尽端,之后重遇鱼君,陷入了飞鱼和飞龙帮之间的事情,并且到白鹿书院打了个转儿,通过火凤髓重塑身躯……

这些事情随便其中一件,就够普通武修惊心动魄了,而谢玄短短两年之内经历了这些事情,也遇到了不少人,最大的改变就是,星瑶成为了他的女人,从今以后谢玄就又多了一个牵挂。

这两年的时光在谢玄的脑海中如水般流过,谢玄心中一动,忽然伸手入怀,在某个隐秘的角落里,取出了一枚丹药。

这枚丹药十分奇特,一半是纯洁无暇的白色,另一半却是黑如焦炭,黑白相交,产生了一种奇特的视觉效果。

阴阳生死丹!

这是谢玄当初在幻界之中,那太虚殿内得到的丹药,只不过这枚丹药效果虽然神奇,能够提升武修的灵脉资质,但是却有着五成的几率当场死亡,这点谢玄是绝对无法接受的,于是也就将这枚丹药留存到了现在。

想了想,谢玄还是将这枚阴阳生死丹塞到了腰带的隐秘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够派上用场呢?

牵着星瑶的小手,迈步进入城门,入眼首先是热闹的旧街,仍然是记忆中的熙熙攘攘,做生意的摊贩络绎不绝,仿佛无论时光如何变幻,这些普通百姓的生活,仍旧是这么一如既往地进行下去,永远不会改变。

这副景象是如此的亲切而又熟悉,谢玄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想,如果做一个普通的百姓,这么幸福平安地度过一生,或者也是不错的选择。

“这就是你的家乡么?”星瑶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姑娘,蹦蹦跳跳,欢呼雀跃,哪里都想要看看,不过谢玄心下了然,星瑶是故作姿态,想要掩饰第一次来到谢玄家乡的紧张。

毕竟,很快就要见到谢玄的父母了。

谢玄归家心切,快步朝着谢家的方向走去,顺着记忆中的道路穿越人流,虽然道路几乎没有改变,但是谢玄两年没有回来,记忆出现了一点偏差,竟然走错了路途,最后问了一个路人才知道。

只不过奇怪的是,谢玄问道谢家的时候,那名路人脸上明显出现了慌乱。

或许,是谢家这两年发展太快,有些令这些普通百姓忌惮了吧,谢玄自嘲地想着。

半个时辰之后,谢玄才带着星瑶来到了谢家的大宅,星瑶有些紧张地说道:“玄哥,你说我是不是要买些东西送给二老,不然的话,他们会不会以为我……”

星瑶语声顿住,她发现谢玄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对,蹙着眉头,盯着谢家的大门,似乎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玄哥。”

“有些不对!”谢玄一脸严肃,他发现,谢家的大门似乎已经多日没有打扫过了,布满了一层灰尘,而大门上面的匾额,也明显有些陈旧了,以谢承武的细心,不可能让谢家的门面如此不堪的。

更重要的是,谢家此刻大门洞开,门口却一个看守的武修都没有,这样岂不是任何人都能够随意进出了吗?

出事了!

谢玄再也没有时间犹豫,疾步朝谢家宅院里面奔去,然而奔到一半,忽然有一道寒光从一旁袭来,锐利的剑气迫上眉头,谢玄冷笑一声,眼中杀机闪过,先是恰到好处地退了一步,让这道寒光落空,这时才发现原来是一柄长剑,这人的剑法尚可,然而修为差谢玄太多了,谢玄只是轻描淡写地屈指在剑身上一弹,这柄剑立刻巨震起来,持剑的武修把持不住,长剑脱手而出。

谢玄随意地反手一抓,就扣住了一个人的咽喉,“什么人胆敢偷袭我!”

谢玄转过头去,想要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大胆,在大门口就敢对人偷袭,然而一看之下,却立刻呆住了,这名偷袭的武修,正是谢剑!

谢剑本身也是一脸怒容,然而看清楚谢玄的面容,立刻就惊喜道:“师傅,你回来了!”

“慢慢说,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你为何随意地向人偷袭?”谢玄皱起了眉头,沉声问道。

“没时间了,师傅,你要再不回来,恐怕我们谢家就要被人灭了!”谢剑一脸悲戚,然而看着谢玄,眼中却闪烁着期待的光芒,他根本不去解释,直接拉着谢玄往后院跑,而星瑶也只好跟在他们身后。

熟悉的谢家小径,但是谢玄此时却没有心情感怀,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跟着谢剑身后,一路穿过小径,最后居然来到了演武堂,谢剑喘息着,对谢玄说道:“师傅,那些对头都在里面,谢疯子估计正在和他们动手,他们放出话来,只要有人能够连赢三场,就放过我们谢家,可是……可是我和谢日都是第一场就败了。”

“什么连赢三场?”谢玄满心疑惑,不过他知道轻重缓急,此时恐怕是没有时间来问清楚了,循着记忆,谢玄轻车熟路地踏进了演武堂中,大门是半开着的,里面正传出来一阵阵打斗的声音。

如果换了一个时间,这种情景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演武堂,族内比试,那些曾经的记忆一闪而过,谢玄眼中闪过坚定的厉芒,闪身进入了大厅之中。

里面好多人!虽然演武堂空间广阔,但是此时也已经快被挤满了,谢家所有修为还可以的人都聚集到了这里,除此之外,还有着几十名谢玄不认识的人,想来这些人就是谢剑所说的对头了。

而演武堂的正中,一座比武台上面,正有两名武修在上面打斗,其中一个谢玄并不认识,而另外一人,则是谢疯子。

谢疯子此时当真是状若疯狂,出招丝毫不顾自己的安危,大开大合,全都是拼命的招式,而看他出手风雷并动,劲风呼啸,光余波就将比武台的地面震得寸寸碎裂,应该也应达到了七品武师巅峰的修为。

这倒也并不出乎谢玄的预料,谢疯子原本灵脉资质就不错,而且痴迷于武道,谢玄刚刚重生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七品武师的修为了,谢家这两年来又着重于炼制丹药,谢疯子应该也有着不少丹药的辅助,这么长时间,突破到七品武师巅峰也不是很困难。

令谢玄惊讶的是他的对手,谢疯子明显已经尽了全力,他这等实力,放眼大唐也算是一流高手了,在这岳安城内更是不可能找到对手,然而他面前的这名武修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实力居然比谢疯子还要高一线,虽然还没有突破到八品武御的程度,但是明显在功法和武技上,高出谢疯子一筹。

同样修为的情况下,功法和武技就占了决定性的作用了,谢疯子虽然处处使用同归于尽的打法,可还是一点一点地被对手压制住了,由于功法武技上的差距,谢疯子只能徒劳地怒吼着,却怎么都扳不回来了。

“嘭!”

一声闷响,那名武修找到机会,在谢疯子的胸口拍了一掌,看似轻飘飘的一掌,但是在谢玄眼中,却蕴含着极其高明的用劲法门,甚至还隐隐带有了暗劲!这等高明的武技,一下子就将谢疯子击飞了出去,他在空中竭力稳住身形,双脚着地,没有狼狈地摔倒,然而谢疯子在原地站了几秒,忽然面色涨红,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这是暗劲发作了!

这样一来,谢疯子就算是落败了,然而他的对手却仿佛不想轻易结束,脸上带着一抹玩味的笑容,忽然再次朝着谢疯子发起了攻击,一掌对着谢疯子的额头击落,如果这一掌落实,恐怕谢疯子整个脑袋都会爆裂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