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81 我来迟了

0281 我来迟了

那修为强横的武修,一掌对着谢疯子的脑袋击落,谢家众人中顿时响起一阵惊呼、叫骂、还有哀叹。

很多人已经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谢疯子一死,谢家就彻底没有希望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阵更大的惊呼声响起,而且不光是谢家这边,仿佛对方所发出的惊呼声更大一些。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那些已经闭上眼睛的谢家武修,怀着最后一丝希望,睁开眼睛,看到了令他们难以置信的一幕。

在比武台上面,谢疯子面‘色’苍白,无力地委顿在地上,仿佛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然而对手的攻击也并没有落在他的身上,在谢疯子和对手之间,一名身材颀长,相貌英俊的青年,不知何时‘插’了进去,一只看似柔弱的手掌,拦在了对方的面前,而那名实力强悍的武修,却如临大敌,一扫之前玩味的神‘色’,目光凝重地看着谢玄。

他如临大敌地看着谢玄,谢玄却仿佛看都不看他一眼,径自回过头来,对着谢家的方向,和煦地一笑。

“抱歉,诸位,我回来迟了一些,让你们受苦了。”

“谢玄,真的是谢玄回来了!”人群中,谢承武猛地挤了出来,看着宛如救世主姿态一般出现的谢玄,不苟言笑的他,眼中含满了热泪。

其余的谢家众人,也均是用崇敬的语调,在不停地重复着谢玄的名字,本来绝望而灰暗的眼眸,陡然泛起了充满希望的神采。

“妈的,这些人怎么了,不是都已经绝望了吗,怎么跳出个‘毛’头小子,就让他们发生了这么大变化,靠,这小子到底是谁?”从对面的人群中,一名身着华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一脸倨傲地冷笑道。

“那个肚子跟蛤蟆一样的中年人,到底是谁啊,这么讨人厌。”谢玄也冷笑着说了一句。

场面寂静了一刻,随即谢家众人陡然爆发出了一阵哄笑,这中年人欺辱了谢家很长时间,除了谢疯子,从来没有人敢正面放抗一句,然而此时谢玄居然将他比喻成蛤蟆,当真是令谢家众人再也忍不住了。

“真是久违了呢,这些人好久都没有笑过了。”谢承武欣慰地笑着说道:“谢玄,对面那个像……像蛤蟆一样的人,名叫刘‘浪’,是新近来到岳安城的一个势力的掌控者。”

“哼,谢承武,你竟敢如此侮辱我黑虎帮刘‘浪’,难道是嫌活的命长,想要我赶快覆灭你们谢家吗?”那边的中年人,听到谢承武都敢讥讽他为“蛤蟆”,顿时火冒三丈,实在不明白已经山穷水尽的谢家到底吃了什么‘药’,怎么忽然就变了个模样。

“黑虎帮,听着似乎有点耳熟呢,哎,这种下三滥的势力,是不是名字都差不多啊。”谢玄挖了挖耳‘洞’,似乎完全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

星瑶忽然凑了过来,趴在谢玄耳边低声道:“这黑虎帮我知道,刘‘浪’的名字我也听说过,是洛丹峰附近那个青石镇上面的下九流势力,只不过不知道他为什么来到了岳安城,还要与你们谢家作对。”

“我好像想起来了。”谢玄陡然想起,他当初去洛丹峰救父亲,回来的路上就碰到了一帮乌合之众的埋伏,好像就是青石镇黑虎帮的,只不过那样的下九流势力,怎么会出现在岳安城,而且还招揽到了这么强悍的武修?

“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回头再说,现在我先将他们一个个地都打趴下,出出气再说!”谢玄冷冷地一笑,虽然不知道前因后果,但是明显是眼前的这些人将谢家‘逼’到了现在这幅模样,自己心中火大,总要先将他们好好痛扁一顿再说。

“哼哼,好大的口气,就凭你?好,我大人有大量,咱们一切按规矩来,只要你赢了我们三场……”

那大腹便便的刘‘浪’,正一脸倨傲,摇头晃脑地说着,然而话没说完,就感到眼前一‘花’,自己被人狠狠地‘抽’了一耳光,这耳光‘抽’得他脑袋嗡嗡直响,身子接连转了几圈,嘴都被‘抽’歪了,他歪斜着眼睛,指着空气骂道:“你,你不讲规矩!”

“聒噪,你打了我们的人,还说要灭掉我们谢家,谁还跟你们讲规矩,你以为我们都和你一样傻‘逼’吗?”谢玄眼中怒火毫不掩饰地灼烧着,不屑地瞪了这刘‘浪’一眼,随即跳上了比武台,对之前的那名武修道:“比武较技,点到为止,谢风明显已经没有了战斗的能力,你还要痛下杀手,你这种人留着也是个祸害,我就先拿你开刀。”

那名武修一身白衣,神‘色’冷傲,看来平日里也是少有敌手,他冷笑道:“成王败寇,既然输了,就没有资格讲条件,而胜者可以最任何事情。”

“好,这是你说的,我今日就让你尝尝,输了之后被人羞辱的滋味!”谢玄没有再和他多说,直接‘抽’出腰间的藏龙剑,一剑刺出!

电光火石,雷霆一剑,谢玄这一剑刺出,剑意充塞天地,那白衣武修本来倨傲的神‘色’顿时变了,他接连几个翻身,却发现完全都逃不出谢玄的剑意笼罩范围,最后也只好仓促地接下来谢玄的这一剑,然而谢玄剑法何等霸道,他修为本来就和谢玄差不多,而谢玄修炼的是冠绝天下的十二品先天诀,又用火凤髓重塑了躯体,同级武修完全都不够看。

只听叮地一声,对方从怀中拿出一柄匕首,险而又险地挡住了谢玄的这一剑,然而他啪啪啪退后了好几步,身子晃了晃,忽然就吐出了一口鲜血出来。

“再来!”谢玄哈哈一笑,同样一剑刺出,那白衣武修有心逃走,然而谢玄一剑封锁了天地间所有的路线,他又哪里有机会逃走,只能再次硬接了谢玄一剑。

“咦,‘挺’厉害嘛,竟然能够接我两剑。”谢玄来了兴致,一剑接着一剑刺出,那白衣武修心中难过得要死,偏偏还逃脱不了,就如同一块靶子,被谢玄接连不断的剑势攻击,十几剑之后,这武修终于坚持不住,翻了个白眼,一头栽到了台下。

“怎么可能,他可是那个‘门’派的‘精’英弟子啊,怎么会被人给如此轻易地打败了,而且败得如此难看,连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台下的刘‘浪’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总算知道了,谢玄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自信了。

谢玄跳下比武台,收起藏龙剑,不过却没有住手的意思,‘唇’角带着冷厉的弧线,俯身捏住了那名白衣武修的手腕。

“喂,我们认输了,这就退出谢家,改日我们再行比试,你赶快住手!”刘‘浪’连忙大喝,这白衣武修来历不凡,若是受到了半点损伤,恐怕他都难辞其咎啊。

“哦,你们输了,就让我立即住手,那方才我们这边输了,这小子是怎么做的,你难道忘记了吗?”谢玄冷冷一笑,根本没有看那刘‘浪’一眼,㊣(6)双手分别捏住了白衣武修的手腕,用力一抖!

“咔嚓!”两声清脆的断裂声音,清晰地回‘荡’在众人耳中,没有人怀疑,这白衣武修的双手恐怕已经废掉了。

刘‘浪’哀嚎一声,没想到事情居然发展到了这个地步,然而谢玄根本还没有住手的意思,紧接着如法炮制,将那白衣武修的双‘腿’关节也捏碎了,那武修本来已经昏了过去,此时痛的再度醒来,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紧接着又被这种剧痛给‘弄’得昏了过去。

“你!你居然对他作出这种事情来,你可知道他是谁吗?你你你……你好大的胆子!”刘‘浪’顿时急了,大声喊道。

“我的胆子一向不小。”谢玄笑了笑,“我不管他是什么人,方才他居然在赢了之后,还要灭杀我们谢家人的‘性’命,既然如此,我就让他也尝尝苦头,很公平,不是吗?”

“你!”刘‘浪’气急败坏,他知道回去之后,少不得要受到惩罚了,不过此时谢家明显已经不宜久留,他一挥手,尖声道:“我们走,谢玄,好,我记住这个名字了,今天你赢了第一场,不过改日我就会再次带人登‘门’拜访,和你们进行第二场比试。”

“随时恭候,您走好,不送。”谢玄耸了耸肩。

就在此时,谢家人群中忽然发出一声爆喝:“不能让他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