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83 左乾右坤

0283 左乾右坤

?“刺啦”一声,谢玄将自己身上的衣衫整个撕破了。

从衣衫的夹层中,三片羊皮纸掉落了出来,这三张纸上面均是刻画着意味难明的线条,像是某种地图,可是又看不明白。

这三张地图,正是谢玄先后搜集到的三张武墓的残图!

自己的父母被掳走,自己反复思量,能够招惹到这么强大的敌人,只可能是为了自己这三张武墓残图了。

这三张残图,一张是在前谢家大管事陈传的屋子里找到的,第二章是在青石镇上,和星瑶一起参加的交易会上得到的,而第三章,则是救了父亲谢承乾之后,在路上的坊市中无意中得到的。

而自己有武墓残图的消息,早就已经暴露了,当初离开洛丹峰,返回谢家的路上,就遇到了太上天魔道的人,那名叫黑鹰的八品武御,差点就夺去了自己的性命,幸亏当时海东青及时出现,这才挽回了自己的性命,不过还是落得全身经脉尽端的结局。而黑鹰之所以袭击他,就是为了他身上的武墓残图。

那黑虎帮本来存在于洛丹峰附近,特地千里迢迢地来到岳安城,而且偏偏掳走的是自己的父母,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用来威逼自己,要自己交出武墓地图了。

看着眼前的这三张残图,谢玄心中感叹,当真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身怀重宝,就一定会引来他人的觊觎,自己此时身上除了这三张地图,还有不少宝贝,比如说火凤翎羽,火凤血,盘龙璧等等,这些东西如果被人知道,那么恐怕第二天自己就连渣都不剩了。

幸好,谢玄身上只有这武墓残图被人知晓了,而其他的东西暂时还算安全,而武墓残图的价值并没有那么大,说不定一辈子都无法凑齐,如果可以换得父母平安归来,那么谢玄绝对会毫不犹豫地交出这三张残图。

谢玄正想得出神,忽然房门被敲响了,谢玄急忙将残图收起,过去打开了房门,发现原来是星瑶。

“星瑶,有什么事吗,是不是住的不舒服?”

星瑶摇了摇头:“这种时候,我哪里还会顾及这些,玄哥,我是在担心你啊。”

谢玄将她拥在怀中,轻笑道:“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你什么时候见到我失败过?”

“可是……你白天的脸色,好可怕。”星瑶依偎在谢玄的胸膛上,轻声道:“伯父伯母失踪了,你一定心急如焚吧,才会表现得那么可怕,我真担心你失去了理智,一个人就冲进那个黑虎帮,连自己的安危都不顾了。”

谢玄心中一跳,他之前确实有这个想法,想要直接冲过去,闯进黑虎帮的老巢,找出父亲和母亲的线索。

只不过,他忽然想到了那三张残图的事情,这才冷静了下来。

“答应我,就算你要去闯什么龙潭虎穴,也至少也带上我,好么?”星瑶柔声哀求道。

“傻姑娘。”谢玄抚摸着星瑶的发丝,柔声道:“这回不用我去闯什么龙潭虎穴,那些蛇虫鼠蚁自己就会找上门来的。”

果然,谢玄猜的不错,第二天一早,就有黑虎帮的人上门了。

还是那个刘浪,他昨天灰溜溜地逃走,而今天又趾高气昂地走了进来,一脸小人得志的表情,他身后的武修今天也少了许多,只有几名修为还差不多的武修存在,而在刘浪身后,正立着两名黑衣武修。

谢玄的目光一下子就被这两名黑衣武修吸引住了,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比昨日他击败的那名七品武师还要强大不少,难道说,这两人是八品武御的修为吗?

一见到谢玄,刘浪立刻就回过头去,不停地对身后两人说些什么,同时对谢玄指指点点,看样子是添油加醋地在诉说谢玄的罪状。

刘浪说了一会儿,那名黑衣武修的其中一人,就站了出来,冷冷地看了谢玄一眼:“就是你,昨日杀掉了我的师弟?”

“师弟?”谢玄微微一愣,随即醒悟过来,他昨日得知父母被人掳走,怒火中烧,杀掉了除了刘浪之外的所有人,其中自然也包括那名将谢疯子击败的白衣武修,想必就是他所说的师弟了。

谢玄微微有些后悔,看对方的样子,恐怕是难以善了了,就算他此时拿出武墓残图,对方也未必能够放过自己,不过杀都已经杀了,谢玄也没时间去多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方如果想要复仇,他接着就是。

沉静地点了点头,谢玄道:“不错,是我杀的,他在击败了我们谢家武修之后,还要痛下杀手,这样的人我自然不能让他大摇大摆地离去,他也是自己找死,我杀之不悔,你待如何?”

“好,好一个杀之不悔,只盼待会我被我杀掉的时候,也能说出‘不悔’两个字来!”那黑衣武修面上现出怒容,冷喝道:“我叫左坤,身后的是我的师兄,他叫左乾,今日你是死在我左坤手中的,你要记住了!”

话音方落,那左坤就立刻如电般射了过来,在空中划出一道黑色的影子,身上的气势爆发开来,谢玄松了一口气,这人原来也只是一名七品武师而已,只不过他的真气更加凝实,距离八品武御只差微小的一步了。

比真气凝实,天底下没有后天功法能够比得过十二品先天诀!

谢玄傲气也涌了出来,冷哼一声,看到对方没有用兵器,自己也不屑去拔出藏龙剑,只是双掌在胸前交叠,微微一震,恰好迎上了左坤的袭击,时机掌握得分毫不差,那左坤一掌递出,谢玄的崩云掌已经阻拦在半途,先是一重明劲和左坤对撞,那左坤瞬间击散了这重明劲,心中不屑,以为谢玄就这点本事而已,然而就在此时,另外两重劲道,寸劲和暗劲同时涌了过来,宛如汹涌的大海浪潮,瞬间将左坤吞没。

“噗”,左坤面色变了几次颜色,终于是忍不住,一口鲜血吐出,身子噔噔噔退后了几步,不可置信地盯着谢玄的方向,他实在无法理解,自己出身高贵的名门大派,修炼资源极其优越,更是修炼了宗门中秘传的高等功法,然而怎么会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青年给打败了?

左坤不可置信地怒吼了一声,再次用力在地面上一踏,脚下的石板地面都碎裂开来,他身子一闪,就要朝谢玄射去,然而一只手掌忽然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左坤本来已经启动的速度,陡然消失于无,他回过头来,身后正站着另外一名黑衣武修,正是他的师兄左乾。

左乾淡淡地道:“师弟,你不是他的对手,这小子的功法有古怪,同级武修恐怕几乎没有能够战胜他的可能。”

“什么!”左坤震惊地看着谢玄,这个普普通通的青年,竟然被师兄誉为“同级无敌”?要知道,师兄可是门派里面的天之骄子,虽然比那些灵脉资质变态的嫡传弟子还差了一些,但是凭借自己的努力,甚至得到了进入弥天阁挑选功法武技的机会,可以算作是普通弟子中的第一人了。

这样天资过人的师兄,居然说这个叫谢玄的小子,同级武修里已经无敌了?

“我没有说他能够战胜所有的同级武修。”左乾依旧语声淡淡的,“只不过,除非是门派里那些嫡传弟子出手,不然其他的同级武修,确实是难以胜过他的,你输得不冤。”

说着,左乾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厉芒,上前一步,对谢玄道:“你或许有着过人的机遇,或者天资过人,不过无论如何,今日你遇到我,都是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