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85 落英缤纷剑法

0285 落英缤纷剑法

“谢玄,这下子看你还不死!”

左乾得意地大笑起来,双手连连挥舞,只见那群真气鸟儿竟然受到他的‘精’密控制,分成了三组,从三个不同的角度对谢玄进行了袭击,让谢玄无从抵挡。

台下的谢家众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为谢玄捏了一把汗。

“这左乾,果然有自傲的资本,就凭这一手,恐怕就能够秒杀大多数的七品武师了吧。”谢疯子眉头紧皱,凝重地看着谢玄和左乾的战场,不过他看着谢玄的时候,却出奇地没有任何担心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心里面,无论什么样的敌人,谢玄都有能力将其击败一样。

不光是谢疯子,还有他身边的谢剑、谢日,在他们看来,谢玄就是能够创造奇迹的人!

而战圈之中,谢玄面对着铺天盖地而来的真气飞鸟的袭击,神‘色’也前所未有的凝重,他完全确定,这左乾一定是某个超级宗‘门’的弟子,才能够学到如此高明的‘操’控真气法‘门’,这种情势下,就算是八品武御,也未必能够轻松抵御,毕竟前来袭击的真气飞鸟太多了,一般的八品武御,也不过能够发出十几道真气而已。

谢玄陡然深吸了一口气,手中藏龙剑一抖,忽然他全身的气势开始变了,从方才的那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势,陡然转变成了一种宛如和风细雨,‘阴’柔不可名状的气势,而他手中的长剑,忽然轻飘飘地,仿佛没有任何力气似的在身前划了一个圈子。

之前那斩天坡地,锋锐无匹的一剑还存留在众人的脑海中,然而谢玄的剑法忽然就变得如此‘阴’柔,缠绵悱恻,一‘波’三折,就仿佛一个强壮的大汉忽然变成了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孩一样,众人的心中一时之间全都出现了一种极其矛盾的感觉。

然而谢玄这一剑划出,却出奇地有效!

谢玄的剑气就仿佛情人的眼‘波’,‘欲’语还休,一瞬间就刺出了不知道多少剑,每一剑的剑光都残留在众人的眼中,一时之间就仿佛同时有无数朵剑‘花’在谢玄的身前盛开,谢玄就好像一个温柔的少‘女’,捧着一把‘花’瓣,轻柔地在空中散开。

落英缤纷剑法!

这套剑法,也是谢玄前世所见到过的一‘门’极其高深的剑法,是桃‘花’教嫡传的落英缤纷剑法,谢玄虽然有唯一剑道在身,没有特意去偷学这套剑法,但是他乃是剑道的大宗师,对于任何剑法都是一看就懂,一点就通,当年曾经和桃‘花’教的圣‘女’比斗过几场,这‘门’剑法谢玄虽然没有学会,但是也推演得七七八八了,此时面对无数真气鸟儿的袭击,谢玄灵光一闪,就用出了这‘门’剑法。

就连谢玄都没有想到,他初次运用这‘门’落英缤纷剑法,效果却如此之好,无数的剑光正好迎上了对面的真气飞鸟,这‘门’剑法的特点就是能够幻化出无数朵虚实难测的剑‘花’,若是由桃‘花’教的圣‘女’来使用,那么一剑拂过,就能够幻化出九百九十九朵粉红‘色’的剑‘花’, 每一朵剑‘花’所蕴含的威力并不大,纯以数量取胜,然而此刻却正好派上用场,对面的真气飞鸟蕴含的威力也很小,谢玄所幻出的每一朵剑‘花’,都刚好击散一只真气飞鸟。

一个呼吸间,所有的真气飞鸟都被谢玄的落英缤纷剑法所击散,天空重新‘露’出了澄澈的穹宇。

谢家的众人立刻欢呼雀跃,为谢玄热烈地鼓掌,谁都没有想到,他能够用如此奇特的方法破解对方的这一招。

“怎么可能,我这招星罗爆散,就连师叔都夸奖过我,你一个七品武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破解了!”左乾最为得意的一招被破,他心理上承受不了,满脸都现出偏执的表情,大声吼道:“不可能的,一定是幻化出来的鸟儿数量不够,看我再来一招,将你碾成‘肉’泥!”

左乾面‘色’疯狂,再次双手连挥,一只更大的真气神鹫出现在他的面前,然后猛然爆散成无数只真气飞鸟,正面朝谢玄扑了过去。

“哎,这人真是不知悔改,天底下没有无敌的招式,只有无敌的武修,这个道理都不明白。”谢玄摇头叹气,左乾的这一招星罗爆散,其实却有其可取之处,只不过其真正的奥妙在于先用真气巨鸟吸引对手的注意力,然后猝然崩散,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这才是这一招的真正用法。

这左乾将这一招作为正面强攻,却是完全本末倒置了,由于太过分散,每一只真气飞鸟的威力并不大,如果是面对同级武修的话,恐怕轻而易举地就会被对方所破去,并且顺势反击。

面对着铺天盖地的真气袭击,谢玄这下子反倒是镇定了下来,以指弹剑,发出一声清脆的剑‘吟’,他笑道:“谢剑,你不是擅长幻影剑诀吧,今天我就让你看清楚,真正虚实相间的剑法,是什么样子的。”

长笑一声,谢玄再次使出落英缤纷剑法,不过方才那一回,谢玄仓促使出,而且完全都不熟悉,所以效果也略差,这次他做好了准备,脑海中瞬间推演出了完整了落英缤纷剑法,长剑轻柔地在身前拂过,立刻就有无数道剑光闪烁,无数朵剑‘花’盛开,耀眼的剑光将谢玄都包裹在了其中,众人只能看到谢玄的剑影,却连他自己的身体都看不到了。

这样的剑法,简直美不胜收。

就像是在场中放了一场烟‘花’一般,无数道光华流曳,真气飞鸟同时崩散,映着谢玄的剑光,当真是美丽异常。

最得意的招式被两次破去,左乾面如死灰,虽然他的修为明显高于谢玄,但是必胜的气势已经消失,此消彼长之下,谢玄身上威势无双,气势暴涨,一剑再次刺出,实际的比武终究不是单纯地比较修为㊣(5),不然天地下的武修就不用争斗了,真正的对决,一点一滴的影响都能够决定胜负,谢玄此时气势大盛,将信心和周围谢家诸人对他的惊叹、欢呼,全都融入了他这一剑的剑势当中,形成了前所未有的破天一剑。

斩天裂地,为我独尊。

谢玄的唯一剑道最重气势,只要信心不灭,气势不消,甚至能够战胜比他修为高很多的武修,而此时左乾信心崩溃,更是难以抵挡谢玄的这所向披靡的一剑,只是挣扎般在身前凝聚出来了一只真气雄鹰,不过和上次不同,谢玄剑势一转,就将这只真气雄鹰搅得四散崩溃。

“你输了。”谢玄藏龙剑指在了左乾的脖颈上,只要左乾有任何异动,谢玄手腕用力,就能够取了左乾的‘性’命。

左莫感受着脖颈上面的冰冷,以及‘性’命‘操’于人手的无力之感,惨笑一声,“不错,我败了,我左乾这条命,任由你处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