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88 生死一线

0288 生死一线

“呼——”

谢玄不可抑制地张开嘴,顿时一股气流爆发出来,其强大的力道,将房间里的摆设都弹飞了起来,谢玄内视经脉,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经脉居然扩大了好几圈,天地灵气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灌注进来,在自己的体内飞速流动,在谢玄的记忆力,似乎只有先天境界的强者,才会有这样宽阔的经脉。

难道这阴阳生死丹如此神奇,一下子就让我晋级到了先天强者?开什么玩笑,自己的身体谢玄最清楚不过了,他现在只不过是经脉被一种浩瀚而奇异的能量给撑得大了几倍,而且是在这种能量的保护下,所以才没有破裂开来。

天地灵气还在不停地灌注进入自己的体内,谢玄此时的周围仿佛形成了一个能量漏斗,天地灵气经过这个漏斗,飞速地流进了他的体内,如果有高手在谢家附近,一定能够发现,周围一公里的天地灵气,全都朝着谢玄所在的方向涌了过去,灵气甚至都形成了一个大型的漩涡,而谢玄就是这个漩涡的中心!

庞大的天地灵气,在关注进自己身体的一瞬间,已经被一种莫名的能量给洗涤干净,所有的杂志都剔除了,就剩下纯净的灵气在自己身体内流淌,这种舒爽到极点的感觉,让谢玄体内的生机一下子就勃发了起来,五脏六腑开始飞速运转,新陈代谢也几乎加快了十倍以上!

谢玄只觉得自己的皮肤痒痒的,那些被左莫**所致的外伤,居然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飞速地消失了,损伤的肌体瞬间死亡,而在蓬勃的灵气作用下,自己体内充满了升级,新的肉体不停地产生,以至于那些老化的部位,一下子就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完全新生的肉体。

这种情形,和之前谢玄用火凤髓涅槃重生的时候有一点像,不过不同的是,这阴阳生死丹的作用下,谢玄完全感受不到痛苦,只有无尽的舒爽,似乎漂浮在云端一样。

然而一切当然没有这么顺利,没过多久,谢玄就发现了不对,纯净的灵气继续灌进体内,催发生机,然而自己身体新陈代谢的速度也只能越来越快,但还是不足以消耗这庞大的灵气,自己的头发脱落又生长,但是体内的灵气还是越来越溢满,眼看就要将自己的身体涨破了!

“难道说,阴阳生死丹的副作用,就是会被灵气撑**体?不对,如果是这样,那么服用丹药的武修百分百会被挣**体,根本谈不上百分之五十的死亡几率。”谢玄念头还没有转完,就发现体内的灵气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在消减,很快就消失殆尽了。

在谢玄的内视下,发现体内的状况变了,方才那阴阳生死丹化成了一团耀眼的白光,产生了以上的效果,然而此时那团白光忽然整个变成了漆黑的颜色,性质也完全相反,白光是吸收灵气,催发勃勃生机,而这黑光却是消散灵气,夺取生机!

体内的生机一下子开始消退,五脏六腑也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衰竭,谢玄头发花白,皮肤松弛,心脏越跳越缓慢,最触目惊心的是,谢玄的经脉和气海也在飞速地萎缩,气海消失,经脉萎缩,就好像瞬间变成了一个普通人,再之后,谢玄的心脏濒临停止跳动,整个人仿佛一个垂死的老人。

死,就是完完全全死的特征!

谢玄此时已经大概知道了这阴阳生死丹的特性,就是生与死的转换,当生的力量出现,全身充满生机,经脉充盈,状态好到极致;而死的力量出现的时候,身体开始衰弱,经脉萎缩,逐渐走向死亡。

接下来,就像谢玄所预料的,当心脏彻底停止跳动的时候,黑光陡然转化成了耀眼的白光,已经停止的心跳,突然有开始跳动,就仿佛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第一滴水开始流淌,随即化成了生机勃勃的海洋,又开始重复之前的过程,生机达到极致,肉体焕发出了新生,重新回到了二十岁之前的状态,甚至还要更好。

就是这样,谢玄的身体开始在生死两极之间转换,当白光出现的时候,谢玄身体开始复苏,生机勃勃,而当黑光出现的时候,谢玄的身体开始衰老,萎缩,逐渐走向死亡。

阴阳生死丹的药力不停地转换,让谢玄在生与死之间徘徊,经脉一会儿萎缩,一会儿生长,在这样的过程中,经脉的质量开始逐渐加强,变得坚固和充满韧性,谢玄心中了然,这阴阳生死丹就是凭借这样的循环,让经脉彻底蜕变,而武修的灵脉资质,说到底其实就是经脉的质量,普通人的经脉完全萎缩,终生不可能修炼武道,而经脉越牢固,越宽阔的武修,灵脉资质就越好,吸纳天地灵气的速度也就越快。

这枚阴阳生死丹,说穿了就是将最毒的毒药,和最好的补药,放在一起,让经脉处于枯萎和生长的循环,从而提升武修的灵脉资质,至于那五成的死亡几率,谢玄也明白了。

生的力量和死的力量不停地循环,但是却无法有效地控制什么时候停止,所以当丹药效果耗尽的时候,无法决定当时自己的身体是什么状态——如果是正好赶上死之力当值,那么由于丹药效果失去,没有了生之力的回复,那么谢玄最后也就真的死翘翘了;如果是生的力量正在催发,那么谢玄不仅不会死,还会生龙活虎。

所以说,生和死的几率各占一半,最后轮到哪种力量当值,谢玄的身体就会保持在相应的状态上。

想到这里,谢玄不禁哀叹,这炼制丹药的人难道不能好好研究一番,开发出能够百分百保证最后是生的力量存在的丹药吗?不过谢玄也知道这是痴心妄想了,能够将生和死两种极端的力量集合在同一个丹药里面,这种手段已经可以算是通天彻地了,谢玄对炼制丹药十分了解,知道这其中的难度,如果还要准确控制最后出现的力量,那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够做到的了。

无论如何,谢玄此时已经服用了丹药,身体已经不受他的控制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祈祷,期望最后会停在生的力量上面。

谢玄本来是个不信神的人,不过此时几乎将他所有知道的神灵都带上了,有一个算一个,不停地讨好祷告,希望有哪个神灵会路过帮自己一把,别让自己那么倒霉,摊上死的力量。

阴阳生死丹的药力十分充足,谢玄在生和死两端徘徊,只见太阳落下,一夜过去,再次升起,自己身体的变化还没有停止,不过变化已经明显地有些缓慢了,比如说生的力量,已经没有那么冲力十足了,自己的身体只是恢复到正常的状态,然后就开始往死的方向上滑落。

谢玄知道,药力快要耗尽了,这就像转一枚铜钱,铜钱在桌子上不停地转动,等到快要结束的时候,就会越来越慢,直到某个瞬间突然倒地,才能知道到底是正面还是背面。

道理是相同的,很快,谢玄就能知道,自己所掷出的这枚黑白两色的铜板,最终会停留在什么颜色上。

只不过,停在白色上,就会活下来,停在黑色上,就会无法抵抗地死去。

身体变化的速度越来越慢,谢玄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