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90 真气化形

0290 真气化形

突破到了八品武御,谢玄并没有送了一口气,因为对于八品武御来说,这只是开始。

八品武御和七品武师最根本的区别,就是对于真气的绝对控制,其他的方面,虽然真气会雄厚一些,也会凝实一些,不过并没有决定性的差距,真要想发挥出八品武御的实力,最终还是要落到真气的体外控制上面来。

任何一名八品武御,在突破到了这个境界之后,首先要做的就是,真气化形。

所有的八品武御,几乎都能够真气化形,比如天目尊者的真气巨虎,孙东城的真气黑蟒,左乾的真气雄鹰,都是真气化形的结果,只有做到真气化形的武修,才能够真正和七品武师拉开差距,真气化形之后的攻击力、防御力,乃至速度和灵活性,都比单纯的劲气攻击要高上好几倍!

如果是一名普通的武修,要想做到真气化形,那要经历一段时间艰苦的磨练,即使最天才的武修,也只要要几个月的时间,来熟悉真气的体外控制,不过对于谢玄来说,这一切都不算什么了。

还记得谢玄当初在洛丹峰附近,和大自在天魔道的黑鹰对战的情景么?当时谢玄通过鱼龙变秘法,悍然得到了八品武御的实力,虽然也付出了不少代价,但是谢玄立刻就能够掌握真气化形的技巧,幻化出无数条真气游鱼,和对方的真气巨蟒打了个旗鼓相当。

这就是谢玄的经验优势了,有过一世经验的他,早就有过真气化形的经验了,所以他只要对真气稍加熟悉,就能够做到这一点。

真气化形的过程,是需要武修找寻一样生物,和这种生物朝夕相处,摸清楚它的特性,然后用真气模仿并构建出这种生物的身体构造,最重要的是,要通过精神力,将领悟到的生物灵性,刻印到真气化成的形体之中。

谢玄前世的真气化形,是一群自由自在的游鱼,当时谢玄整日和游鱼相伴,羡慕游鱼的自由自在,无忧无虑,不过这一世,谢玄却有些其他的想法。

有着一世的修炼经验,光是重复之前的武修历程,也太没有挑战性了吧,自己既然重生,那么当然要将资源发挥到最大效果,真气化形这一关,也要做到极致!

这一世,谢玄不想将真气化为游鱼了,而是想要化形成为另一种生物——鲲鹏!

上古灵兽鲲鹏!

在五大仙门之一“南华派”的典籍中,就记录着这样的字句: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这就是鲲鹏的描述了,对于普通人来说,这鲲鹏或许只是一种虚构的生物,但是谢玄却知道不是这样,因为,他前世曾经遇到过鲲鹏!

当日谢玄游历天下,偶然间来到北海,在一方悬崖之旁,谢玄遇到了这种传说中的生物,远处看上去就像是一条巨大的鲸鱼,然而就算中土世界上,也没有过这样大的鲸鱼!那条巨鱼乘风破浪,忽然一跃而起,展开了两扇遮天蔽日的翅膀,当真是“不知其几千里也”,谢玄好胜之心顿起,运气真气也飞到空中,追逐这鲲鹏而去。

谢玄追逐了将近一月,见识了鲲鹏的各种习性,然而他体内真元终于是告罄,于是只好悻悻落下海面,注视着鲲鹏自己飞走。

而今次谢玄突发奇想,就是想要用真气化形成一只鲲鹏,既有游鱼的灵动,又有飞鸟之迅捷,霸气无双,所向披靡!

想到就做,谢玄当即闭上双眼,开始入定,脑海中开始回想起当日见到鲲鹏的情景,那种画面,即使经历了上百年,谢玄也依然历历在目,仿佛一只活生生的鲲鹏在自己身边展翅而起,双翼垂云,高亢如云,声传万里!

随着谢玄的浮想,谢玄的真气也开始涌出了体外,初时只是混沌的一团,而随着谢玄的想象越来越细致,那团真气也开始变化,出现了一条小鱼的雏形,蠕动了好半天,又变成了一只小鸟的形状,这一天下来,真气还是模糊一团,连外形都没有弄好,更不要说印入灵性印记了。

不过谢玄天生好胜,越是艰难的事情,越要去做,何况离着七天之约还有四天,自己有充足的时间来准备,为了战斗的胜利,多花费一些精力放在真气化形上面,也是值得的。

只不过,这一天结束的时候,谢玄还在心里嘟囔:“幸好没有试图化形成巨龙或者火凤,不然恐怕我一辈子都完不成啊。”

如果有人知道谢玄的这种想法,一定一头栽倒,神龙和火凤,那都是上古时期最厉害的神兽啊,武修终究是人类,就算能够幻化出他们的形态,但是其真正的神韵灵性,是人类所根本没资格领悟到的。

总之,接下来几天,谢玄又开始将全部精力集中到真气化形上面去了,一整天都在构思鲲鹏的形态,还有那遮天蔽日,睥睨万物的灵性。

在谢疯子他们看来,谢玄已经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已经六天了,明日就是和左莫约定好的日期,不知道谢玄到底做出了什么样的突破,到底能否抵抗得住那实力恐怖的左莫?

就在谢疯子和谢剑他们焦急等待的时候,谢玄的房门忽然打开了,还没等谢疯子他们张口询问情况,谢玄就笑了笑,摆手道:“不要问我问题,我现在有急事。”

之后,谢玄就一个人来到了后院的池塘里,手中捏着一把鱼食,静静地观看者这些游鱼的行动。

大半天之后,谢玄又离开了池塘,来到后山的树林里,仰起头来,默默地观察着飞鸟的轨迹,他们的一举一动,倾听他们的声音,仿佛痴迷了一般。

谢剑私下里对谢疯子小声说道:“师傅这是怎么了,难道是那天被那个左莫给打傻了,怎么整天就知道看鱼和看鸟?”

谢疯子表示很不屑:“你懂什么,只有我这样的高手,才能看出来,谢玄这是在参悟绝世武道,你没听说过吗,那些绝顶高手,都是自创武学的,要参考天地万物的变化,才能创出符合天道的高深武学!”

“哦,原来是这样。”谢剑似懂非懂地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