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97 鲲鹏初现

0297 鲲鹏初现

“呼!”谢玄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虽然明知道会成功,不过毕竟是孤注一掷,如果万一没有成功的话,谢玄失去了所有的真气化形,当然就无法挡得住对面金蛟的攻击了。

幸好,谢玄赌对了。

“左莫,打了这么久都没有结果,算平手如何,这样的话,我们平等地‘交’易,我用你想要的残图,和你‘交’换我的父母,这样大家都不搞鬼,也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谢玄提议道。

“建议倒是不错。”左莫‘阴’沉地一笑道:“可惜,我不想答应,不讲你打得骨断筋折,我难消心头之恨!”

说着,左莫在前方某处一指,忽然在虚空之中,陡然现出了几道金‘色’的流光,随即迅速地聚集到了一起,然后缓缓蠕动,最终重新现出了一条金‘色’的蛟龙!

“大悲天龙,这个名字可不是白起的,你恐怕不知道,真正的大悲天龙,存在于‘乱’星海之中,虽然只是一只蛟,但是它也有着过人之处,无论受了多么严重的伤势,都能够迅速恢复,我在真气化形的时候,‘花’费了半年的时间,终于成功地复制了大悲天龙的灵‘性’,我的真气化形,也有着类似的能力,只要不是完全崩溃,就能够迅速地重组!”

在左莫的狂笑声中,那条金蛟再次昂然长啸,朝着谢玄的方向‘激’‘射’而来!

“原来如此,这倒是不错的能力,这样看来的话,如果我再次用同样的方法,只会是‘浪’费真气,无法彻底消灭你这条叫什么大悲天龙的小蛇吧。”当此危急时刻,谢玄却仿佛陷入了沉思,直到金蛟将要临体的时候,谢玄才抬起头来,叹道:“没办法,终于还是要使出这一招了,虽然对‘精’神力负荷太大了,不过也只好如此了……”

在谢玄的叹息声中,金蛟终于彻底来临,长大了狰狞的大口,朝着谢玄的头颅狠狠地咬去,然而就在此时,谢玄的身体周围,忽然就闪现出了一道巨大的影子,将谢玄的整个身体都包裹在了其中,而那条金蛟,和这道影子碰撞到一起,就仿佛撞到了钢铁一般,痛叫一声,盘旋着飞了回去。

“这是什么东西?”左莫皱着眉头,紧紧地盯着谢玄的身体,只见一道半透明的影子在他身体周围浮现,看样子应该是他的真气化形了,不过左莫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来任何的头绪,似乎就只是一堵大大的墙罢了。不过左莫心中满是疑‘惑’,这谢玄又是将真气化作游鱼,又是化成飞鸟,这下子就能够化成不知名的东西,这简直是不可能的,每个真气化形的武修都知道,只能够给真气附加一种灵‘性’,谢玄又是如何掌握了这么多的真气形态?

就在左莫疑‘惑’的目光之中,谢玄仿佛完全无视了在空中虎视眈眈的金蛟,竟然闭上了双眼,曼声念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念道这里,谢玄身体周围,猛然响起了一声长长的吼叫,这声吼叫低沉但是又不沙哑,逐渐转为高亢,升入云霄,而此时,一直半透明的真气生物,终于现出了它的整个身体。

左莫瞪大了双眼,愣愣地看着谢玄的方向,他终于发现,他之所以没有‘弄’清楚谢玄的真气化形,那是因为方才他将目光只局限在了谢玄的身体周围,然而此刻他无意中顺着声音的方向,朝着整个谢家庭院扫视了一眼,这才惊骇地发现,原来之前挡住金蛟的那堵“墙”,根本只是这只生物的一小部分而已,它的真正身体,居然庞大到布满了整个庭院!

“这就是我真正的真气化形,鲲鹏。”谢玄笑了笑,面‘色’有些苍白,控制着这么庞大的真气化形,谢玄也承受着极大的负担,不过相对于这庞大的力量来说,也算值得了。

“鲲鹏?”左莫沉‘吟’了一下,忽然双目圆睁,大叫道:“上古灵兽,鲲鹏?!”

“不错,正是那个鲲鹏,入水为鱼,生风破‘浪’,飞空为鸟,双翼垂云。”谢玄笑了笑,随即叹气道:“可惜了,我虽然参悟了几日,但是时间太短,还没能够让这鲲鹏化成鸟的形态,不过光是这鲲,暂时已经威力足够了吧。”

话音未落,那声吼叫再次出现,然后左莫就看到,那个巨大的真气生物,身体陡然前冲,由于体型太大,金蛟完全无路可逃,一下子就被正面撞中了。

“不要慌,说不定那只什么鲲鹏只是唬人的,体型大而已,空耗真气,但是一戳就破了。”左莫不停地祈祷着,自我安慰,然而事与愿违,那鲲鹏的巨大身躯,对着面前的金蛟轻轻一撞,就仿佛撞飞了一条小泥鳅一样,那只金蛟悲鸣一声,身体还没来得及飞出,就被鲲鹏那巨大的身躯再次撞到,然后在虚空中微微一滞,彻底崩散了开来。

如同一场金‘色’的烟‘花’,无数的金‘色’气流,缓缓地散逸在了虚空之中。

谢玄维持着鲲鹏的存在,也要承担着巨大的压力和负担,此时金蛟已经消散,谢玄也就随手一摆,巨大的鲲鹏也就重新化成了真气,回到了谢玄的身体之中。

“那么,现在我们可以好好地谈谈了吧,刚才打成平手的时候你不同意‘交’易,现在你已经败了,难道还有资格拒绝和我‘交’易吗?”谢玄踏前几步,气势破体而出,对左莫不断地施加压㊣(5)力,似乎是在提醒他:你不过是个战败的武修,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如果谈不拢的话,我随时都可以打得你屁滚‘尿’流!

面对谢玄的步步‘逼’近,左莫脸‘色’阵青阵白,他清楚地感受到了谢玄的威压,而且也明白谢玄的意思,不过他是何等自傲的人,让他向谢玄低头,那可要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左莫咬了咬牙,身形忽然‘射’出,谢玄愕然一笑:“哈哈,左莫老儿,难道你准备不要地图,就这么逃跑了……”

谢玄的语声忽然顿住,脸‘色’铁青。

只见左莫飞快地掠出‘门’去,然后没等谢玄话说完,就已经掠了回来,他神‘色’‘阴’狠,大叫道:“谢玄,你狂啊,你再狂啊,你娘现在在我的手中,只要我手指微微一用力,她立刻就会香消‘玉’殒,哈哈哈哈!”

“左莫,难道你不想要地图了!”谢玄面沉似水,声音中听不出任何感情,不过任谁都知道,谢玄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地图?我当然想要,你现在就快点去将地图取过来,‘交’到我的手上,不然的话,我就先折断你娘的手指头!”

“左莫,你敢!”谢玄双拳紧握,大吼一声,疯狂的气势将身体周围的地面仿佛都压得凹陷了几分,那些残的碎石,悄无声息地就化成了粉末。

“我有什么不敢?”左莫看出来谢玄是如此在乎萧碧云,陡然得意了起来,哈哈大笑道:“我数十个数,你快点将地图‘交’出来,不然的话,让我多数了一个数,我就折断你娘的一根手指头,如果你不心疼你娘,那么就尽管试试吧!”

左莫的笑声中充满了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