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304 再临阜阳

0304 再临阜阳

谢玄坐在马背之上,身旁是呼啸而过的劲风,景色不住倒退,而谢玄的心思,已经飞到了阜阳城中。

一年多之前,谢玄也是循着相同的路途,朝着阜阳城而去,当时青雪还在谢玄的身边,而去往阜阳的路上,谢玄还顺便救下了杨开泰,只不过时光转眼而过,自己偶然间去往幻界,然后流落大晋,经历过修为全失的低谷,也在四大书院之一的白鹿书院中得到火凤髓,重塑经脉循环,这一幕幕的经历,当真犹如梦幻。

恍惚间,自己似乎回到了一年多之前的时候,离开谢家,去往阜阳寻找萧情,身下是神骏的青雪,疾驰之下耳鬓生风,然而**的马儿忽然一声嘶叫,将谢玄从幻想之中拉了回来,他叹了口气,这马儿虽然是岳安城最好的马了,不过比起青雪来,还是差得太远了,光是听方才那声嘶叫,就完全比不得青雪的高亢。

这次的一路上,谢玄没有遇到任何的异常,极其顺利地到达了阜阳城,事实上,以谢玄现在的顺利,在大唐境内已经很难遇到什么麻烦事情了,比如昨晚露宿的时候遇到一群血狼,不过谢玄只是随意散发了一下八品武御的气势,就将这群血狼吓得四散奔逃。

而上一次,谢玄和杨开泰一起,被血狼群追赶了一路的情景,仿佛还历历在目。

再次感叹了一下时光飞逝,谢玄已经站在了阜阳城那赭红色的城墙下面,高大的城墙丝毫未变,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霜,对于城墙来说,也不过是短暂的一瞬罢了。

阜阳是一座大城,四通八达,繁华之极,此时正是上午时分,进出城门的人流拥挤不堪,摩肩接踵,谢玄无奈地下了马,乖乖地在人流的尾部排队。

等了半晌,也不见人流有丝毫动弹,谢玄心中烦躁,四下里看去,却发现城门的一旁有一扇小门,那里进出的人数却少得可怜,半天都不见有人经过,可是这里的人们却完全没有朝那边看上一眼。

谢玄心中疑惑,对着身旁的一名武修打扮的中年人问道:“大哥,请问那扇小门是做什么用的,为什么大家都挤在这里,而没有人从那边进城呢,我方才明明看到有人从那个门里进去了啊。”

那名中年武修上下打量了谢玄几眼,然后脸上毫不掩饰地露出疑惑的神色:“小子,你不是本地人吧。”

谢玄点头道:“恩,我是从很远的岳安城过来的,到阜阳城有点事。”

“这就难怪了。”中年武修点了点头,“年轻人,我告诉你,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太过好奇为好,那扇小门,是专门给七品武师以上的高级武修开放的,只有实力达到七品武师以上,才有资格随意地从那扇小门里进出阜阳城,嘿嘿,这可是强者的特权,像你我这样的普通武修,还是不要妄想了吧。”

“哦,原来如此,谢谢了啊,大哥。”谢玄朝中年武修摆了摆手,然后转身就朝着那扇小门走去。

“喂,小子,我和你说的话你没有听见吗!”中年武修立刻急了,大叫道:“那里可不是你这种小角色能够接近的,不想死的话还不给我回来!”

周围排队进城的人立刻全都朝这边看了过来,有些离得近的人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幸灾乐祸地笑道:“嘿,又有不知天高地厚的武修想要从那里进入阜阳城了,这个愚蠢的毛头小子,呆会儿定然被人打得半死丢出来,要知道今日当值的可是莫铁啊,他向来是心狠手辣的啊。”

就在众人纷杂的目光之中,谢玄径直走到了小门之前,然后对旁边的守卫点了点头,没有任何阻碍地进入了小门里面。

“奶奶地,难道他这么年轻,就达到了七品武师的修为?”一连串惊疑不定,同时包涵嫉妒的声音传了出来。

“谁知道呢,有七品武师的修为,还来和我们一起排队,有病啊!”

“嘘,嘘,人家可是七品武师,万一被人家听到了,那么你可就有麻烦了。”

在这些纷杂的声音之中,一名中年武修陷入了呆滞,似乎在喃喃自语:“七品武师,一名七品武师居然叫我大哥……”

如果这名中年武士,知道谢玄不仅仅是七品武师,而是一名八品武御的话,那么不知道他会不会晕过去。

小小的风波过后,谢玄就站到了阜阳城的街道上,虽然顺利地进入了城池,可是谢玄四下看了一眼,顿时又苦笑了起来,这拥挤的街道,可丝毫不逊色于城门口那汹涌的人流啊,熙熙攘攘的人群,到处都是叫卖的声音,让谢玄有了一种寸步难行的感觉。

“这种繁华的程度,看样子临汾柴家还并没有对萧家发动全面袭击啊,不然恐怕就没有几人敢留在阜阳了。”谢玄暗暗地想着,一边牵着身后的马匹,一点一点地从人流之中穿过。

他的目的地,并不是萧家,而是要先去杨家找杨开泰,毕竟他对于萧家来说只是一名陌生人,就算有着八品武御的修为,但是也难以让萧家立刻就相信柴家正准备对萧家大举进攻。

自从二十年前萧碧云逃婚的事情之后,萧家和柴家关系就急剧恶化,这些年来,互有摩擦,暗地里小型的战斗也没有停止过,但是双方实力相当,没有谁占据了绝对的上风,所以说柴家突然想要和萧家决战,这确实令人难以相信。

事实上,前世柴家忽然发动进攻,一口气消灭了萧家,也确实引起了某些人的疑惑,因为按照柴家的实力,应该和萧家不相上下,怎么会有力量一下子就将萧家灭了个干干净净呢?直到此时,谢玄也才明白过来,柴家是得到了天刑道宗的暗中支持,才对萧家发动了进攻,而有了天刑道宗这种庞大势力的帮助,想要消灭萧家,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这个消息实在太过惊人,天刑道宗这等传说中的存在,为什么会肯帮助临汾柴家这样的势力?就算谢玄将这个消息当面告诉萧天宗,他也绝对不会相信。

所以谢玄要先去找杨开泰帮忙,让他帮助找到萧情,然后将这个消息通过萧情的口中转达给萧家,这样的话,萧家对于萧情的话也应该更加重视才对。

谢玄一路按照记忆中的路径,朝着杨开泰的家中行去,不过毕竟谢玄只在杨开泰的家里呆了几天而已,而他又离开了一年多的时间,记忆中的印象已经淡去了,这阜阳城又太过繁华,看得谢玄眼花缭乱,居然一时之间没能够找到杨开泰的住所。

谢玄紧皱眉头,一路兜兜转转,过了好一会,非但没有找到杨开泰的住宅,反倒是离开了热闹的大街,身前景色一变,花红柳绿,自己居然来到了一片树林之中,这里的景色,自己也没有丝毫印象。

总而言之,谢玄迷路了。

好在谢玄性格狂放不羁,随遇而安,遇到这样的情况,谢玄也只是呵呵一笑,开始欣赏起眼前的景色来,反正远离了拥挤的人流,在这树林之中畅游一番,也是不错的休闲。

谢玄一路穿过树林,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不多时,眼前豁然开朗,树木稀疏起来,而在不远处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大湖。

湖面上水鸟纷飞,船只来往,一派闲适的景象,而湖中央却遥遥地立着一座八角亭,更是显得湖中景色优雅。

谢玄一拍额头,眼前的景象引出了他的某些记忆,他终于想了起来,上一次他来到阜阳,见到萧情的时候,就是在这片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