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305 洞悉阴谋

0305 洞悉阴谋

上一次,谢玄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到阜阳,终于在此处找到了萧情的踪迹,并且将十二品先天诀‘交’给的萧情,让萧情早些踏入武道,而以萧情的惊采绝‘艳’,此时只怕修为也不比自己差多少了吧。

想到此处,谢玄心中一动,极目远眺,朝湖心的八角亭看去,期待萧情此时正在亭中,然而却发现湖心亭里面空无一人,不由得自嘲地叹了口气。

正要转身离去,谢玄忽然目光一凝,朝着远处的一艘乌篷船看去,只见船头坐着一名身形彪悍的武修,正懒洋洋地敞着衣襟,‘露’出了古铜‘色’的皮肤,而看他的身形气概,和杨开泰倒是有**分相似。

想到这里,谢玄再不迟疑,飞身而起,在湖面上连续踩踏,足尖轻点,身子就轻飘飘地飞掠而起,竟然在湖面上踏‘波’而行,立刻就引起了一阵阵的惊呼。

不过这对于谢玄来说倒是普通的技巧罢了,当初谢玄刚刚踏入七品武师,就已经能够做到踏‘波’而行,此时他的修为提升到了八品武御的层次,这等小事自然是更加轻松了,不过主要还是应该归功于谢玄所修炼的凌‘波’微‘波’,若是没有这套步法,一般的八品武御也难以做到他这般潇洒。

几个起落,谢玄就落到了之前的那艘船只上面,谢玄身形轻盈,落在了船板之上,船身只是轻轻地‘荡’了一下,就恢复了平衡。

“什么人!”本来懒洋洋躺在船板之上,正在晒太阳的那名大汉,听到响动,立刻就跳了起来,一声爆喝,看也不看就朝着谢玄一拳击出。

拳风凛冽,明显也是七品武师的修为,不过对于谢玄来说,这等攻击实在是太过弱小,他随意地伸出手指在拳面上一点,就破去了对方的护体真罡,然后顺着拳头朝这名武修看去,只见这名大汉鼻直口方,双目纯澈,面庞坚毅,正是谢玄苦苦寻找的杨开泰。

于此同时,杨开泰也认出了谢玄,顿时收回拳头,大喜道:“玄弟!”

“杨兄!”

两人相视大笑,同时紧紧地拥住对方,毫不顾忌地将笑声传遍了大半个湖面。

“玄弟,你怎么来了,而且并没有去为兄的家中,又是怎么在这湖中找到了我?”杨开泰一脸疑‘惑’地问道。

“这个,此事说来话长,总之我在此遇到杨兄,也是碰巧而已,杨兄,我现在要摆脱你一件事情。”谢玄丝毫不跟杨开泰寒暄,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玄弟有什么事情直说就是,为兄可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人,快说!”杨开泰催促道,他生‘性’豪气,谢玄若是有什么事情要他帮忙,他自然是义不容辞。

“好,那我就直接说了,我现在要尽快见到萧家的三小姐,萧情,杨兄请尽快为我联系一下,我有急事。”

杨开泰立刻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开口笑道:“这就是玄弟口中的急事?哈哈,想不到玄弟这般洒脱的人儿,也对情爱如此痴‘迷’,连一刻都等不了地要见萧情小姐,好好好,我这就让你们见面。”

“不是杨兄你想的那样!”

“哈哈,我知道,玄弟你不必说了。”杨开泰一脸暧昧,好像在说我全都了解的样子。

谢玄叹了口气,就知道这个杨开泰会误会,不过情况紧急,他也没功夫解释了,索‘性’摆手道:“那就有劳杨兄了,最好明日就能见到萧情。”

“哈哈!”杨开泰又是开怀大笑,“不必明日,今日就正好,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玄弟,萧情小姐正在船舱之中,我这就唤她出来与你见面。”

“什么?”这下子连谢玄都惊讶地呆住了。

“不用开泰兄招呼了,萧情耳朵还算好使,早就听到二位说的内容了。”莲步轻移,一阵轻柔的脚步声从船中传出。

谢玄心中一跳,急忙回过头去,只见一名白衣‘女’子静静地立在船舱入口处,不施粉黛,青丝飘舞,风姿天成,一颦一笑,皆让人感到一种令人陶醉的美丽,除了萧情,还有谁能有这般超凡脱俗的气质?

谢玄几乎看得痴‘迷’,轻声道:“萧情。”随即反应过来,惊愕道:“杨兄,萧情小姐怎么会和你在一起。”

杨开泰立刻连连摆手:“玄弟,你可不要误会,我与萧情之间可是清清白白的,只不过追逐萧情的狂蜂‘浪’蝶太多了,我就只好经常来当一尊‘门’神,将那些纨绔子弟拒之‘门’外,嘿嘿,其实我也是为了玄弟着想啊,以免有人捷足先登了。”

“杨兄,你真是……”谢玄无从解释,只能苦笑。

“我道是谁,原来是谢玄公子,自从那日湖中一别,萧情一直念着公子……赠与功法的恩德呢。”萧情盈盈低头,施了一礼。

听到萧情说“一直念着公子”,谢玄立刻心跳加速,待到听完整句,心绪立刻又颓然了下来,自嘲道:“想我谢玄也曾是一代魔道巨擘,怎么一见到萧情,就如此进退失据,患得患失,当真是丢死人了!”

深吸了一口气,谢玄稳定了一番情绪,正‘色’道:“不必谢我,那日我赠与你功法,自有我的道理,只不过今日我要见你,却是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告诉你。”

杨开泰立刻打了个哈哈,大笑道:“啊,今日天气不错啊,二位正好在这船上多聊一会,游览一番湖光山‘色’,在下就不打搅了,这就回家去睡个大觉。”

谢玄急忙拉住了杨开泰,苦笑道:“杨兄,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今日确实有要事来告诉萧情小姐,反正这件事我也要告诉杨兄你的,不如也留下来听听吧。”

“哦?”杨开泰看谢玄神‘色’郑重,确实不像是专程为了儿‘女’‘私’情而来的,不由得也开始凝神倾听起来。

“萧情,这件事情听起来只怕令人难以相信,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谢玄神‘色’郑重,沉声道:“近日内,临汾柴家就将会全力攻打你们萧家!”

“什么!”以萧情一向风轻云淡的‘性’格,此时也忍不住大惊失‘色’,皱眉道:“谢公子,你所说的可是真的,不是开玩笑?”

“是啊玄弟,柴家和萧家争斗了多年,不过大家都知道,双方实力相差不多,真要打起来,柴家也不一定能够占到便宜啊,他们怎么会做出这等不智的决定?”杨开泰也一脸不信的表情。

“当然不是开玩笑!”谢玄叹了口气,就知道他们不会轻易相信,如果他直接去将此事告诉萧家,只怕会被人当做疯子赶出来,他酝酿了一下语言,说道:“单凭柴家的实力,当然还不足以对萧家造成致命的打击,不过此次他们得到了某个势力的帮助,那个势力极为庞大,有了他们的帮助,柴家就完全有了覆灭萧家的能力了!”

“暗处的势力㊣(6)?”萧情和杨开泰全都沉默了下来,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萧家确实就危险了,不过萧家和柴家明争暗斗这这么多年,双方都派出了无数的探子搜集情报,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在自己的监视之下,如果柴家和普通的势力结盟,那么绝对逃不过萧家的眼睛,然而最近似乎什么动静都没有发生,难道说这个暗处的势力如此神通广大?

“可是,不对啊!”杨开泰忽然开口道:“如果说柴家已经着手准备覆灭萧家,可是他们为什么还要上‘门’来商谈和解的事情呢?”

“和解?什么和解?”谢玄忽然心中一跳,似乎隐隐地感到有什么‘阴’谋在里面,于是急忙问道。

“是柴家的大少爷,柴进,亲自带人来到阜阳城,说要和萧家商谈和解的事情,双方争斗了这么多年,只落得个两败俱伤的结果,爷爷也巴不得和他们和解呢,这个时候,萧家应该已经准备了宴会,要在酒席上和柴进商谈具体的事情吧。”这回开口的,是萧情。

“和解,宴会,怎么可能?”谢玄只觉得这里面处处充满了诡异的气氛,柴家明明已经决定全面攻打萧家了,可是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让大少爷柴进亲身犯险,来商谈根本不可能的和解?

除非……

谢玄心中一跳,猛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而萧情冰雪聪明,似乎也把握到了事情的关键所在,两人对视一眼,同时道:“和解是个‘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