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306 酒宴

0306 酒宴

“喂喂,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什么和解是‘阴’谋之类的,你们说的这些,我为什么听不太明白?”杨开泰一头雾水,疑‘惑’地看着两人,“就好像,只有你们两个头脑正常,我却像个傻子一样。 ”

“哈哈!”谢玄和萧情同时笑了起来,谢玄道:“杨兄,你不是傻子,只不过心思有些单纯而已,这些‘阴’谋诡计什么的,你还是不要费心去想了。”

“其实也很简单。”萧情淡然地掠了掠发丝,道:“首先,我相信谢公子的话,那么也就是说柴家暗地里已经准备对萧家全面进攻了,可是这种时候,他们为什么还要派人来商谈和解,是为了转移萧家的视线?可是如果是这样,那么又为什么会派大公子柴进亲自冒险,来到阜阳城呢?”

“也就是说,他们来此一定有什么目的,或者说‘阴’谋。”谢玄接着说道:“再结合目前的情况来看,就很明显了,他们一定是想要在和谈的酒宴上忽然翻脸,将萧家的诸位长老全部灭杀,最重要的是萧家家主,萧天宗,只要擒住了他,那么根本就不用进攻,萧家就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

“可是,这还是不对啊。”杨开泰接着疑‘惑’地问:“萧家既然让他们入城,自然是确定他们的实力不足以对萧家产生威胁,何况萧家的萧天宗还是九品武宗,就算柴进他们暴起发难,也不可能萧家众人的对手啊。”

“常理上看来是这样,不过柴进正是利用了萧家的这种心理,才成功地让萧天宗没有任何防备地设宴招待他们,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柴家同行的人中,一定有几名那个暗处势力的人,为了对付萧天宗,那些人里面,至少有一名九品武宗!”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爷爷他们就危险了!”萧情神‘色’间充满担忧,立刻道:“事不宜迟,我要立刻去宴会上通知爷爷,让他们小心。”

“谢公子。”萧情忽然看了谢玄一眼,‘欲’言又止,“你是否能够……”

“不用说了,我和你一起去,万一柴家发难,我就助你们萧家一臂之力便是。”谢玄本身并不想真正掺合到萧家和柴家的争斗之中,不过萧情要去往酒席上阻止柴家的‘阴’谋,而为了保护萧情的安危,谢玄也只能随她一同前往。

“你们去吧。”杨开泰耸了耸肩,我一个刚刚突破到七品武师的武修,根本摆不上台面,就不跟你们去添‘乱’了。

谢玄沉‘吟’了一瞬,忽然道:“不能这么说,杨兄,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什么任务?”杨开泰一下子来了‘精’神。

“既然柴家准备在酒宴上发动袭击,那么一定也准备好了撤退的计划,城‘门’如今只怕也安排了柴家的内应,你现在就去城‘门’处,关上城‘门’,不允许任何人进出,这点能做到吗?”

“就这点事,抱在我身上。”杨开泰拍着‘胸’脯,大笑道:“我杨开泰在阜阳城里面还是有几分面子的,城‘门’的守卫我也都熟悉,给我半个时辰,我一定能够说服他们。”

“好,那我们就走吧。”谢玄和萧情对视一眼,两人再也不停留,直接纵起身形,朝着萧家宅院的方向‘射’去。

“哎,英雄难过美人关啊。”杨开泰看着两人的背影,感叹道:“人家萧情连一句话都没说,只是一个眼神递过来,玄弟你就自告奋勇地陪她去了,‘女’人啊,真是一种可怕的动物。”

两道人影在道路上急速飙‘射’,丝毫不顾惊世骇俗,惹得街上的行人一阵侧目,惊呼声连连。

谢玄惊讶地发现,短短一年多的时间,萧情的修为居然有如此大的长进,光是这奔跑的速度,就已经没有和自己拉开太多的差距了。

不过萧情似乎还是嫌太慢,对谢玄道:“谢公子,我知道你轻功高明,你拉我一把,咱们再加快些速度吧。”

“恩。”谢玄点了点头,伸手一把抓住了萧情那白皙柔嫩的手掌,凌‘波’微步瞬间发动,速度暴涨了五成以上,带着萧情以飞快的速度朝萧家奔去。

手掌被谢玄握住,萧情脸上也闪过一丝‘潮’红,她素来洁身自好,还没有被任何男子碰过自己的手,此刻第一次和男子手掌相握,感受着谢玄手中的干燥和温热,萧情心中忽然现出了一丝奇异的感觉,不过毕竟事情紧急,萧情也就没法顾忌那么多了。

两人风驰电掣,不一会儿就来到了萧家的所在,萧情没有丝毫停留,带着谢玄直接推‘门’而入,那守‘门’的杂役顿时惊叫道:“什么人,竟敢随便闯入……哦,原来是三小姐啊,不知您身后的这位公子是……”

杂役的话还没有说完,萧情已经带着谢玄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中。

“真是天大的奇闻啊,没想到三小姐也情窦初开,竟然带不认识的男子回来幽会了,怪不得跑得那么快,想是怕被熟悉的人撞见,呦,不行,这件事情我可得替三小姐保密,不然万一透‘露’了出去,还不知道三小姐怎么恨我呢。”

这小厮在身后自言自语,谢玄二人已经如风般转过一重院落,来到了举行酒宴的后厅。

厅中人声鼎沸,看来正是酒到酣处,二人对视一样,直接推‘门’冲了进去,只见里面是一间华贵的大厅,中间摆放着一桌酒席,宾主落座居于正位的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虽然老迈,但是神‘色’间不怒自威,看样子也曾经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身上充满了杀伐之气。

这名老者虽然谢玄从未见过,但是从他坐的位置,还有身上隐隐传来的强大气息来看,定然是萧天宗无疑了。

而居于萧天宗左手边的,是一名面‘色’白皙的华服公子,正举杯和众人谈笑,左边是除主人之外最尊贵的座位,能够坐在这个位子上的人,应该就是前来和谈的柴家大公子,柴进了。

“萧前辈,此次和谈如果顺利,那么今后我们柴家和萧家又会再一次成为盟友了,大唐境内,还有哪个势力能和我们比肩,来,我敬萧家的诸位一杯。”

“哪里哪里,柴进贤侄能亲自来我们阜阳,可以说诚意十足,二十年前为了我们萧家的一个忤逆‘女’子,两家‘交’恶,争斗至今,今日既然和解,不妨我们两家再结一‘门’姻亲,以弥补多年的遗憾啊。”

“那就承‘蒙’萧前辈的美意了,哈哈。”

厅中正觥筹‘交’错,其乐融融,众人商谈到一半,忽然就听到大厅的‘门’一响,一对男‘女’出现在了‘门’口。

“‘混’账,没有经过允许,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萧天宗皱了皱眉‘毛’,立刻怒喝道。

“爷爷,我有重要的事情要通知你。”萧情沉静地开口。

“有什么话,等宴会结束的之后再说,这里没有你们说话的份,赶快给我滚出去,不要惹我发怒。”萧天宗的神‘色’沉了下来,在这个家中,他就是说一不二的权威,没有人能够违抗他的意愿。

然而,令萧天宗惊讶的事情发生了,“爷爷,这件事情干系重大,等到宴会结束,就晚了,必须现在告诉您。”萧情不依不饶,表情虽然淡淡的,但是却隐含着一种宁折不弯的坚持。

简直翻天了!

萧天宗一下子暴怒起来,这么多年来,在他面前敢于不小心翼翼,不察言观‘色’,甚至敢于和自己对抗的人,只有一个萧碧云,而今日,却又出现了一个萧情!

“好!你有什么事情,就当场说出来好了,我听着,如果这件事没有你说的那么重要,哼,你可要知道欺骗我的后果!”

“还有你!”萧天宗的目光忽然落在了谢玄的身上,“你又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现在不重要。”谢玄耸了耸肩,和萧情‘交’换了一下眼‘色’,无奈地说道:“没办法,萧天宗就是这么个老顽固,暗地里和他商量是行不通的了,只能直接在这里说出来了。”

“也只好如此了。”萧情冷静地点了点头,扬声道:“萧家的诸位叔叔伯伯,请听我说,柴家这次来到阜阳,和我们商谈和解,这件事情的背后其实隐藏着一个‘阴’谋,只怕这次宴会还没有结束,他们就要发动突袭,将我们萧家一网打尽了!”

“什么!”一时间,人人变‘色’,萧家的众人均是惊疑不定,而柴家的宾客,各自‘交’换了一个眼神,脸上‘露’出玩味的神情。

“啪!”萧天宗猛地一拍桌子,高大的身躯站了起来,怒吼道:“萧情,是谁指使你在这里放出谣言,准备破坏我们和柴家的和谈?”

“爷爷,不是的,此事并非空‘穴’来风,我们有,有……”萧情忽然愣住了,她本来想说他们有证据,然而仔细一想,似乎这件事情,完全是听了谢玄的一面之词,似乎一点实质‘性’的证据都没有,而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轻易地相信了谢玄的话?

萧情转过头,朝谢玄深深地看了一眼,如果谢玄是诓骗于她,那么她今日就犯下大错了。

“放心吧,我不会骗你。”谢玄似乎是看出了萧情的心思,对他柔和地一笑。

“恩。”萧情忽然感到芳心一颤,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有和谢玄见过几面,可是内心深处,就是对谢玄的话有一种莫名的信任。

“‘混’账,你们两个干什么,当我不存在吗!”萧天宗终于忍不住暴怒起来,“你们说柴家心怀不轨,那就要拿出证据来,不然的话,就赶快给我滚下去,等事后我再好好教训㊣(8)你们!”

“证据嘛,也不是完全没有。”谢玄想了想,忽然一笑道:“只要萧家主你对这些柴家的宾客挨个试探一番,这些人里面,定然有人隐藏了实力,我敢断定,至少有一人,有着九品武宗的实力!”

“什么?”这下子,就连萧天宗也开始现出惊疑的神情了,九品武宗这等人物,轻易是不会走动的,如果出现在了阜阳城,而且是隐藏实力,那么确实值得让人怀疑。

事实上,谢玄也不知道是否真的有九品武宗隐藏了实力,藏在柴家的人群中,不过既然想要对萧家进行突袭,那么如果连九品武宗都没有,怎么可能做得到?

“这个,诸位都是我萧家的宾客,并且是为了两家的和谈而来,本不该怀疑各位,但是既然有人提出了疑问,就不妨让我试探一试,如果证明此话子虚乌有哦,那么我定当用此人的‘性’命,来向各位赔罪,如何。”萧天宗毕竟是久经风‘浪’,微一沉‘吟’,便做出了决断。

“哈哈哈!”气氛先是微微一沉,随即一阵长笑从柴家的宾客中传了出来,柴进呵呵笑道:“萧前辈,不必查验了,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我柴进也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们柴家此次进入阜阳城,就是为了……取得你萧天宗的项上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