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310 血色翻天印

0310 血色翻天印

“哈哈哈哈!”蓝衫武修一下子爆发出一阵得意的大笑,“小子,你以为我的杀招就那么简单吗,所谓枪林冰狱,枪林其实不过是个幌子,而真正的威力,全都在于冰狱两个字!”

“冰……冰狱……”谢玄颤抖的声音从蓝‘色’冰晶的海洋中传来出来,冰晶粉末缓缓散去,现出了谢玄的身影,只见此时的谢玄脸‘色’苍白,隐隐泛着青‘色’,他身上明明没有任何伤痕,但是神‘色’却十分难看,身上的气势,也在一点一点地减弱。

“小子,是不是觉得体内真气运行速度在渐渐减慢?这就是我枪林冰狱的作用了,虽然没有在你的身上造成任何外伤,但是我的冰寒真气已经潜入了你的体内,一点一点地冻结你的血脉,冻结你的真气,甚至不用我出手,只要很短的时间,你就再也使不出真气,任由我宰割了!”蓝衫武修的声音中,泛着极度的嚣张和得意,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用过杀招将对方的真气冻结之后,将自己招式的秘密告诉对方,然后欣赏对方难看的脸‘色’。

只不过,这一次,他却完全失望了。

谢玄的脸上没有‘露’出任何颓丧或者绝望的神情,反倒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而他的嘴角,却泛起了一丝莫名的笑容,仿佛被冰寒真气侵蚀,即将实力全失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小子,你搞什么鬼,别以为做出一副古怪的表情,我就会怕了你!”蓝衫武修被谢玄这副违背常理的表情给‘弄’得一阵心惊‘肉’跳,虽然拼命地告诉自己,自己的这一杀招绝对不可能被对方破解,但是谢玄屡屡出人意料的表现,却还是让他一阵不安。

“我笑我的,关你什么事,我看你才是一脸古怪呢。”谢玄笑了笑,忽然道:“你这招枪林冰狱确实厉害,我已经能够感到真气不受控制地减缓运行速度了,这样下去,半柱香之后,我恐怕就控制不了真气了,这招对付实力高一筹的武修或许没有什么用,但是对于同级武修,却可以让对方的实力直线下降,你只要全力防守,撑到对方真气冻结之后就算赢了。”

蓝衫武修摇头晃脑地道:“你了解的还‘挺’深刻的嘛,既然如此,还不快点投降,现在求饶,我还可以网开一面,如果呆会儿……”

谢玄立刻打断了他的意‘**’,冷笑道:“可是,你这一招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效果缓慢,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起效,你若是闭口不言,或许我还‘弄’不清楚身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你既然告诉了我你招式的作用方式……”

“那,那又如何,你说我的招式有效果缓慢的致命缺点,但是就算如此,你还不是中招了,就算效果缓慢,难道你还能破解了你体内的寒气不成?”蓝衫武修下意识地咽了口吐沫,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谢玄那好整以暇的表情,他就是一阵慌‘乱’。

“破解体内寒气,我确实做不到,毕竟还有你这个大活人在一旁虎视眈眈呢,不过我已经说过了,效果缓慢,就是你这一招的致命缺点,短时间内,中招的武修实力明不会有很大的下降,而如果趁着这段时间施展雷霆一击,直接将你击倒,那么还是你输了。”谢玄侃侃而谈,嘴角现出一切尽在把握中的笑意。

“趁着实力没有下降,先将我击倒?别胡扯了,你要是有这种能力,我……”蓝衫武修说到一半,脸‘色’陡然僵住。

在他的感应中,从谢玄的身上,陡然出现了一股极其恐怖的气势,而且随着谢玄伸出右掌,在身前缓缓做出几个古怪的印诀,周围的天地灵气顿时就全都和朝着谢玄的方向涌了过去。

“为了让你死的明白,我有必要现在就告诉你我招式的名字,这一招叫做……”谢玄双眸一睁,手印猛然推出,周围天地灵气狂暴地涌动,一只巨大的真气手掌,泛着血红的颜‘色’,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出现在了大厅之中。

“翻!天!印!”

血红的巨掌如同神灵的大手,朝着蓝衫武修狠狠地压了下去,在他的感觉中,就仿佛整片天空一下子就塌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血红的天地,天地的空间越来越小,仿佛来自洪荒的恐怖压力,将自己猛然挤压在了中间!

以九品武宗的实力,使出翻天印,整个手印都带上了血红的颜‘色’,真的就仿佛洪荒神魔的手掌,将蓝衫武修像蝼蚁一样轻易地碾压在了掌心。

没有什么大爆炸,也没有什么狂‘乱’的罡风,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了翻天印之中,没有一点外泄,而那名蓝衫武修,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世间。

血‘色’的巨掌终于消失,那股恐怖的宛如洪荒神魔的压力,也随之消散,在场的所有武修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方才谢玄使出那一招翻天印的时候,所有人的心脏都仿佛被一张无形的大手包裹住了,完全都喘不过气来,直到这一招结束,他们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只不过却发现自己的背后已经湿透了。

蓝衫武修原本站立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只有一片破破烂烂的蓝‘色’衣衫,从空中飘舞到了地上。

感受到体内的寒冰真气已经随着蓝衫武修的死去而消失,谢玄叹了口气,道:“其实你原本不会这么轻易地败亡的,不过你在用出那一招枪林冰狱之后,就一直想到等待我的真气冻结,却没有发现,我一直都在聚拢真气,这一招翻天印需要的聚气时间太长了,我原本都不可能有机会使出的,反倒是你给我了这个机会。”

如果蓝衫武修从冥界归来,听到谢玄这番话,那么一定会吐血三升,再死一遍。

随着蓝衫武修被谢玄恐怖的招式碾压致死,大厅之中的气氛又是一变。

本来,柴家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萧家众人眼看就要败亡了。不过自从谢玄站出来之后,场面便是一‘波’三折,直到现在,蓝衫武修死去,柴家的众人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这方才是弱者,只要谢玄再次出手,那么他们肯定逃不过败亡的结局。

柴进脸‘色’变了几次,咬了咬牙,当机立断地道:“什么都不管,分头逃走,依照计划会和!”

话音未落,柴进就从怀中掏出一枚拳头大小的圆球,狠狠地朝地上一掷,顿时“轰”地一声,一片白‘色’的‘迷’雾笼罩了整个大厅。

“小心烟雾有毒!”不知道是谁叫喊了一声,众人也确实担心白雾中含有剧毒,所以也就集体屏息,等到烟雾散去,大厅中已经不见了柴进等人的踪影。

“能动弹的,都给我追!”萧天宗神‘色’‘阴’狠,他今日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心中恨不得立刻抓到柴进,将他碎尸万段。

谢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苦笑道:“算了,让他们走好了,真要追上去,我们还真不一定是对手,萧前辈还是先召集萧家的人㊣(6)手,然后再去追击不迟。”

“怎么会不是对手,有你这个强援……咦,你身上的气息?”

在萧天宗的感应中,谢玄身上的气息以不可想象的速度开始下滑,再联想到之前谢玄只有八品武御中期的实力,他立刻就明白了谢玄应该是用了某种秘法,现在秘法时间到了,自然也就帮不上任何忙了,而且按照萧天宗的了解,但凡这种提升实力的秘法,一般之后都会有很强的反噬,现在谢玄的状况只怕不是很好。

萧天宗一方枭雄,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恩将仇报的小人,他点了点头,对萧情摆手道:“小情,你先带这位……恩,这位少侠去你的房间休息,一定要好生照料,有什么需要直接吩咐下人就是,要是有一点照顾不周,我找你算账!”

说完,萧天宗就转身出去召集人马,准备去追击柴进他们去了。

“为什么偏偏要去我的房间,那可是‘女’儿家的闺房啊。”萧情不满地嘟囔了一句,然而见到谢玄脸‘色’苍白,脚步虚浮的样子,立刻关切地扶住了他,连声道:“来,我扶你去我的房间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