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311 表明身份

0311 表明身份

谢玄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淡了下来,‘门’外不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间或着一些嘈杂的呼喊,谢玄心中了然,应该是追击柴进的行动还没有结束,萧家的众人还在忙碌着。

坐起身来,四下打量,发现身下是一‘床’香喷喷、柔软异常的绣‘花’锦被,身旁垂下来粉‘色’的流苏,看样子应该是‘女’孩子的牙‘床’,除了这张‘床’之外,房间里也全是一些雅致而秀气的摆设,整个房间都现出一种‘女’儿家的柔和气息。

不过目光只是在四周打了个转儿,就立刻落到了旁边的一张桌子上面。

桐木的桌子,一灯如豆,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正以手支额,趴在桌子上打着瞌睡,看那秀气的双眉,微微颤动的睫‘毛’,小巧的琼鼻,不施粉黛但又‘诱’人之极的粉嫩樱‘唇’,谢玄直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儿是如此的秀美可爱,完全和记忆中的萧情联系不到一起。

前世的萧情,一直都是淡然自若,挥洒自如,似乎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从来‘露’出过也没有这种柔柔弱弱,让人怜爱的样子。

或许,前世的萧情遭遇了家族覆灭的大难,自己孤苦无依地度过了十几年,‘性’格上那一丝软弱早就被苦难的生活给磨砺得消失了吧,而面前的这个萧情,反倒是更鲜活,更加让人心动。

如果说前世的萧情是不食人间烟火,永远让人仰望的仙子,那么眼前的这个萧情,就是尊贵的公主,超凡脱俗,但是又不会让人感到遥远。

看着看着,谢玄似乎就痴了,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在萧情如瀑般的青丝上轻轻拂过。

萧情的发丝永远都是不盘成发髻的,只是用一根白‘色’的丝绦系住,看上去不同流俗,带着一种自然的美丽,而此刻谢玄伸手拂过,就感到一种如缎子般光滑的触感,这一捧柔滑的青丝,和前世似乎没有两样。

忽然,萧情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轻哼了一声,缓缓睁开了双眼。

“啊!”看到谢玄正在抚‘摸’着自己的发丝,萧情顿时跳了起来,俏脸绯红,羞不可抑,大声叫道:“你这人,怎么这样轻薄,竟然趁我睡着,对我……”

“对你怎么样?不过是‘摸’了‘摸’你的秀发而已,又没有趁机对你做出什么下流的事情来。”本来谢玄在萧情面前是局促的,然而此刻萧情一副羞涩的姿态,谢玄反倒是轻松自如了起来,男‘女’之间的事情,本来就是如此,一方退却了,另一方的胆子就会变得大了很多。

“登徒子,你还想做出什么事情来!”萧情羞到了极点,恨恨地跺了跺脚。

“呵呵,好了,我不逗你了便是,咱们来说说正事,柴家的事情,现在怎么样了?”谢玄呵呵一笑,知道萧情不是那种轻浮的‘女’子,也不敢过分逗她。

听到谢玄说起正事,萧情脸上的‘潮’红也渐渐地退了下来,对谢玄道:“你昏‘迷’过去了之后,爷爷就带着家族里大多数年轻的武修,去追击柴进他们了,由于杨开泰大哥已经控制了城‘门’,他们没能第一时间出城,只好费了好大劲将城‘门’轰开了一个大‘洞’,这才逃了出去,而此时爷爷也带着家族的武修赶到了,柴进他们估计以为谢公子你也在,所以连战斗都不敢,直接拼命地奔逃,他们看样子早就做好了逃走的计划,在城外准备好了几匹骏马,很快就甩脱了爷爷他们追击,现在爷爷应该正在调集附近的萧家势力,全面搜索柴进他们的下落吧。”

“喂,你不是说要说正事吧,干嘛这么看着我。”萧情说了半天,这才发现谢玄一句话都没有回应,竟然呆呆地盯着自己的脸庞,似乎是看的出神了,萧情顿时又是满脸通红,跺脚道:“不和你说话了,你这个登徒子,我去找个客房睡觉去!”

直到气呼呼地走出了房间,萧情才忽然静了下来,忽然伸出小手,在自己的俏脸上轻轻抚过,喃喃自语:“登徒子,难道我真有这么好看么。”

语气轻柔,根本就没有一点恼怒,而她的嘴角,也‘露’出了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意。

‘女’孩子的心思,果然是没法猜测。

一夜无话,谢玄在萧情那香喷喷闺房里睡了一晚,第二天房‘门’打开,就有一名丫鬟来服‘侍’谢玄梳洗,之后又将谢玄带到了一间小厅之中。

厅中,一些萧家的人围绕着一张桌子坐着,萧天宗正坐在主位,神‘色’憔悴,看样子是一夜没有睡,不过他的‘精’神倒是极好,正大口大口地吃着桌子上面的早餐,看到谢玄来了,立刻拍了拍左手边的座位,招呼道:“啊,是谢少侠来了,快些来这边坐下。”

在场的另外一些萧家的人,立刻就‘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左手边的座位代表最尊贵的地位,整个萧家也几乎没有人有资格坐在萧天宗的左边,然而此刻,他却要让这个陌生的青年,坐到这个位子上去?

不过有些经历过昨日事情的萧家长老,立刻就对身旁的人一阵耳语,而听到解释的人,也连连点头,对谢玄投去了好奇的目光,似乎在奇怪,这么一个年轻的男子,怎么有能力拯救了萧家?

谢玄微微一笑,也就好不扭捏地在萧天宗的左边坐下了。

“萧前辈,不知道追击柴进他们的事情,进展怎么样了?”谢玄随意地拿起一枚糕点,塞到了嘴里,一边大嚼一边问道。

谢玄这毫无礼节的做法,顿时又是让许多人一阵皱眉,在萧天宗的面前,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做,比如他们,面对着一桌子点心,他们连吃都不敢吃,生怕哪里触怒了萧天宗,然而谢玄这个小子,居然敢嘴里含着食物,开口问萧天宗问题?

不过更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萧天宗居然毫不生气,反倒是和煦地说道:“放心,那些宵小,跑不了的,阜阳城周围三百里,都是我萧天宗的势力范围,布满了无数暗哨,无论他们怎么躲藏,很快都能将他们抓回来。”

“哦。”谢玄点了点头,双拳难敌四手,虽然柴进他们有三名八品武御,但是这里是萧家的地盘,一旦泄‘露’行踪,恐怕就是数不清的武修围攻过来,除非有着九品武宗的实力,不然根本就‘插’翅难飞。

再吃了两个点心,谢玄才稍微填饱了一下肚子,这时就听到萧天宗在一旁问道:“谢少侠,有些话我想要问一问,不知道你到底是如何知晓柴家此次和谈,是个覆灭萧家的‘阴’谋的呢,还有,谢少侠年纪轻轻,实力就如此强悍,这等人物,为什么要帮助我们萧家,难道就是为了小情?”

谢玄心道,“来了!”

他将口中的糕点吞下,又喝了口水,这才正‘色’道:“我之所以发现了柴家的‘阴’谋,这不过是个偶然,我之前和一个隐秘而强大的势力起了冲突,大战了一场,之后偶然得知了这个隐秘的势力不知道和柴家㊣(6)做了什么‘交’易,居然暗中计划要帮助临汾柴家,覆灭阜阳萧家,所以我就赶来萧家,准备向你们通知这个消息,谁料却正好赶上柴进的这场‘阴’谋,而那名实力强悍的蓝衫武修,恐怕就是出自那个隐秘的势力吧。”

“至于我帮助萧家的理由……”谢玄沉‘吟’着,补充了一句,虽然他很想全都推到萧情身上,可是沉‘吟’再三,谢玄还是叹了口气,准备实话实说,毕竟,这是个萧碧云和萧家和解的好机会。

虽然当年萧碧云叛离萧家,并且被萧天宗打成重伤,但是谢玄知道自己的母亲一直都心念着萧家,如果萧天宗能够重新接受萧碧云这个外孙‘女’,那么萧碧云也一定会很高兴。

这样想着,谢玄就叹了口气,从脖颈上取下了一个吊坠,轻轻地放到了桌子上面。

这是萧碧云留给谢玄的,作为平安符一直给谢玄带着,而谢玄也知道,这条吊坠,萧碧云身为萧家大小姐的时候,就带在身上了。

“这个是……”萧天宗看着这条吊坠,先是疑‘惑’,随后一双虎目陡然睁大,不可置信地颤声道:“碧云?!”

“不错,我的母亲,名叫萧碧云。”谢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