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第4张 残

0312 第四张残

“这么说,你是我的……我的外孙?”就连萧天宗都用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谢玄,自己的‘女’儿萧碧云消失了这么多年,自己几乎都以为她死了,可是二十年之后,自己的面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青年,恰恰是自己的外孙?

“是的,我确实是您的外孙,虽然我曾经恨过您,不过我终究还是要叫您一声,外公!”

“那么,碧云……你娘她,现在怎么样?”萧天宗眼神中悄然闪过一丝柔情。

“您放心,她现在很好,身体健康,每天也很开心,就不劳您挂心了。”谢玄顿了顿,又补充道:“事实上,这次柴家将要进攻萧家的事情,就是我娘偶然间得知,并且千方百计拜托我来帮助萧家的。”

“这么说,碧云她已经不恨我了?”萧天宗听到这里,一下子站了起来,周围的人面面相觑,这样‘激’动的表现,已经多年没有在萧天宗的身上出现过了。

“怎么可能不恨!”谢玄神‘色’一下子冷了下来,“虽然娘她让我来帮助萧家,但是她关心的也只是萧家而已,至于您,当初您对娘下手如此之狠,将她打得经脉尽端,这种事情难道要让娘他说忘就忘了?她这二十年隐姓埋名,不敢有丝毫透‘露’自己的来历,就是怕您知道,派人将我们谢家杀得干干净净!”

萧天宗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半晌之后,也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这一刻,他看上去就像一个寻常的老人,而不是那个心狠手辣,叱咤风云的萧天宗。

谢玄或许也知道自己说的太重了,不过他一想到萧碧云这些年来所经历的苦难,就不由自主地‘激’动了起来,话一出口,想要收回也晚了。

吃过了早饭,谢玄直接就走出了小厅,在萧家四处转了转,在走到一个‘花’园的时候,却发现杨开泰正和萧情站在一个小亭子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走进了,谢玄就听到萧情在和杨开泰抱怨:“那个谢玄,真是个轻薄的登徒子,竟然就这样占据了我的闺房,杨大哥你说,‘女’儿家的闺房,哪有这么轻易就让人见到,更别提他竟然睡到,睡到了我的‘床’上。”

“呦,我可从来没见过小情你这副模样啊,一说起我那个玄弟,你就脸‘色’泛红,一点都没有平常的冷静了,你不是一直都对男子不假辞‘色’的吗,怎么见到玄弟,就每次都进退失据,难道说,玄弟真的是你的克星?”

“杨大哥,你也来取笑我!”萧情嘟着嘴,气呼呼地说道:“我哪里有一说到他就脸‘色’发红,就算,就算有吧,那也是被气的!”

“咦,这就奇怪了,我哪里有气你,都是你自己莫名其妙地生气啊。”谢玄呵呵一笑,走了过去。

“你!”萧情左看看,又看看,立刻大叫道:“你们两个是一伙的,联合起来欺负我,我不和你们夹缠不清了,哼。”

杨开泰看着萧情的背影,拍了拍谢玄的肩膀,笑道:“玄弟,你倒是真有一套啊,萧情可是一向风轻云淡,从来没见过她这种羞恼的样子,恐怕她心中已经有你了。”

“是这样么。”谢玄也看着萧情的背影,心中泛起一丝幸福,如果萧情能够来到自己的身边,那么自己这一世已经没有什么特别的遗憾了,这种难以想象的圆满结局,谢玄只要想一想,就觉得幸福到了极点。

只不过,这个时候,谢玄心中莫名地浮现起了星瑶的影子,星瑶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女’人,可是如果再添上一个萧情,那么自己到底要怎么处置啊,谢玄只觉得十分头痛。

“对了,杨兄,那日你控制城‘门’,阻挡柴家的余孽,没有受伤吧。”谢玄索‘性’不去想那些琐事,对杨开泰问道。

“没事,你大哥我自有分寸,不是那种没脑子的莽汉,哈哈。”

“可是我怎么看,你都恰好是一个没脑子的莽汉啊。”谢玄心中嘟囔着。

和杨开泰说了一会儿话,几个时辰后,谢玄忽然得到了一个消息:柴进被抓回来了!

萧天宗派人招呼了谢玄,谢玄一路来到早上的那个小厅之中,此刻已经聚集了许多萧家的人,萧天宗和谢玄对视了一眼,虽然和这个外孙相认了,但是由于萧碧云的关系,现在两人之间反倒是有一点尴尬。

萧天宗故意不看谢玄,轻咳一声,对着前方人群之中说道:“柴进,你们柴家居然联合其他势力,对我们萧家设下如此‘阴’谋,若不是,若不是我的外孙及时赶来相助,说不定还真被你们得逞了,就凭这一点,哼,我就要将你千刀万剐!”

谢玄这才注意到,人群之中,柴进和几名柴家的武修,正被五‘花’大绑,按在了厅中。

听到萧天宗的话,柴进忽然抖了一下,他只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从没经历过什么生死杀伐,这次主动犯险来到阜阳城,也是因为有着那名蓝衫武修的存在,自以为万无一失,而且也只有他这个柴家大公子出面,萧天宗才会亲自出面,设下酒宴,他们的计划才能够成功。

听到“千刀万剐”四个字,柴进吓得涕泪齐下,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萧天宗又开口道:“柴进,你听好,我问你一句,你就回答一句,如果能够让我满意,那么……”

“那么你就饶我一命?”柴进双眼一下子亮了起来。

“呸,事到如今,就不要妄想了吧,你这条命怎么都要‘交’代的,不过如果让我满意,那么我就可以考虑给你个痛快的死法!”萧天宗冷笑道。

听到怎么都是死,柴进一下子颓丧地坐倒在地。

“别装死,你要愿意被千刀万剐,受尽我萧家的刑罚再死,我也不拦着你,不然的话,就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萧天宗厉声问道:“你们柴家这次到底是和什么势力结盟,又许下了什么条件作为‘交’易,才让他们答应帮助你们柴家来对付萧家!”

柴进脖子一梗,想要装一下硬汉,不过一想到千刀万剐,受尽折磨,柴进就颤抖了几下,急忙回答起了萧天宗的问题:“我说,我全说,我们柴家这次是和一个强大的势力合作,不能说是结盟,因为这个势力十分强大,我们柴家在他们眼中也不过是个小蚂蚁一般的存在罢了,至于这个势力的具体名字,恐怕只有父亲才知道,所有的具体事务,都是由父亲亲自负责的。”

“那么你们柴家用什么作为‘交’易条件,快说!”有人厉声催促道。

“是……是一张地图,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地图,反正那位周先生,哦,就是穿蓝‘色’衣衫的那名九品武宗,周先生说只要我们将地图‘交’给他,他就帮助我们对付你们萧家。”柴进再也不抱任何希望,绝望地有问必答。

“那张地图在哪里?”谢玄心中一动,猛地出言相询,既然和柴家暗中‘交’易的,也是㊣(6)天刑道宗,那么那张地图八成就和谢玄手中的武墓残图有关了。

“因为答应了周先生,只要计划顺利,我就将地图‘交’给他,所以,所以地图现在正在我的身上……啊,你们干什么?!”

柴进话未说完,就有人上前在他身上一阵搜索,很快就将他身上藏的所有东西都搜了出来,当然也包括那张地图。

谢玄双眼一亮,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这张地图,无论是质地还是大小,都正好符合自己手中的武墓残图的特征!

“拿来我瞧瞧。”萧天宗从手下手中接过地图,仔细打量着,但是却完全没有发现这张残图的奥妙,“不过是一张破地图嘛,难道说是一张残破的藏宝图?”

萧天宗心中疑‘惑’,不知道一名神秘势力的九品武宗,到底是为何要用帮助柴家的代价,来换取这张残图。

“外公,这张残图,我……”谢玄沉‘吟’着开口,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服让萧天宗将残图‘交’给自己。

“哦,小玄,你想要这张残图?”出乎谢玄的预料,萧天宗只是象征‘性’地问了一句,看到谢玄点头,便直接将地图‘交’给了谢玄,同时温和地笑道:“小玄,你是我的外孙,你想要什么,这次又挽救了萧家覆灭的命运,尽管开口便是。”

谢玄点了点头,接过了残图,只是扫了一眼,谢玄就可以确定,这确实是和自己身上一模一样的地图,四张残图,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么这张武墓残图,应该已经集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