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318 不知死活的曹东

0318 不知死活的曹东

几名大汉恶狠狠地瞪着谢玄,有人甚至抖动着身上的肌肉,以增加恐吓的效果,这一套对付普通人,一向是非常好用的手段。

只可惜,他们不知道眼前的谢玄是个什么样的煞星,否则他们抖动的就不是身上的肌肉,而是全身都会发抖了。

“保护费?那是什么东西?”谢玄看着这几名凶恶的大汉接近,心中反倒是觉得十分有趣,装作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一脸不解地问道。

看到谢玄这副仿佛不谙世事的表情,几名大汉顿时心中大喜,心想眼前这名青年一定是离家出走的富家公子哥儿,对于这些东西一窍不通,这种人是最好的肥羊了,按照一贯的经验,只要随便大吼几句,就会吓得什么都不知道了,软弱点的甚至会直接跪地求饶,然后奉上所有的钱财,最终当然还是逃不过被几人痛打一顿的结果。

这种事情,在这郢城之中时常发生,几名大汉也是恶名昭著,旁边的居民一看到这副情景,立刻就对那名陌生的青年默哀了起来,看样子这年轻人今天的结局一定会很悲惨,不过可没有人好心地去提醒谢玄,毕竟为了一个陌生人,自己被痛揍一顿可不值得。

“嘿嘿,保护费你都不知道,真是个雏儿,第一次到郢城吧,我告诉你,郢城可是我们曹东大哥的地盘儿,只要是今日郢城的人,所有人都要给曹东大哥交保护费,然后有曹东大哥罩着,你才能得到保护,免去不必要的麻烦,你懂么?”那名脸上有痣的大汉,上前一步,指着谢玄的面门喝道。

谢玄心里乐开了花,脸上却依然一副迷惑不解的表情:“可是我也不需要什么保护啊,如果我不交那个什么保护费,然后也不需要什么曹东大哥的保护,不行么?”

“什么,不交保护费?!”黑痣大汉立马就急了,脸上做出凶狠的表情,露出一口大黄牙,粗声粗气地大吼道:“小子,看来你还真是个雏儿,我们好心好意地给你解释,你还不听,告诉你吧,如果你不交保护费,有麻烦找上门的时候,可别怪兄弟们没有提醒你!”

“麻烦,什么麻烦,我谁也不认识,有什么麻烦啊?”谢玄纯真地眨了眨眼睛,仿佛真的没有听明白黑痣大汉的话。

“靠,这小子真不上道!”黑痣大汉似乎是觉得自己被谢玄扫了面子,顿时恼羞成怒,双手互相掰着指节,啪啪直响,狞笑道:“兄弟们,既然这小子不懂,那就好好教教他规矩吧,小子,大哥我今天就给你上一课,告诉你会有什么麻烦!”

说着,五名彪形大汉就将谢玄围在了里面,紧接着里面就传出了一阵杂乱的声音。

“啪啪!”“砰砰!”“哎呦!”“妈呀,痛死我啦!”“求求你,大爷,下手轻一点,受不了啦!”

“这小伙子真可怜,痛痛快快地花钱消灾不就得了,哎,这下这个惨啊……咦,声音怎么有点不对?”围观的郢城居民,听到这一连串的碰撞声和惨叫声,这种声音他们十分熟悉,平日里这些流氓欺负看不顺眼的人的时候,都是这副光景,顿时心中对谢玄十分同情,不过听了一小会,很多人就发现声音有些不对了起来。

“好像,惨叫的不是那名陌生青年,而是大黑痣他们一伙?”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脸,觉得自己一定是出现幻觉了,不过他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四周的群众也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很快,声音停止了下来,谢玄施施然从几名大汉的包围中走了出来,神色如常,身上连一点尘土都没有沾到,哪里有一点受到殴打的痕迹?

然而,如果方才被揍的不是谢玄,那么会是谁?这样的想法在众人心中一闪而过,他们接下来立刻惊讶地发现,原本气势汹汹的五名大汉,一齐回过头来,而他们原本神情凶恶的脸上……被揍得鼻青脸肿,连他们的本来面目,众人都差点没有认出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谢玄忽地叹了口气,道:“你们说的麻烦,就是这种麻烦?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应该是不需要交什么保护费了,这种麻烦我可以自己解决的。”

“是,是,公子您真人不露相,这小小的郢城,哪里会有您解决不了的麻烦啊。”大黑痣和之前判若两人,在谢玄面前点头哈腰,一副毕恭毕敬的神情。

然而他悄然捂着自己浮肿的脸蛋,心中都快哭了,谁知道这个面生的青年居然这么厉害,他们五个人围了过去,根本就没有见到对方如何出手的,只是仿佛随便动了动身子,自己这边的几个人,手脚就失去了控制!直接招呼到了自己人的身上,他们身上的这些伤,大多数都是被其他的几名大汉打伤的,而谢玄从头至尾,仿佛都没有出手一样!

这鬼魅一般的实力,令大黑痣心头一阵发凉,见到谢玄牵过那匹白马,转头要离开,大黑痣这才松了一口气,陡然失去了全身的力气,一下子就坐倒在了地上……

“嘿,好俊的马儿,这匹白马不错,我要了,大黑痣,把那匹马给我弄过来。”就在大黑痣心中盼望着谢玄这个煞星赶快离开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

这个声音大黑痣极为熟悉,平日里听到这个声音,他一定会迅速地转过头去,一脸谄媚地对这个声音的主人说道:“曹东大哥,您有什么吩咐,我马上给您办。”

不过现在,听到身后传来的一句话,大黑痣简直想要破口大骂了!

他转过头去,无奈地看着身后的那人,只见身后站着一名身穿金钱花袍子的大汉,一脸络腮胡子,身形彪悍,虎背熊腰,一对砂锅大的拳头,看起来十分慑人,若是平常人挨上一拳,只怕骨头都要被他打碎了。

这名大汉,正是这帮地痞流氓的头头,名叫曹东,郢城这个小地方,没有什么强大的势力,这帮无所事事的小混混,就是这里最厉害的势力了,他们也懒得起什么名目,或是成立什么帮派,只是平日里作威作福,勒索百姓,也就成了这郢城的一霸。

这曹东想要的东西,一般来说还真没有得不到的,前几日他看上一名有夫之妇,竟然直接就闯进了对方家中,将妇人**辱,妇人的丈夫当时就站在门外,却敢怒不敢言,最后也只能硬生生吞下这份屈辱,而类似的事情,曹东都不知道干过多少次了,也从来没有人敢说上一句反对的话,今日他见到谢玄的白马,顿时起了贪念。

郢城这种小地方,马是极为昂贵的一种商品,只有最富贵的人家才有机会买上一匹用来代步,更不要说谢玄这匹马是谢承武精心挑选出来的上佳品种,虽然比不上青雪的神骏,不过日行千里,倒也勉强做得到。

这种神骏的马匹,全身纯白,无一杂色,曹东一见到立刻就双眼发直,宛如见到了**的妖娆妇人,甚至连大黑痣他们鼻青脸肿的模样,都没有注意到,直接就吩咐大黑痣,要他将这匹白马给他弄过来。

“老……老大,这人不一般啊。”大黑痣死命地将那张惨不忍睹的脸往曹东身前凑近,想要让曹东注意到他脸上的伤势。

“咦,大黑痣,你脸上是怎么回事,走路不小心摔到了吗?”曹东这个时候,终于注意到了大黑痣身上的伤痕。

“噗!”大黑痣瞬间差点吐出一口老血,以前怎么没发现曹东老大这么白痴,自己的连都快被打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了,他竟然还问自己是不是走路摔的,傻子也能看出来是被人打的啊!

没办法,摊上这样的老大,大黑痣也只能认了,叹气道:“不是这样的,老大,是那个牵着白马的人打的,这人功夫可不弱……”

谁料还没等大黑痣提醒曹东,说出这名陌生的青年刚才手脚不动就将几人打成猪头样的事情,那曹东就忽然双眼一亮,大笑道:“好,正愁没有个名目,既然你打伤了我的兄弟,我就有理由找你的麻烦了,喂,那个牵着白马的小子,给我站住,打伤了我的人,就像这么轻易地一走了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