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351 白鹿书院的改变

0351 白鹿书院的改变

白鹿书院的东北方一侧,是一个向内凹陷的港湾,谢玄上一次进入白鹿书院的时候,就是将船停泊在了此处,而白鹿书院的弟子,进出都是要经过这个港湾的。

谢玄一路在水下潜行,不多时,就已经来到了港湾的附近。一阵阵海兽的鸣叫声,此起彼伏,接连传进了谢玄的耳朵里,正是白鹿书院所独家豢养的一种小型的海兽,用来代步之用,虽然比不上大型海船遮风挡雨,但是胜在灵活,速度也快捷。

谢玄心中涌起一种熟悉的感觉,当初他在海上偶然遇到了薛颠,还有白鹿书院的苏慕白,那个时候苏慕白脚下就是踏着这种海兽,一想起来,谢玄就有一种时空交错的那种不真实的感觉。

谢玄真气聚于双耳,周围所有的声音尽收耳底,而精神力同时也完全发散了出去,将周围的一切情景,都在脑海中重新勾画了出来。

果然,白鹿书院的港湾还是和以前没有什么两样,现在正是白天,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有要乘坐海兽出去的,也有从外面办事回来的,白鹿书院对弟子的管束极为严格,进出都要有详尽的记录,所以这些弟子都聚集于某个地方,在专门负责的弟子身边,将自己的行动做了记录。

查探了许久,谢玄终于定下了计划,悄悄从港湾的某个不起眼的地方浮了上来,而大多数的弟子都在忙着做进出的记录,所以并没有发现这边谢玄突兀地出现。

谢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微笑,目光瞬间顶上了附近的一名刚刚交接完毕,正将海兽放到指定的地点,然后朝岛屿里面走去的弟子。

这名弟子正好和负责记录的弟子交接完毕,正要朝白鹿书院里面走去,他并没有将交接海兽的凭证放起来,而是放在了手中,因为在港湾的里面,还有着一重岗哨,需要检查过弟子的进出文书,才会放行。

那里守卫的弟子修为倒是不怎么高明,谢玄随后就能打发了,不过他此次可不是来闹事的,总要先弄清楚薛颠的具体情况,然后在决定如何行动,所以他也不想硬闯进去,将事情闹大。

那名弟子正朝里面走去,忽然眼角余光一闪,一道影子快的不可思议,瞬间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朝他扑了过来,他刚要放声呼叫,忽然一只手掌就捂住了他的嘴巴,让他无法叫出声来,随即一道劲气从后心透入,这名弟子浑身一麻,顿时失去了意识。

这名袭击者,自然就是谢玄了,他飞速地搞定了这名普通弟子,然后迅速扒下了这名弟子的衣物,然后套到了自己的身上,谢玄的外衣早就用来给吞天包裹光鱼了,所以现在本身就只穿了一件内衣,套上白鹿书院的弟子服饰,倒是显得十分贴身。

将这名被扒光的弟子拖到了一个很难被人发现的角落里,谢玄就大摇大摆地朝着白鹿书院里面走去了。

那名弟子被谢玄劲气入侵,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不过估计昏迷上三两天是很正常的了,而两三天的时间,也足够谢玄探查清楚白鹿书院现在的情况了。

没走几步,前方就出现了一个关卡,正是专门负责检查出入港湾的弟子身份的,谢玄心理素质过硬,所以面上没有露出丝毫不自在的神情,而是神态自若地走了过去,对着其中一名弟子笑道:“嗨,今天又是你轮值啊。”

“恩,是啊,又轮到我了。”那名弟子居然对谢玄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接过了谢玄递过去的文书,检查了起来。

谢玄心中暗笑,他毕竟在白鹿书院中呆过,知道这个关卡一天进出的弟子极多,这些守卫弟子每天要检查许多人,哪里能全部都记得,所以谢玄朝他打招呼,他也就随口应了一句,还真以为谢玄经常出入港口,以前和他见过呢。

例行公事,检查了一下文书,并且做了记录之后,守卫弟子就放谢玄过去了。

谢玄哈哈一笑,继续朝白鹿书院里面走去按照他的经验,经过了这个关卡之后,后面的道路就是一帆风顺,再也没有阻拦了。

循着记忆中的道路,谢玄准备先到薛颠的住处去看看,不知道薛颠那日得罪了宋世雄之后,会受到什么样的报复,不过他毕竟是白鹿书院的长老,而且白鹿书院的老院长还在,应该轮不到宋世雄假公济私来报复,所以薛颠应该不会受到太重的惩罚吧。

这样想着,谢玄就朝着原先他在白鹿书院的住处行去,然而出乎谢玄意料之外的是,还没等他走出去几步,就发现前方忽然又多了一个岗哨。

什么时候,白鹿书院居然开始设立这么多岗哨了?不止是岗哨变多了,谢玄仔细观察,发现白鹿书院内部的气氛也越来越不对劲,似乎处处都充满了一种森严的味道,仿佛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众弟子均是面色凝重,而且路上认识的人相见的时候,也只是随意大了个招呼,连笑容都没有见过。

这种情况在白鹿书院是很罕见的,毕竟白鹿书院处于海外,一向的风格就是与世无争,对于弟子们的规矩也不多,谢玄当时在白鹿书院的时候,这里是一派安宁祥和,如同世外桃源。

和现在这种凝重的气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难道说白鹿书院有某个大人物死了,然后全体大丧?那也不对啊,白鹿书院结构松散,各位弟子只和自己的师傅相熟,其他的长老们和他妈们也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有人死了,大家估计也都是该笑笑,该闹闹,绝对不会是目前的这种状态。

脑海中充满疑惑,不停地转动着脑筋,同时身体也没有停止,朝着那个关卡走了过去,以免停在原地太久,自己被人怀疑了。

经过这道关卡的时候,谢玄明显感觉的检查的力度高了许多,那负责检查的弟子,拿着自己的文书翻来覆去看了好久,这才交换给了自己,还有意无意地问了几个有关于白鹿书院的问题,幸好谢玄曾经是白鹿书院的弟子,很快就回答出来了,就算有几个问题谢玄也不甚了解,不过凭借他的应变能力,还是回答的滴水不漏。

经过了这个关卡之后,谢玄发现,在通往白鹿书院各处的道路上面,居然分布着不少身着黑衣的守卫弟子,一双眼睛都是如同鹰隼一般注视着众人,经过的弟子也均是快步走过,一步都不想停留。

看来,真的出事了,如此戒备森严,而且看样子似乎并非是针对外来的敌人,而是针对这些本身的白鹿书院弟子们,这让谢玄心中浮现起了一种可能性:难道,白鹿书院闹政变了?

这些事情谢玄光靠空想当然不可能想出来,所以他只是沉吟了一会儿,就还是决定朝着薛颠的房舍所在走去。

谢玄神态似若,无视那些在路边监视众人的守卫弟子,由于谢玄看上去没有什么可疑,所以一路上也没有遭到什么询问,这就是谢玄多年的经验积累了,越是紧张的情况,越是不能有丝毫过激的反应,反而要神态从容,这样才能不引人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