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354 凤炎开锁

0354 凤炎开锁

眼中光芒一闪,在这漆黑的夜色中竟然也是如此闪亮!谢玄身子陡然化作一道轻烟,似乎没有痕迹地朝着那幢建筑的方向射了过去。

谢玄终于找到了最好的机会!

由于宋世雄的离开,并且带走了三名心腹,所以这些黑衣武修的巡逻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丝小小的空隙,不过这个空隙非常小,小到无法察觉,或者只有那么一秒钟的功夫,是三队武修都会同时出现死角,然后就能够迅速地弥补上。

或者,这个死角他们自己也发现了,只不过他们不相信有任何人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躲过他们的视线,并且还恰好从这个死角里通过。

可是谢玄偏偏就是这个不可能的人!

这个死角在建筑的有方偏后,每隔半柱香的功夫,才会短暂地出现一瞬间,而谢玄正是把握到了这一瞬间,身体化作了一道模糊的身影,在建筑的周围划出了一道弧线,然后当死角出现的一刹那,就从那里突入了进去。

三队巡逻的武修丝毫没有察觉,谢玄就已经投身到了建筑的某个阴影之中。

身子悄无声息地移动,附在建筑的墙壁上,一个翻身,就从另一侧的窗户中跳了进去。

如同狸猫一样落在地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是溅起了一小撮灰尘。

谢玄的双眸闪烁着光芒,在这漆黑一片的房间中,竟然如同白昼,将周围的所有一切都收入了眼底,这是因为他将精神力全开,笼罩了周围的整片地域。

在谢玄精神力的查找下,终于找到了最可疑的一个地方。

这个房间本身是一个书房,正中是一个华贵而宽大的书桌,上面摆放着几卷文案,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个太师椅,和一个大大的书架了,其他则是空无一物,看样子上代院长的生活倒也并非多么奢华,竟然连一点像样的享受都没有。

而谢玄只是一瞬间,就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那个书架之上。

在这个房间里能够拥有暗门,通往那个什么地牢的所在,就只有这个书架了,而且根据谢玄的经验,一般的暗门都是藏在书架之中,这几乎成了通用的规律了。

果然,这白鹿书院的建筑,也未能免俗,谢玄只是上前检查了一下书架,就发现了其中的奥秘。

书架里面摆放着上百本书,谢玄一一检查了过去,却发现其中某个格子里,居然只有孤单单的一本书,这本书十分厚重,谢玄试着伸手拿取,却发现书籍似乎是和书架长在了一起,连为一体的,谢玄心中一动,试着转动了一下这本书,然后书架之中就发出了一阵咯吱吱的机簧绞动之声。

整个巨大的书架,忽然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开始缓缓地移动起来,等到书架完全移开,在书架的本来位置,已经出现了一个暗门。

暗门并不大,不过却是通体用极为坚固的暗金制成,谢玄试着敲打了一下,连震动的回声都听不见,也不知道这暗门到底有多厚,总之用硬来的方法是不可能破坏这个暗门了,而且就算可以,发出的响动也足以将外面所有的人都吸引到这里来了。

让谢玄注意的是,在暗门之上,有着一把粗大的锁。

这个巨锁是用更加坚硬的海底寒铁制成的,当然更加难以破坏,而如果用蛮力来破坏,只怕同样会引来无数的武修。

至于钥匙,谢玄已经不去想了,这么重要的东西,那宋世雄当然是自己亲自带在身上,不然的话他也无法成为这样的枭雄了,类似于“将钥匙遗落在书桌上”,这种简单的错误他是不可能犯的。

硬来是不可取的,钥匙也绝对是无法得到的,要说起开锁技巧,谢玄也是一窍不通,况且这种重要的锁,工艺一定十分繁琐,普通的小偷伎俩是不可能打开的,然而,谢玄却并没有露出任何沮丧的神情。

嘴角悄然逸出一抹笑容,谢玄在腰间一阵摸索,终于拿出来了一颗小小的晶体。

窗外有一丝月光射了进来,凭借谢玄的敏锐目光,已经足以看清楚室内的一切,而静静地躺在他掌心的东西,是一枚火红色的,呈水滴状的晶体。

火凤血!

正是当初谢玄在白鹿书院后山禁地之中,取得火凤髓之时,顺手取得的火凤血,这火凤血是专门从火凤颈侧取出的,除了火凤髓之外,这几滴火凤血就是火凤体内最精华的部分了。其性炽烈,只要按照一定的程序引发,就能够让它化成火凤专有的涅槃之炎,无物不焚,化尽天地。

没错,谢玄正是想要用这火凤血,来融化眼前的大锁。

神念一动,谢玄体内就射出了十几道细小的真气,一股脑地都涌进了这个火凤血的晶体之中。

十几道真气,彼此缠绕,按照某种玄奥的估计,开始了运行,这些真气开始了两两对撞,彼此冲突,随即参与进来的真气越来越多,形成了一场大乱斗。

无数的真气互相碰撞、摩擦,很快就产生了一股热量,从火凤血的内部爆发了出来。

这股热量并不大,或者也就相当于普通火焰的温度,然而由于是从火凤血的内部产生的,立刻就让火凤血激发了自身的特性。

本来就是红色透明的晶体,此时忽然显得更加通红了起来,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一般,一股炙热的感觉从晶体内部散发了出来。

这个房间里,本来是一片黑暗,然而忽然就亮了起来,而且是亮起了一片红色的光芒,看上去柔和而内敛的赤芒,从火凤血的里面一丝丝地迸发了出来,然而谢玄清楚地知道,此时在火凤血的里面,其温度已经达到了恐怖的程度!

将这枚火凤血小心翼翼地放到了那个锁头上面,谢玄急忙躲远了一点。

谢玄还记得,当初在偷取火凤髓的时候,那火凤体内还存有一个火凤精魄,对自己使出了一门杀招,名叫百劫千重火狱,而接下来,从火凤血之中,就会迸发出一轮微型的,百劫千重火狱!

没有任何声息,但是一团炙热到无法形容的气息,忽然就从火凤血之中迸射而出,这股炙热的气息分化成几道,纵横激荡,形成了一片细密的火网,赤红的百劫凤炎,将这块大锁牢牢地包裹在内,火网交错,不停地用恐怖的热量炙烤着里面的含铁大锁。

即使是海底万里所采集出来的含铁,也终究不可能抵挡得住百劫凤炎,何况还是加强版的百劫千重火狱,瞬间就将里面的巨锁磨损掉了一层,而继续烧了下去,这个大锁终于抵挡不住这逆天级别的温度,开始肉眼可见地融化了起来。

十几秒之后,啪嗒一声,整个大锁已经被火凤炎给灼烧得断裂开了,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火凤血里面蕴含的力量还没有耗尽,谢玄也没有办法让这些凤炎熄灭,只好呆呆地注视着凤炎的燃烧,这些凤炎和大锁一起落了下去,继续在大锁上面燃烧着,不多时,这只寒铁所铸造的大锁,已经被彻底融化。

炙热的空气依然保持着高温,让谢玄难以接近,而那个大锁的位置,现在已经是深深凹陷了进去,掉落在地面上的寒铁锁,已经融化成了一团汁水,随着火凤血力量的耗尽,火凤炎终于开始熄灭,而附近的温度也开始直线下降了回来。

由于温度下降,化成汁水的寒铁,再次凝固了起来,形成了一层铁皮,样子十分滑稽。

温度渐渐已经能够容许人接近了,寒铁大锁也已经消失,谢玄的目光,再次落到了前方的暗门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