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356 再遇薛颠

0356 再遇薛颠

通道忽然到了尽头。

前方的路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石室,朝着谢玄的这面用几根粗大的铁条拦住,形成了一面铁栅栏,看样子好像是一种类似牢狱一样的存在。

在这个监狱之中,此刻正存在着几名老者,这几名老者均是身着华服,可是这些华贵的衣衫此刻已经破成了碎布,本人更是十分狼狈,一个个面目肮脏,头发纠结,身上散发着一股馊味。

而在这几名老者中间,其中一名老者似乎是受了重伤,正卧倒在铺着稻草的地面上,其他几名老者正轮流给他输送真气。

谢玄只看了一眼,他的目光就牢牢地定在了中间那名受伤的老者身上。

这名老者,正是薛颠!

“师傅,师傅!”谢玄紧走几步,贴在铁栅栏上面,双手痛惜地握住铁条,大声喝道:“师傅,你怎么样了,各位前辈,我师傅的身体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危险?”

“咦?”谢玄这一声大喊,让所有的老者都疑惑地看了过来,其中有人开口反问:“你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地牢之中,难道你是宋世雄派来的?哼,别白费心机了,我们是老院长一派的人,那宋世雄狼心狗肺,居然恩将仇报,杀掉了老院长,我们虽然无力为老院长报仇,但是也绝对不可能倒戈于宋世雄那个混账东西的!”

谢玄张了张嘴,只有苦笑了起来,原来这些人是上届院长的心腹,所以被宋世雄一同关押到了此处,只不过这些人却将谢玄误会成宋世雄的人了。

谢玄急急地辩解道:“各位前辈,请听我一言,我不是那混账宋世雄的人,我名叫谢玄,你们应该还记得,半年之前,杀掉了宋世雄的那个同样混账的儿子的人,就是我谢玄啊,你们身旁的薛颠是我的师傅,我是来救他的!”

“谢玄?”这些老者顿时皱起了眉头,有些记忆力好一些的,已经在点头道:“不错,当初那个杀掉宋世明,并且逃亡出白鹿书院的人,正是叫谢玄,恩,仔细看看,这个年轻人倒是和当日广场上的那个人挺像的。”

“难道你真的是薛颠的徒弟?”

“不可能,这里守卫森严,外面更有着五行大阵的保护,你一个后辈,怎么可能进的来,哼,说不定是宋世雄派人冒充的!”

“停!”这些人七嘴八舌,说得谢玄一阵心烦意乱,不由得大吼了一声,这一声带上了谢玄的深厚真气,声振寰宇,震得整个地牢好像都震动了一下。

谢玄脸上肌肉抽紧,双手蓦地用地,真气一道道地纠缠到这些铁条之上,在谢玄的意念引动下,猛地一震,这些封锁牢狱的铁条,本身牢固无比,可是此时却齐齐颤动了一下,随即谢玄一声低喝,双手猛然一分,真气随之剧烈舞动,这些铁条就哗啦啦一阵响动,居然全都被谢玄拔了出来!

“你们都给我住嘴,我不管你们相信我,还是怀疑我是宋世雄派来的,这些跟我都没有什么关系,我也不在乎,我只想知道,我师傅薛颠,他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谢玄大喝一声,将手中的铁条扔了出去,然后朝着地牢里面走去。

这些老者似乎被谢玄顷刻间摧毁地牢的手段给震住了,竟然没有人阻拦,就让谢玄蹲在了薛颠的边上,伸手一把按住了薛颠的脉搏,一丝真气瞬间进入了薛颠的体内。

一边用真气探查着薛颠的身体,谢玄一边看着薛颠的面容,这个脾气古怪的老者,现在面容憔悴,头发纷乱,两只眼睛深深地凹陷了进去,皮肤也显示出不正常的颜色,看上去就是精力虚耗,被伤势折磨了太久的样子。

谢玄一阵心痛,而同时,他探入薛颠体内的真气,也清楚地将薛颠的伤势反馈了回来。

谢玄双眉蓦地挤在了一起,他完全没想到,薛颠居然伤成了这个样子,体内的经脉乱得七七八八,到处都是破碎的内脏、断裂的骨骼,肌肉的纤维也出现了不少断裂,不过最为严重的是,薛颠的气海!

武修的丹田气海,是一个武修的生命之根本,在踏上武道之途的同时,全身的精气神就全都聚集到了丹田气海之中,形成了真气漩涡,可是此刻,薛颠的丹田之内,竟然空空荡荡,哪有什么真气漩涡,只有几道狂乱的真气,在四处冲撞。

薛颠的丹田气旋,竟然被毁了!

谢玄猛地站了起来,双拳紧握,发出咯咯的响声,双目赤红,低喝道:“是谁,是谁将我的师傅伤成这个样子!”

谢玄的怒气,有如实质,混合着他的真气,无意识地散发到了身体周围,竟然让附近的空气都开始扭曲了起来!

或许是谢玄的气势太过威猛,又或许是看出来的谢玄对于薛颠的那种发自肺腑的关心,这些老者异口同声地说道:“是宋世雄那个王八蛋,就是他,将老薛打成这个样子,要不是我们轮流给老薛输入真气,说不定他早就和老院长一起去了……”

他们话未说完,就听到谢玄猛地仰起头,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谢玄清楚地知道,武修如果伤到了气海,气旋被打破,那么整个生命气息都会散乱,身体的状态将降到极点,很容易就有生命危险;而薛颠体内的伤势又如此严重,体内生机已经彻底断绝,全靠这些老者的真气维持,只要真气一断,就将会彻底死去!

“宋!世!雄!”谢玄牙齿咬得咯咯直响,甚至有一丝鲜血从谢玄的牙缝中流淌而出,他恍若不觉,心中所有的思想都已经消失,只剩下了对于宋世雄的滔天恨意。

还有一滴泪水,从谢玄的眼角悄然落下。

薛颠对于谢玄来说,是他前世今生,唯一心甘情愿叫过一声师傅的人,虽然薛颠并没有真正教过谢玄什么有用的东西,但是当时谢玄经脉尽断的时候,和薛颠在一起相处的日子,两人之间的温馨和欢乐,还有薛颠明面上对他严厉,暗地里却对于他的多方维护,那些点点滴滴,都让谢玄对薛颠产生了敬意,不过单凭这些,或许只是让谢玄将薛颠当成一个可敬的前辈。

真正让谢玄将薛颠当成自己的师傅,是当日谢玄杀掉宋世明的时候,宋世雄暴怒而出,满场的武修尽皆退避,可是自己这个便宜师傅,竟然挺身而出,不顾性命地拦在了宋世雄面前,给谢玄创造了逃走的机会,从那个时候起,谢玄的心里,薛颠就已经成为了他真正承认的师傅!

成为了……谢玄的亲人!

而现在,自己连回报这个师傅的机会都没有,薛颠就要离世而去了,这怎么能让谢玄不伤心,又怎么能让谢玄不恨!

恨!

杀!

“宋世雄,我谢玄不杀了你,誓不为人!”

谢玄疯狂的脸色逐渐冷静了下来,不过在他的双眸中,却涌动着更加狂暴的情绪,他缓缓转过头来,对身边的几位老人深深地鞠了一躬,声音平淡:“几位前辈,劳烦你们继续为我师傅输入真气,我谢玄去去就回,待我回来的时候,定然将那宋世雄的头颅带回来,让我师傅能够活着看到那恶贼的下场!”

说完,谢玄再也不停留,转头就走,留下的背影,在几位老者看来,充满了难以言述的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