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370 强势降临

0370 强势降临

决定了要慷慨赴死,并肩作战之后,这十几名武修立刻站住,转过身来,结成了一个阵势,丝毫不惧地迎上了身后的上百名武修。

这十几人体力衰弱,真气告罄,和身后的这些武修比起来如此的渺小,可是此刻这些人并肩而战,神色慨然,一股惨烈的气势透体而出,一瞬间竟然将身后的上百人都震慑住了。

“一帮废物,不过是十几人罢了,还我给我上!曾前辈马上就要来了,难道要让他看笑话?放心,那个小妞自然有曾前辈来收拾。”韩枫对手下的这帮武修大骂道。

这些武修醒悟了过来,纷纷朝着这十几人包围了过去,然而从这包围圈里面立刻迸发出一声娇叱:“想要我萧情的命,没有那么容易!”

随着这声凛然的话语,一道锐利无匹的剑气迸射而出,高亢的剑吟嗡嗡直响,耀目的剑光几乎晃瞎了这些武修的眼睛。

一时之间,萧情手持长剑,纵横披靡,几乎无一合之敌手!

美人如玉剑如虹,这幅壮观的画卷,实在是动人心魄。

受到萧情感染,这十几条汉子同时大声爆喝,沙场惨烈的气势迸发出来,十几人配合默契,共同进退,居然短时间内将这数百人的攻势都给遏制住了!

“桀桀,女娃儿,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人长得美,这剑法也十分俊俏,恩,老夫一下子就喜欢上你了。”一阵桀桀怪笑顺着一道微风传了过来。

随即,一道劲气从天边破空而至,准确地击打到了萧情的长剑之上,叮地一声悠长的颤音,萧情手中的长剑剧烈地颤抖,竟然拿捏不住,瞬间脱手而出!

“那老怪物来了!”萧情苦笑一声,心中绝望,纤细的玉掌中蓄满劲道,只待那老怪物朝她接近,就一掌击打到自己的额头,自己了结性命,以免多受折辱。

“嘿嘿,离近了看,还真是一个少见的小美人啊,尤其这超凡脱俗的气质,啧啧,老夫真是心痒痒的很啊,韩枫小子,这女子擒下之后,我要先尝尝鲜!”

一道灰色的影子射了过来,站到了韩枫的身边,随即一名身着灰袍,面目都笼罩在头罩里面的老者现出了身影。

“这个,曾前辈既然开口,那么这女子自然就是前辈的禁脔了,哈哈,晚辈等人怎么敢和前辈相争呢,定然将这小妞的第一次留给前辈尝鲜!”韩枫看到这名灰袍老者,顿时满脸堆笑,虽然心中对这老者将萧情视为禁脔的态度十分不爽,不过可不敢有丝毫违背这名老者的意愿。

也罢,不就是第一次嘛,等老者玩腻了,第二次第三次还不是自己的,韩枫暗中安慰着自己。

“好,既然如此,小美人儿,你就是我的了!”这名姓曾的老者一阵怪笑,也没见他身体有丝毫动作,忽然就在原地消失,然后化作了一道黑色的流光,朝着星瑶的方向射去。

“表哥,萧情这辈子没有福气做你的妻子了,待来世有缘再相见吧!”萧情缓缓闭上双眸,蓄满劲气的玉掌直接朝着面门击去。

就在此时,忽然一道黑色的影子从天边飞速射了过来,其速度比之前的曾姓老者还要快上了好几分,只见这道黑影破空而至,和空气互相摩擦,居然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尖啸声,射到一般,这影子忽然消失,然后毫无预兆地在萧情的身前不远处出现。

“萧情,给我住手!”一声大喝带着无尽的焦急,在萧情的耳边炸响。

这声大喊,声音竟然如此熟悉!萧情心中一阵,星眸不可置信地睁开,已经蓄满了劲道的玉掌,在最后一刻终于停住,她朝着身前望去,只见一道黑色的身影,正站在她的身前,而映入眼帘的那张脸庞,是如此的熟悉……

“表哥,谢玄表哥——”萧情死死地咬住下唇,可是泪水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她终于是无法忍住自己汹涌的情绪,猛地扑进了眼前那温暖的怀抱。

“没事的,有我在,我告诉你,你若是再敢有丝毫轻生的念头,我绝对饶不了你。”谢玄轻柔地抚摸着萧情如瀑的青丝,在她耳边坚定地说道。

“恩,萧情什么都听你的。”扑在谢玄宽阔的胸膛上,萧情一时间什么都不去想了,呼吸着谢玄那令人心安的气息,萧情似乎根本就忘记了身旁还有一个恐怖的存在朝她扑了过来。

“可恶,你们眼中难道没有我的存在他,竟然敢在我的眼前卿卿我我,还有你,竟敢碰我的美人,我杀了你!”

那灰袍人看到谢玄将萧情揽在怀中,低声细语,旁若无人的样子,似乎完全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顿时勃然大怒,狂吼了一声,双掌朝前一推,一道粗大的灰色光芒就朝着谢玄轰击了过去。

这道光芒威势极大,带起一阵狂风,将附近正交战的武修不分敌我地全都吹倒在地,然后猛然落在了谢玄的背心。

“表哥,小心!”萧情俏脸放在谢玄的肩膀上,正好看到了这道灰色光柱袭来,她刚刚发现的时候就开始出声提醒,可是等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光柱已经来到了谢玄的身后,完全没有机会躲避了。

“表哥!”萧情紧张地抓住谢玄的手臂,想要扑到谢玄的身后,替他挡住这恐怖的一击,然而却见谢玄轻轻地伸出双臂,按在了她的肩膀上,再次将她搂进了怀中,同时嘴角带着一丝从容的微㊣(5)笑,让萧情没来由地放松了下来。

似乎,只要有谢玄在,就算这样的攻势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嘭!”

灰色光柱结结实实地撞击在了谢玄的背心,发出一声恐怖的闷响,然而在萧情那惊讶的目光之中,谢玄的背后鬼魅般浮现出了一层血红色的盾牌,而那道灰色光柱在触及到血色盾牌的同时,便是一阵扭曲,随后自发地烟消云散了……

全场皆惊!

“我和我表妹许久未见,好不容易想要诉一下离别之苦,一吐心中相思,你这人却不识时务,赶来捣乱,当真该死!”

谢玄冷厉的声音,陡然在场中响起,随即谢玄脸上现出一抹冷笑,伸出一根手指,朝身后一点,立刻就有一道锐利的血色真气透体而出,朝那个灰袍人射去。

“米粒之珠,也敢放光华!”那灰袍人怒喝一声,长袖在身前一拂,立刻就有一道如同海潮的灰色的劲气扑击而出,将谢玄的血色真气掩盖在了其中,正当这名灰袍人得意地一笑,正要出言讥讽的时候,从他那道灰色的真气之中,忽然就有血红的颜色一闪,随即那道血色真气忽然就破开了阻碍,飞射而出,在空中一震,分散成了四道,从四个不同的方向朝灰袍人射去。

“什么!”从那灰色的长袍之中,透出了那名老者惊骇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