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386 死而复生

0386 死而复生.

曾书成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他完全想不通,谢玄身上气息衰弱,是不可能使出这么犀利的招式的,并且这招式发动没有任何预兆,难道是有人故意藏在地底,偷袭自己吗?

“不用那一副讨厌的表情了,有什么可惊讶的,不过是一个攻击型禁制而以,只不过,我在里面加入了一些宝贵的材料,让这个禁制的攻击力增卝加了几倍而已。 ”谢玄淡淡的声音在身前响起,曾书成费力地抬起头来,只见谢玄也正用长剑当做拐杖,慢悠悠地站了起来,眼眸中闪烁着晶亮的光芒。

谢玄看着曾书成‘胸’前的大‘洞’,回想起方才直‘射’天边的那道火红的光芒,啧啧地低声自语道:“没想到我灵机一动,所创出的血羽箭,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威力,不仅仅达到了我预期中九品武宗巅峰的威力,甚至还犹有过之。”

谢玄口卝中的血羽箭,正是他给这个攻击型禁制起的名字,禁制本身并没有什么稀奇,只是谢玄‘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在草木石头上面用神念刻画出了无数的细小禁纹,可以让谢玄用神念隔空发动,只不过谢玄布置禁制的时候,灵机一动,在禁制里面添加了一样宝贵的东西,就是谢玄曾经在白鹿书院得到的火凤翎羽。

当日为了保密的原因,所以谢玄只拿走了三根火凤翎羽,都是从火凤脖颈后面取得的,也正是整个火凤遗体上面品质最好的几根翎羽。谢玄将火凤翎羽深埋到了地底,并且将禁制改动了一番,让禁制的威力并不直接发动,而是按照一条条玄奥的轨迹汇集到火凤翎羽之中,‘激’发了其中火凤留下来的炽烈的火属‘性’能量,从而形成了方才的那招血羽箭,一招就‘洞’穿了曾书成的身卝体。

想到布置这样一个禁制,就要消耗掉一根宝贵的火凤翎羽,谢玄摇了摇头,脸上现出了可惜的神‘色’,不过依靠着这个早已布置好的禁制,引曾书成入瓮,最终反戈一击,倒是救了自己一条‘性’命,从这个角度来说倒也值了。

火凤翎羽上面残留着独属于火凤的百劫凤炎的力量,虽然只是一掠而过,但是其蕴含的能量何等炙热,此时才渐渐发挥了出来,曾书成只觉得自己的体卝内仿佛被塞卝进了一团烈火,剧烈地灼烧着,将自己的五卝脏卝六卝腑都要烧成了灰烬。

“我不可以死,我不可以死!”曾书成强忍着体卝内灼烧的剧痛,跪倒在地,双拳紧卝握,剧痛让他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忽然,曾书成猛地抬起头来,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力量,猛然伸手入怀,从怀中逃出了一个小巧的青‘色’‘玉’瓶,然后从瓶中倒出了一粒圆卝滚滚的丹‘药’来。

“不好!”谢玄本来是好整以暇地看着曾书成的挣扎,此时他的全身内脏都已经被烧成了灰烬,明明是生机耗尽,应该是马上就要死亡了,谁料曾书成忽然拿出了一粒丹‘药’来,虽然不知道这丹‘药’的具体功效,不过谢玄还是立刻浮现出糟糕的感觉——万一这颗丹‘药’真的可以挽回曾书成的生机,修复他的内脏呢,到时候该怎么办?

谢玄心中大急,挣扎着要朝曾书成的方向扑去,不过此时谢玄的身卝体也实在是虚弱到了极点,只能依靠长剑的支撑才勉强站直了身卝体,此时朝前方扑去,立刻就失去了平衡,一头栽倒在地。

那边曾书成也好不到哪里去,五卝脏卝六卝腑都烧成了灰,全靠一口真气吊着命,那颗丹‘药’倒出来了之后,居然拿捏不稳,一不小心就掉到了地上,滚出了好远的距离。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曾书成神卝智已经彻底‘迷’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拿到那粒丹‘药’,然后吞进口卝中,他四肢并用,完全不顾什么尊严,一点一点地朝着丹‘药’的方向爬去。

而另外一边,谢玄也竭尽全力,朝着丹‘药’的方向爬了过去,想要阻止曾书成服用丹‘药’。

如果有其他的武修在场的话,那么恐怕会笑出来,这两名几乎都已经达到了后天巅峰实力的武修,竟然要沦落到在地面上爬行,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

事实上,这一幕并不可笑,甚至还很可悲,为了自己的命运,两人全都抛却了尊严,用爬行来争夺一颗小小的丹‘药’,这一切,都源自于人类对于求生的最本能追求。

两人的战斗铺天盖地,威势几乎席卷了整个洛城,在他们‘激’烈对拼的时候,所有的武修几乎都已经被他们战斗的余‘波’震成了重伤,即使有几个能够行动的武修,也丝毫不敢朝着这个地方走过来。

一点一点,两名实力恐怖的武修,朝着一颗小小的丹‘药’爬了过去。

终于,一只苍老的手掌,拿到了那颗丹‘药’,而另外一只年轻的手掌,却扑了个空。

谢玄绝望地看到,曾书成一把率先抢过了颗丹‘药’,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塞卝进了自己的口卝中。

丹‘药’入体,一瞬间,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曾书成的身卝体也没有任何改变,甚至他的生机还在飞速流逝,失去了最后的力量支撑,曾书成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就这么死了么?”谢玄心中庆幸地想着,不过想起曾书成方才服用的那颗丹‘药’,却又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忽然,曾书成的尸体上,又开始发生了难以想象的变化,只见天地灵气从遥远的地方涌了过来,纷纷涌卝入了曾书成的体卝内,明明已经被火凤炎的炙热力量将内脏都烧成了灰烬,但是从曾书成的身卝体之上,一股明显的勃勃生机喷卝涌了出来。

接下里,更加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曾书成的身卝体开始以‘肉’卝眼可见的速度修复了起来,‘胸’口的大‘洞’之中,五卝脏卝六卝腑都在迅速地重生,一个个小‘肉’卝芽在蠕卝动着,然后很快就长成了人卝体的器官、血管、皮肤,将他‘胸’口的大‘洞’也弥补了起来。

一个已经差不多死去的人,居然很快就复生了,并且居然连身上的‘肉’卝体损伤,也全部修补完毕了!

还没完,更加让人惊讶的还在后头,曾书成本事是一名面目苍老,皮肤褶皱的老者,然而当他‘胸’口的大‘洞’修补完毕之后,他身上忽然就再次闪过一层碧绿‘色’的光芒,然后身上的皮肤以‘肉’卝眼可见的速度变化了起来,褶皱飞速消失,松卝弛的皮肤变得光滑而富有弹卝‘性’,‘花’白的头发全部脱落,然后被新生的乌黑长发所替代。

转眼间,曾书成就已经从一名相貌丑恶的七旬老者,变成了一个英俊的青年男子。

这幅景象实在是令人惊讶不已,不过谢玄当然没有被这种变化惊呆,而是抓紧时间恢复体力,当自己能够拿得动长剑的时候,就立刻一剑朝曾书成刺了过去。

叮地一声,就像是刺到了铁板上,曾书成的身卝体外表似乎㊣(6)是浮现出了一层碧绿的光芒,将谢玄的剑锋弹了起来。

谢玄手臂酸卝软无力,长剑瞬间就脱手而出,一屁卝股坐在了地上。

而曾书成,在身卝体彻底恢复完全,并且变成了年轻健壮的样子之后,忽然就睁开了双眼,然后从地上坐了起来。

茫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好半晌,曾书成的眼眸中陡然闪过一丝‘精’芒,一跃而起,狂喜地手舞足蹈,并且放声长啸:“回来了,终于变回我原来的样子了上清宗的生生造化丹果然非同寻常,哈哈哈,老卝子命不该绝,如今修为尽复,先天秘境也触手可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