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389 屈辱

0389 屈辱

“喂,躺在地上装死的小子,赶快起来回话?”那名青年男子终于将注意力转到了谢玄身上,对谢玄冷喝了一声。

谢玄这个时候,才终于看清楚了两人的模样。

眼前的这名青年,相貌堂堂,两道剑眉如飞,身上毫不掩饰地散发出独属于先天强者的恐怖威势,而他的脸上,满是高傲的神‘色’,就算看着谢玄的时候,也只是从他的眼角瞥过来一道余光,那种目光,让谢玄感到十分不舒服。

怎么说呢,那种居高临下的目光,就好像根本没有把谢玄当做一个平等的生物来看待,而是……一只蝼蚁!

不错,就是蝼蚁!

谢玄极为熟悉这种目光,前世的时候,他所遇到的那些名‘门’大派的弟子们,全都习惯于用这种充满优越感的目光去看待没有任何背景的武修,尤其是像眼前这名青年这般,年纪轻轻就有了足以自傲的修为,心中自然而然地就产生了无比的高傲,对于谢玄这种草根出身的武修,完全不会用正眼来看待。

事实上,这种心态也很正常,他们这种出身于超级宗‘门’的优秀弟子,到哪里都是受无数人尊崇的人物,一生都在赞扬和顺利中成长,就连挫折都从来没有遇到过,自然看不起谢玄这种普通的武修。

然而,这一刻,谢玄却忽然有些恼怒。

凭什么!凭什么你就将我看成一只蝼蚁!你又能比我强多少?

重生一世,谢玄已经不是前世的普通少年,携带着一世经验,谢玄以极快的速度,已经突破到了九品武宗的层次,只要再给他两年的时间,他就有信心突破先天秘境,成为一名真正的强者!

所以,谢玄在面对这名青年男子的目光之时,心中顿时感到了一种难言的屈辱,一种身为强者,却被人轻视和嘲笑的屈辱!

谢玄深深地埋下了头,用长发遮住了自己的眼眸,生怕被对方看出自己的情绪,毕竟对方可是两名先天强者啊,现在的自己,也只能卑躬屈膝,没有任何高傲的权利。

“喂,哥哥身体不好,需要休息,你们干嘛吼他,难道你们也是大坏蛋?”小吞天可看不出来对方是先天强者,她心里面只有谢玄一个人,看到有人朝谢玄无礼地大吼,立刻站了出来。

“哪儿来的小娃娃,也轮到你来多嘴,惹恼了我,把你们全家都杀了!”青年男子冷笑了一声。

上清宗,虽然是正道五大仙‘门’之一,但是并不代表‘门’中的弟子就行的是侠义之事,事实上,所谓正道魔道,都不过是一个称谓,正道五大仙‘门’,除了九离仙‘门’之外,其他的几个都是打着正道的旗号,背地里却是卑鄙无耻,强取豪夺,做出的恶行,也未必就比魔道少了。

从这些超级‘门’派中出来的弟子,个个都是高傲之极,受不得半点顶撞,那怕对方只是一个小‘女’孩,他若是心中不爽,一念之间灭掉了一整个家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形势比人强,谢玄生怕小吞天做出什么惹恼了对方的事情来,急忙拉住她,压低声音道:“你要是听哥哥的话,就什么都不用做,乖乖地呆在哥哥身后,知道么?”

小吞天柳眉竖起,倒是有两分小美人的样子,她气鼓鼓地瞪了那青年一眼,随后终于是听谢玄的话,乖乖地呆在了他的身后,一句话都不说了。

此时,谢玄也终于调整好了心态,勉强站了起来,对面前的两人放低姿态地笑道:“两位,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想要询问小人。”

“方才,你可见到过一名鹰钩鼻子,面目‘阴’鸷的老者,从这里经过?”青年男子毫不客气地问道。

“小人确实是见过,那名老者似乎名叫曾书成,受了黄枫谷的委托,来攻打我们玄盟,他实力强的恐怖,差点就将我们玄盟彻底灭掉了,幸好二位及时赶到,那曾书成听到二位的声音,顿时就吓得屁滚‘尿’流。”

“那么,他又是朝哪个方向跑了?”青年男子厉声喝道。

“那,那个方向……”谢玄做出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随手往天边一指,不过那个方向并非是曾书成逃走的方向,只不过面前的这人态度令谢玄十分恼怒,所以故意想要让他们多绕几个圈子。

“恩,既然如此,辰南师侄,我们这就追上去吧,以免那叛徒跑远了。”那名身穿道袍的老者说道。

“是,师叔。”那名叫辰南的青年男子,点了点头,然后就要飞空离去。

然而在飞空之前,辰南忽然皱了皱眉,飞快地转过头来,对谢玄冷喝道:“说,刚才曾书成到底是和谁在对战?”

谢玄心中一跳,急忙说道:“没有啊,那人极为厉害,我们这里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挡得住,很快就被他打得落‘花’流水,然后两位就来了……”

“竟敢骗我!”辰南猛然踏前一步,伸手朝谢玄虚抓,立刻就有一道无形的劲气扼住了谢玄的脖颈,将谢玄提了起来,“我再问一遍,到底是谁在和那叛徒战斗,这里的战斗气息如此浓烈,绝对不可能是凭空生出来的,定然是那叛徒和某人大战了一场,说,你为何要骗我!”

谢玄心中一跳,他之所以装出一副胆小怕事,实力弱小的样子,就是怕辰南和他的师叔看出来自己的真正修为,如果得知了自己变态的修炼速度,那么谢玄敢断定,这辰南绝对会㊣(5)毫不犹豫地杀掉自己!

那些超级势力均是如此,遇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会抢过去,而遇到任何能够对他们产生威胁的存在,也绝对会毫不犹豫地灭杀,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他们的地位稳固。

“小人……小人真的没有骗您,您看我们这里,哪里有能够抗衡那等高手的人啊,至于什么‘激’战的气息,估计是刚才那名高手为了用实力震慑我们,所‘弄’出来的吧,您看,这周围都是被他一个人摧毁的。”谢玄咬死了不承认这里发生过‘激’战,不过心中却砰砰直跳,万一这辰南就是不信,随手将自己杀了,那自己就悲剧了。

那辰南的神‘色’一下子沉‘吟’了起来。

“好了,辰南,就这样吧,这些事情无关紧要,况且我已经用神念扫视过了,这里没有一名入流的武修,全都是一些蝼蚁般的存在罢了,应该确实没有人能够和曾书成那个叛徒进行‘激’战。”

“好吧,那就暂时放过你,记住,如果今后我发现你骗我,定然回来灭了你们整个势力!”辰南高傲地冷笑一声,随即转过头去,轻轻一踏,身形就直‘射’向天空,很快就消失在了天边。

“呼——”谢玄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再次倒在了地上。

“哼,他们竟敢对哥哥无力,吞天真想吃了他们!”小吞天从谢玄的身后跳了出来,张牙舞爪地对谢玄说道。

“好啦,现在的你,还消化不了那么硬的东西。”谢玄笑了笑,随即目光蓦地锐利了起来,他躺在地上,目光却似乎是延伸到了远远的天际,口中轻轻呢喃:“上清宗的辰南么?好,这个名字我记下了,还有今日这份屈辱,待我谢玄突破先天秘境,定然将这份屈辱十倍地返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