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395 诡异的岛屿

0395 诡异的岛屿

“你叫什么名字?”谢玄忽然皱了皱眉,问向那名被他伤了手掌,姓祝的男子。

“小人,小人名叫祝朱。”谢玄释放出来了如此恐怖的威势,令这名男子心胆俱碎,想到自己居然胆大包天到去偷袭这样一名高手,他悔得肠子都青了。

“祝朱?‘奶’‘奶’滴,真难念,那就叫你猪猪好了。”谢玄撇了撇嘴,冷笑道:“说吧,你既骗了我,又带人再次偷袭我,我应该如何处理你?”

那“猪猪”听到谢玄的冷笑,顿时面如死灰,好半晌,他才咬牙道:“罢了,一切都是我的主意,你就杀了我吧,我只求你一件事情,放了他们,只杀我一个就好了,求你了。”

说着,祝朱连续对谢玄磕了七八个响头。

“咦,你这人倒是够义气。”谢玄本来倒是真想随手结果了他的‘性’命的,可是见到他这番作为,倒是不想杀他了,在他肩膀上用力一拍:“好了,男儿膝下有黄金,别动不动就磕头,你们这些乌合之众,还不值得我来杀。”

“你,你是说答应我了?”祝朱惊喜地跳了起来,不过马上又跪倒在地,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大声道:“多谢前辈,多谢前辈。”

谢玄立刻瞪大了眼睛:“什么!你为什么叫我前辈,我哪里有那么老?”

祝朱抬起头来,一脸认真地说道:“您这么强悍的修为,当然不可能是像外表这么年轻了,肯定是修炼了返老还童秘术,才保持了这么年轻的外表。”

谢玄:“我艹……”

就算以谢玄这么强悍的修为,也差点被他一句话噎得半天喘不过气来,差点窒息而死,好半天谢玄才回过气来,一脚踹了过去,骂道:“别说废话,那个什么猪猪,赶快叫你们这些人准备船只,带我去幽离岛,不然的话我可就要反悔了,杀掉你们这帮乌合之众,也废不了什么功夫。”

听到幽离岛三个字,这些武修一下子就又静了下来。

祝朱为难地说道:“前辈,您的要求,我们自当照办,不过那幽离岛,我们也不知道具体的位置啊。”

谢玄缓缓地提起手掌,声音森冷:“既然你们不能带我去幽离岛,那么留着你们,也就没有什么用处了。”

祝朱急忙大叫:“前辈饶命啊,不光是我们,就算你找遍整个北海附近,也不可能有人知道幽离岛的具体位置!”

“什么?”谢玄蹙眉道:“怎么可能,这北海被人探索了上百年,怎么会连一座岛屿都找不到?”

祝朱解释道:“不是找不到,而是那幽离岛十分诡异,似乎位置并不固定,每次出现的位置都不同,而且只是出现了一小会儿,然后就会再次消失,实在是诡异得很呐,有不少武修想要去幽离岛上面探索一番,其中甚至有九品武宗后期的强者存在,不过自从上了幽离岛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所以说,没有人知道幽离岛的秘密,就算知道的,也应该已经死在岛上了。”

“怎么会这样?”谢玄的眉头一下子皱紧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又上哪儿去找幽离岛,难道要凭运气到海上去等它自己出现吗?

看到谢玄沉‘吟’的表情,祝朱犹豫地说道:“其实,如果前辈真的一定要去往幽离岛的话,那么我或许能够帮上一点忙。”

“什么,小猪,你知道幽离岛的奥秘和具体位置?”谢玄眼眸一亮。

“那倒不是。”祝朱挠了挠脑袋,倒是没有介意谢玄叫他小猪,而是沉‘吟’着说道:“我自从拥有了八品武御的修为之后,就进入了这北海附近,整日里除了和这些兄弟们一起做一些无本买卖之外,还喜欢出海去探宝,虽然一直没有找到什么真正的天材地宝,不过倒也见过几次幽离岛的出现和消失,从中我倒是能分析出来一些规律。”

“什么无本买卖,还不就是杀人夺宝。”谢玄摇头笑道,随即正‘色’问道:“你是说,你掌握了幽离岛出现的规律?”

“我也不敢肯定,大概有两三分把握吧,前辈如果信得过我,不妨和我一起出一趟海,说不定就能够赶上那幽离岛今天的出现了,当然如果运气不好,说不定要多试几次。”祝朱说道。

“也好,那么你们就去准备船只吧,你挑几个机灵点的武修,和我们一同出海。”谢玄稍稍沉‘吟’了一下,随即吩咐道。

“是,前辈!”

“恩,这个,能不能不要叫我前辈,我听着很不舒服,我的名字叫做谢玄,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了,我也不介意。”谢玄忽然说道,整天被人叫什么前辈,谢玄实在是不习惯。

“啊,这样啊?不过直接叫前辈的名字,也太失礼了,不如……不如我们就叫你老大吧!”祝朱忽然灵机一动,说道。

“老大放心,船只一会儿就准备好。”

谢玄张了张嘴,最终也并没有反对,默认了“老大”这个称呼,毕竟比起什么前辈之类的,老大这个称呼倒也还算凑合。

“老大,船只准备妥当了!”大概小半个时辰之后,祝朱就回来禀告。

然后他就带着谢玄,一路朝着海边走去,到了海边的时候,一艘中型的海船就已经准备好了,看样子似乎能容纳得下好几十人,绝对是一艘不错的海船。

“这海船是从哪里‘弄’来的?”谢玄随口问㊣(5)道。

“这个……”祝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这海船本身是其他武修的,不过有一次那些武修出海回来,或许是遇到了什么恐怖的妖兽,所以人员伤亡惨重,正好被我们遇到了,我们就落井下石了一次,于是他们的所有收获就都归我们了,这艘海船当然也是,只不过平时我们用不上,都是藏在陆地上的一个山‘洞’中的。”

谢玄哑然失笑,想不到这船也是他们杀人夺宝的战利品。

不过这也说明了北海这片地域的残酷‘性’,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像祝朱他们这种专‘门’杀人夺宝的武修,在这里多得是,随时都有可能从暗处窜出来偷袭,杀掉你并且搜光你身上的物品。

毕竟,自己去搜寻天材地宝,总是没有直接从别人那里抢夺来得容易。

十几名武修全都上了海船,然后朝着大海深处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