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397 残酷的魔道

0397 残酷的魔道

谢玄的冷然话语,就好像一道炸雷,在场中炸响!

就连对面那名黑甲武修,也是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可置信,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敢正面顶撞幽冥魔道的武修!

他不要命了吗?

幽冥魔道,身为魔道五大宗门之一,纵横整个中土世界,哪有人不晓得这个名头,任何人谈起幽冥魔道的时候,有要先放低姿态,战战兢兢,别说顶撞了,就算心底都不敢有一丝不满的情绪。

黑甲武修身为幽冥魔道的弟子,虽然在门内地位一般,但是在普通的武修面前,他自然而然地就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傲气,就算修为比他高的武修,恐怕也得放低姿态,对他恭恭敬敬,哪里被人如此轻蔑地顶撞过?

偏偏面前这名二十出头,看上去身上一丝气息都没有的青年,居然敢说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这还了得?!

黑甲武修顿时勃然大怒,脸色涨得通红,手中一杆长枪对着谢玄一指,暴喝道:“小子,你居然敢小看我们幽冥魔道,我定然要让你后悔生在这个世上!”

一道鬼气森森的黑色真气,陡然从他的长枪中激射而出,直奔谢玄的面门而来。

谢玄面色如常,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随手一挥衣袖,似乎一道血色光芒闪过,面前的那道黑色真气就消散在了空中,随即,谢玄的声音冷冷地降临:“别动不动就扯上幽冥魔道,就凭你,还不配代表幽冥魔道!”

一瞬间,谢玄身上的庞大气势冲天而起,空气中激起了一圈圈肉眼可见的能量涟漪,谢玄踏前一步,眼眸中煞气涌动,无形的威严令那名黑甲武修情不自禁地退后了好几步。

“你,你的实力……”谢玄堪比九品武宗巅峰的强大气息散发出来,令那名黑甲武修惊骇莫名,他刚刚突破到九品武宗,本来以为自己的修炼速度足以自傲了,可是面前这名青年,却将他的所有傲气和尊严,全部摧毁!

“今日,我就给你一个让你铭记的教训!”

一道寒芒自谢玄的眼中划过,谢玄伸手一指,顿时身前血色的真气如潮,汹涌地朝那黑甲武修扑了过去。

面对谢玄的恐怖攻击,那名黑甲武修根本就没有抵抗的能力,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剧烈的惨叫,就被谢玄的真气潮水给吞没了。

谢玄的真气一发即收,血色光芒顿时消失不见,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对面的黑甲武修却跪倒在海面上,浑身剧烈地颤抖,要不是谢玄用真气托住了他的身形,恐怕他已经沉入海底了。

谢玄只是要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并没有真的想要杀了他。

毕竟,杀掉了一个幽冥魔道的弟子,自己恐怕就要和幽冥魔道将结下仇怨了。

那名黑甲武修瞳孔扩散,全身都不由自主地颤抖着,方才谢玄的真气侵入了他的经脉,甚至还渗入了他的骨骼、肌肉,谢玄以精微的控制力,在他全身的所有部分,都用真气划开了一个细小的伤口,这些伤势并不致命,不过却足以让黑甲武修躺在**三个月,不能够动用真气,并且全身都会受到难以想象的剧烈痛苦。

这份痛苦,足以让他记住一辈子了。

做完这些,谢玄一挥手,对身后的祝朱等人道:“走吧,进入后面的海域,早点找到幽离岛才行。”

身后没有任何回答,谢玄疑惑地转头一看,只见祝朱等十几名武修,全部瘫坐在地上,面如死灰,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谢玄的话语。

“喂,你们怎么了,傻了?”谢玄低喝了一句。

祝朱抬眼看了谢玄一眼,有气无力地说道:“老大,您把幽冥魔道的人给打了,是够威风的了,可是等他们派人来报复我们的时候,恐怕我们就死定了啊。”

“原来如此,你们是怕幽冥魔道会进行报复啊。”谢玄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不由得笑了起来。

“您还笑得出来,老大啊,快点跑吧,现在跑远一点,说不定还能逃掉一条命。”祝朱一脸悲戚的表情,似乎真的已经死定了。

“你放心,这些担心都是不必要的,实话告诉你们,幽冥魔道的宗主,和我是老朋友了。”谢玄大手一挥,气势恢弘地说道。

“真的?”祝朱双眼一亮,陡然站了起来,觉得人生又恢复了希望。

谢玄翻了个白眼:“废话,当然是假的,这你也信,真是被吓傻了啊。”

噗通一声,祝朱再一次瘫坐了下去。

“好了好了,真是拿你们没办法。”谢玄无奈地摇了摇头,对他们解释道:“幽冥魔道确实是个庞然大物,我还没有那个胆子去挑战它的权威,不过一名普通的弟子,却并不能代表整个幽冥魔道,我虽然是教训了其中的一名弟子,但是我敢肯定,幽冥魔道是不会因为一名普通的弟子来找我的麻烦的。”

“老大,你不是在骗我们?”祝朱一脸不信的表情,“人家终究是一个门派,你就算只是打了人家的一条狗,人家估计也不会善罢甘休吧?”

“说出这种话,就代表你们对于什么叫魔道宗派,一点都不了解啊。”谢玄淡淡地笑了笑,一边催促这些武修开船,一边解释道:“所谓魔道,培养弟子的方法自然是与众不同,据我所知,五大魔道对于门中的弟子,都是采用优胜劣汰的方式,也就是说,你如果足够强大,那么宗门就会大力栽培你,如果你自己不争气,被同门排挤,或者被外人杀掉了,门中长老们也只会觉得你自己没有前途,直接就放弃你这个弟子了,更加不会去找凶手的麻烦,除非凶手是针对幽冥魔道而来。”

“竟然是这样?”祝朱等人面面相觑,实在不敢置信,原来五大魔道宗门培养弟子的方式竟然如此残酷,想一想都令人生寒。

谢玄微微一笑,没有再说话了,其实这些人根本不可能了解魔门的弟子培养方法有多么残酷,魔道功法精进神速,但是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不仅仅要消耗精血潜能来推动修为,更重要的是必须在无尽的战斗中才能有所精进,为了培养真正的精英弟子,门中长老不仅不会去管弟子的死活,甚至有时会主动让门内弟子互相杀戮,从而优胜劣汰,挑选出更适合魔道功法的弟子,而死去的那些,根本就不会有人多看一眼,活不下来的人,根本就不算真正的魔门弟子。

正是因为这点,谢玄才毫无顾忌地狠狠地教训了那名黑甲武修,而不怕幽冥魔道的报复。

当然,就算对手不是魔道弟子,而是拥有一大批护短师长的正道弟子,谢玄也未必就会有所忌惮,当谢玄的怒火炽烈的时候,哪管对手是天王老子,杀了再说!

船行甚速,在谢玄的真气推动下,很快就驶出了好几里的距离,远远地,谢玄似乎是看到前方视线的尽头,有一片浓雾存在。

“老大,您看,那片海雾所在的地方,就很有可能是幽离岛出现的地点,我总结了一些规律,那幽离岛每次都是由大雾中出现,然后也在大雾中消失,我们只要将几处经常会有海雾出现的地方探查一边,说不定就能够等到幽离岛的出现了。”

“原来如此,你所说的规律,就是这个么,倒也有几分可行性。”谢玄点了点头,忽然开口问道:“对了,这片海域有海雾存在的地方,你都知道吗?”

祝朱顿时拍着胸口,得意地道:“别的我不敢说,但是要说辨识海面上的天气,我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旁边顿时就有一名武修笑道:“那是,老大有所不知,祝朱原来是一名海上猎修,在大晋的一片海域组建了一个猎修团,在海上足足混了七年的时间呢,自然是经验丰富,可惜后来祝朱的猎修团遇到一只九级的五毒冰蛙,全军覆灭,只剩下他一个人活了下来,他灰心丧气,于是就发誓不再做猎修了,而是进入了北海,做起了这杀人夺宝的无本买卖!”

祝朱眼中闪过一丝黯然,苦笑道:“好了,这些旧事,就不要再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