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419 生死一线

0419 生死一线

法阵的光芒虽然已经铺陈开来,一阵阵的空间波动也开始变得剧烈,但是距离传送法阵彻底发动的时候,还要有几秒钟的时间。

这几秒钟,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头顶之上,黑甲幽魂带着恐怖的灵魂攻击,朝着三人急速覆盖了下来,别说几秒钟的时间,就算半秒钟,三人也会被这恐怖的轰击轰得渣都不剩。

“噗”,顾青城身体最弱,已经受不住这剧烈的灵魂震荡,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都晕倒在了地上。

随后,黑色光柱终于降临了下来,谢玄勉强用所剩的精神力集中在头顶,布下了一层防护,但是也只是垂死挣扎罢了,瞬间就被恐怖的黑色光柱撕裂,其中的庞大灵魂力量,顿时毫无阻碍地轰了下来。

精神力被震散,谢玄也不由自主地吐出了一口鲜血,昏倒在地。

不过,从这种情况看来,昏迷还是清醒,都是无关紧要的了,半秒钟之后,恐怖的灵魂攻击降临,三人的灵魂都将被彻底撕成碎片,不,连碎片都不会存在。

然而,就在这几乎大势已定的时候,小吞天忽然抬起头来,清澈的眼眸之中,陡然闪过一丝血红的颜色。

那是一种无比恐怖的颜色,仿佛是凝聚了千万人的血肉,才形成了这抹血红。

下一刻,一股无法形容的浩瀚的灵魂波动,从吞天的身上出现,随后冲天而起!

那蕴含了浓郁灵魂能量的黑色光柱,在吞天身上这股灵魂波动面前,可笑的就像一张薄薄的纸,灵魂波动所经过的地方,黑色光柱立刻就烟消云散,连一颗都无法存在,随着这股浩瀚的灵魂波动继续上扬,天空中的灰色迷雾陡然消散,这股波动直冲天际,似乎将所有的阻碍全部破除,一道久违的阳光,从迷雾的空隙中照射了下来。

“这是……”

在传送法阵的外围,那个黑甲幽魂,陡然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吞天的方向,他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吞天身上的那股灵魂威压,比他要强上百倍,不,千倍!

一个久违的名字,从他延续了千年的记忆中泛起,只是这个名字在他的口中转了几次,却终于因为心中的不可置信,而没有吐出。

吞天血红的眸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随即血色一下子从吞天的眼眸中褪去,又恢复了那种清澈而没有半分杂质的眼眸。

空间一阵剧烈的扭曲,耀眼的白色光华从传送法阵的各个角落喷涌而出,将吞天三人笼罩在了其中,随即空间猛地震荡了一下,白光缓缓消失,已经不见了三人的踪迹。

黑甲幽魂呆立在原地,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身体一震,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身子深深地伏下,口中带着发自内心的敬畏和恭顺,缓缓地吐出了一个名字。

与此同时,围绕着这座山峰,幽离岛上十几座谢玄还没有探索过的山峰顶端,都各自有着一名强横的幽魂,对着传送法阵的方向,跪伏在地,口中恭敬地叫着同一个名字:“吞天魔君……”

……

烈日肆无忌惮地照射在谢玄的身上,晒得他的皮肤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耳边一阵嗡鸣,似乎之前那次灵魂攻击的影响,还存留在谢玄的识海之中。

除了嗡鸣声之外,一阵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我居然……活下来了?”谢玄费力地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一轮刺目的骄阳,挂在一眼看不到头的蔚蓝天空之上,几丝白云懒洋洋地飘在天边,一丝丝腥咸的海风,涌入了谢玄的鼻端。

再加上身子泡在水中,随着海浪一波波推送的感觉,这里明显是大海之上了。

首先是探查体内的情况,谢玄惊讶地发现,他体内几乎没有受到什么损伤,经脉和骨骼都完好无损,而识海之中,也没有发生什么毁灭性的崩塌,只有一丝丝的细小裂缝,在那团温养神识的丹药雾气的作用下,也飞速地愈合着。

“经历了那样恐怖的灵魂打击之后,我居然完好无损?”谢玄满心疑惑,不过既然身体没有什么损伤,他运行真气在经脉中行走了一圈,就恢复了身体的知觉,然后急忙四下里看去。

“吞天和顾青城不知道怎么样了。”谢玄心中微微有些担心,不过同时也在暗暗地安慰自己:“应该不会有事的,自己都没有受到什么伤,他们两个也应该活着逃出来了吧?”

目光扫了一圈,在离谢玄十几丈远的地方,谢玄发现了漂浮在海上的顾青城。

体内真气喷涌而出,谢玄浮到了海面上,踩踏着海水,飞快地来到了顾青城的身边,一番检查之后,发现顾青城也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识海受到了严重的震荡,估计要修养一段时间,才能够动用精神力了。

不过让谢玄心中焦急的是,他运足目力,四周看去,却完全没有发现吞天的踪迹。

心中焦急之下,谢玄用力在海水上一拍,身体陡然冲上了天空,用尽全力大喊:“吞天,你在哪里——”

跳到了十几丈高的距离,目光看得更远,可是仍然没有见到吞天的踪影。

“吞天,难道你已经……”谢玄心中狂跳,一丝不好的念头涌上了心头,他从空中落了下来,只觉得心中痛苦地要滴血,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小吞天对于自己是如此重要。

“嗯……哥哥,吞天正在睡觉呢,你别吵……”

轻声的呓语,从谢玄的背后传来。

“吞天!”谢玄猛然回头,却发现吞天正伏在自己的背上,呼吸悠长,双眸紧闭,居然正在沉睡之中。

谢玄不由得哑然失笑,怪不得自己怎么都找不到吞天的踪影,原来她就趴在自己的背后啊!吞天是灵魂形态,身体几乎没有什么重量,而谢玄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思绪也不清楚,情急之下,只知道四处狂吼,却没有发现吞天其实就在自己身后。

自嘲地笑了笑,随即谢玄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吞天既然没有出什么事,谢玄也就放心了。

放眼望去,烟波浩渺,自己三人正处于大海的中央,一眼看不到陆地,想来三人离着陆地应该还有着很远的距离,谢玄皱了皱眉,他现在急需确认陆地的方向,这样才能带着两人回到陆地上。

而且,谢玄心中还有着一重担忧,不知道他们现在身处的大海,是不是之前的北海,毕竟从传送法阵中出来,一切都有可能的,当初自己从幻界中被传送出来,就从大唐来到了大晋,跨越了不知道多远的距离。

而此时,他们是不是也从北海被传送到了其他的海域?

正在谢玄心中疑惑之时,远处海浪轻响,一艘海船从天边尽头驶了过来。

谢玄心中一振,有海船就有人,可以找船上的人来询问了,那么所有的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

谢玄脚下一踏,真气涌出,双足便踏波而行,带着吞天和顾青城一路迎着那艘海船的方向行了过去。

不多时,谢玄就来到了海船之旁,朝船上看去,然而等看清楚了海船上的人影,却惊叫了一声:“祝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