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422 幽冥变故

0422 幽冥变故

有海东青站在自己身边,谢玄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全身肌‘肉’放松,躺倒在了船上。

谢玄轻轻喘息着,对海东青笑道:“海前辈,我们还真是有缘啊,这是您第二次救了晚辈的‘性’命了。”

“谁叫我看你小子顺眼呢。”海东青大笑道:“走吧,要是再呆在这里,恐怕一会儿冥王岛上就会有好多先天强者出来搜寻我们了。”

“先天强者?”谢玄一愣,“不会吧,就为了我这么个微不足道的小子,他们会派出先天强者?海前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幽冥魔道之中,到底出了什么变故。”

“你小子倒是机灵,一下子猜到我们幽冥魔道出了变故。”海东青的笑容有些苦涩,叹气道:“好了,先随我去往安全的地方再说吧,这里太危险了。”

说着,海东青身体周围天地灵气剧烈地‘波’动起来,一道能量涟漪在海船的尾部爆发,随即海船瞬间得到了无与伦比的速度,被强大的力量推动,朝某个方向飞‘射’而去。

这股力量太过庞大,海船几乎承受不住,发出咯咯的呻‘吟’声,谢玄急忙用仅存的真气束缚住海船的结构,这才避免了海船崩溃分解的结局。

海东青就像是没有看到似的,依然催动着强横的天地能量,推动海船一路飞驰,半个时辰之后,已经彻底远离了身后的那片海域,来到了一片陌生的大海之中。

大海烟‘波’浩渺,放眼望去一片蔚蓝的海水,除此之外只有一座小岛,孤零零地立在大海中央。

“那座小岛,就是我们的临时基地了。”海东青有些无奈地说道,语气颇为萧索。

海东青带着谢玄他们来到了那座小岛的附近,谢玄立刻就感到从小岛之上,有十几道目光扫过了自己的身上,这些目光的主人,气息都强横的可怕。

“好了,打开屏障,让我们进去吧,难道连我也要怀疑?”海东青不满地喝道。

在海东青一声大喝之后,空中忽然就响起了咯吱咯吱的声音,似乎是一扇大‘门’打开的声响,而在谢玄眼中,也确实有一扇巨大的能量之‘门’,缓缓地在他面前开启。

“这是为了防止外人进入的禁制,是岛上二十多名先天高手一起制造出来的。”谢玄淡淡地对谢玄解释了一句。

“二十多名先天高手!”谢玄顿时咋舌,这是多么庞大的数字啊,也只有幽冥魔道这种超级的庞大势力,才能够将这么多的先天高手当成很平常的一件事情。

“别发愣了,带着你的两个朋友,都进来吧,过一会儿大‘门’就要关上了。”海东青在谢玄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当先掠进了小岛之内,而谢玄也反应了过来,拉起顾青城和小吞天,身形朝小岛之上掠了过去。

而当谢玄离开海船的同时,一路受尽摧残的海船,顿时四分五裂,缓缓地沉入了海底。

这处小岛十分荒凉,放眼望去,几乎没有多少植被存在,更没有什么生灵的气息,真不知道幽冥魔道的人为何要藏在这座小岛上面。

很快,谢玄就在海东青的带领下,进入了一个山‘洞’之中,山‘洞’入口紧窄,甚至需要猫着腰才能进入,不过进入‘洞’口之后,谢玄却发现里面别有‘洞’天,空间宽大无比,看样子,似乎是将整座山挖空了一样。

“这个山‘洞’,其实是我们将一座山整个挖空了,建造出来的。”似乎是看出了谢玄的疑‘惑’,海东青解释道。

再往里面走了一段路,绕过了一条宽阔无比的通道,谢玄面前出现了一个大厅。

大厅是整个从岩石中挖出来的,空间广阔无比,高足有几十丈,而在大厅的一角,雕刻出来了十几张石桌石凳,正有十几名老者坐在石凳之上,而在他们身后,还有几十名气息强横的武修,恭敬地立在他们身后。

“海东青,你为何要带一名不认识的人回来?万一他是黑曜派来的‘奸’细怎么办?”石凳之上,一名气息浩瀚如无底深渊的老者,忽然开口说道。

海东青对这名老者似乎也十分恭敬,低头道:“冥石长老,我敢以‘性’命保证,这个年轻的小子不可能是黑曜的人,我和这小子早就认识了,况且进入要不是我及时赶到,这小子恐怕就要被黑曜的人给围杀了,所以绝对没有可疑。”

“真的?”那冥石长老目光灼灼地朝谢玄看了过来,锐利的目光似乎一下子就看透了谢玄的身体,谢玄下意识地想要低头躲避,不过心中一股强烈的自尊心,又让他死死地忍住了躲避的动作,不甘示弱地和冥石长老对视了起来。

目光在谢玄身上停留了一小会儿,冥石就将目光挪开了,颔首道:“不错,黑曜那个叛徒,手下不可能有这种心志坚毅的武修,我就同意这小子暂时留在这座岛上了。”

谢玄立刻伏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虽然只是和冥石的目光对视了短暂的一瞬,但是那种庞大的威压,让谢玄全身颤抖,汗如雨下,拼尽了全力才死死地保证目光没有软弱地躲避开来。

庞大的威压随着冥石的目光从谢玄身上撤去,谢玄身上陡然一轻,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好小子,你就是骨头硬!”海东青在一旁笑骂道。

“海……海前辈,幽冥魔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否和晚辈说说,到现在为止,晚辈还是一头雾水呢。”谢玄强撑着站了起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问道。

事实上,谢玄此时力气全无,体内又受了严重的伤势,几乎要撑不住倒在了地上,不过他强烈的自尊心,让他不可能在外人面前倒下,让人嘲笑自己的软弱。

“对了,这些事情你应该还一点都不知道。”海东青皱了皱眉,转头对那冥石长老请示道:“冥石长老,不知道我可否将幽冥魔道的事情说给他听?”

冥石长老微微沉‘吟’了一瞬,随即颔首道:“也罢,这也不算什么特别的秘密了,就说给他听吧。”

“那好。”海东青轻咳一声,随即当着众人的面,将幽魂魔道所发生的变故,对谢玄讲述了一遍。

那日海东青见过谢玄之后,知晓了黑甲武修被伤的真正原因,于是就和谢玄分别,回到了幽冥魔道的总部,冥王岛之上。

海东青是个火爆的脾气,立刻就要去找那名黑甲武修算账,并且搬出了幽冥魔道的‘门’规,请出了戒律堂的黑曜长老,然而海东青却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那名黑甲武修名叫黑雉,正是黑曜长老的亲侄子!

或许之后的一切,都是由于这个错误引起的,由于海东青搬出了‘门’规,身为戒律堂长老的黑曜,也无法反驳,只能不着痕迹地替黑雉说情,谁料海东青油盐不进,也丝毫没有意识到黑雉和黑曜的血缘关系。而其他几名长老,比如冥石等人,也主张按照‘门’规来处理。

按照幽冥魔道的‘门’规,黑雉将会被打断全身经脉,逐出幽冥魔道。

黑曜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侄子被废掉武道修为,他想尽办法游说,可是却没有丝毫涌出,最终,他终于选择了最后的方法,叛变!

实际上,黑曜早就准备叛变了,只不过时机一直尚未成熟,而黑雉的事情,就像是一根导火索,让黑曜不得不将叛变的时间提前了,而这个时候,黑曜也把握住了一次绝佳的机会,那就是幽冥魔道的现任宗主不在‘门’内的机会。

现任幽冥魔道的宗主,名叫冥天,几个月之前刚好进入了魔‘门’的禁地幽离岛,出来之后就立即闭关苦修,似乎是在参悟某种魔‘门’秘法,经过几个月的试探,黑曜终于确定了,冥天此时正处于修炼最关键的时刻,无法醒来,也不能被打扰,于是就趁着这个绝佳的机会,联络了不少他这边的长老和弟子,猝然发动了叛变。

而另外一边,忠于冥天的武修们,以冥石长老为首,和黑曜他们一番大战,最终以失败逃跑告终,几名忠心的长老用生命为代价阻挡了追兵,让冥石保护着冥天逃出了冥王岛,最终流落到了这个荒凉的小岛上面。

“冥天宗主修炼受到了干扰,到现在还未曾苏醒。”海东青忽㊣(7)然长长地叹了口气,道:“若是冥天宗主醒过来,恐怕黑曜那边一半的弟子都会再次倒戈,而且以冥天宗主的实力,黑曜完全不可能有胜算的。”

“原来如此。”谢玄也叹了口气,默默地想着,怪不得那名叫黑雉的黑甲武修居然没有被废掉修为,而且还很快就康复过来,想必是他的叔叔黑曜帮助他驱除了体内自己留下的真气,然后康复的黑雉对自己充满了愤恨,却找不到自己,最终就找到了祝朱他们,将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到了他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