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459 做一回渔翁

0459 做一回渔翁

眼看着无法逃跑,身体都被血骷髅和黑豹的真气牢牢地锁住,慕容蛇脸‘色’疯狂,猛地抬起头来,厉声叫道:“不要过来,再靠近一步,我就将瞬修丹毁掉!”

说着,一只琉璃瓶出现在了慕容蛇的掌中,他五彩的真气锁在琉璃瓶的外边,似乎极为用力,连瓶子都发出了不堪忍受的咯咯声,看样子只要加一把力气,就能够将这里面的瞬修丹,连丹‘药’带瓶子都捏成粉碎!

“你敢!”黑豹和血骷髅猝然停止步伐,黑豹的眼中‘射’出极为‘阴’狠的目光,森然道:“你要是敢破坏这瞬修丹一丝一毫,我就绝对不会让你轻轻松松地死去,定然要用真气,一片一片地撕掉你的皮‘肉’,让你受足七七四十九天的苦楚,才让你化成飞灰!”

这令人发寒的恐怖话语,丝毫没有让慕容蛇有任何动容,一只手牢牢地捏住琉璃瓶,眼神一瞬不瞬地盯着两人的行动,似乎只要两人敢有丝毫一动,定然会毫不犹豫地将瞬修丹毁掉。

“哎,好吧,慕容蛇,算你狠,不如我来和你做个‘交’易得了。”血骷髅忽然叹了口气,语调平缓地说道:“慕容蛇,我可以保证,不伤害你的‘性’命,但是你必须要,必须要……”

血骷髅忽然压低了声音,双眸一闪,趁着慕容蛇心中一松,注意力被自己的低声话语所吸引的时候,身形陡然朝前方‘射’出!

慕容蛇脸‘色’一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血骷髅侵入到了身前近处,正当他手足无措,不知道是否该捏碎琉璃瓶的时候,一道血‘色’的真气就浮现在了他的手臂之下,狠狠地朝上一击,慕容蛇的手臂发出咔嚓一声,显然是被击断了,只不过他手中极为用力,居然在手臂骨骼断裂之后,依然牢牢地捏住琉璃瓶不放松。

“这条毒蛇,当真惹人厌恶!”血骷髅啐了一口,身形不停,继续朝慕容蛇扑了过去,想要趁这个机会将慕容蛇彻底击杀,同时另一只手朝下探出,想要将慕容蛇手中的瞬修丹抢过来。

不过,还没等他将琉璃瓶抓到手中,慕容蛇的眼眸中忽然一道厉芒闪过,恐怖的杀意笼罩了血骷髅的身体,血骷髅心中一颤,本能地察觉到有危险要发生,然而已经来不及了,趁着血骷髅全部心神都集中在琉璃‘玉’瓶之上的时候,慕容蛇陡然张开大嘴,一道血红的影子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击打到了血骷髅的头颅之上。

仔细看去,这道影子细细长长,尖端有着两条分岔,竟然是慕容蛇化身成妖兽之后的舌头!

这舌头的攻击范围显然很有限,所以之前的战斗中并没有派上用场,不过此时血骷髅太过大意,居然接近了慕容蛇的身边,并且心神被即将到手的瞬修丹吸引了过去,才致使血骷髅一击成功!

“啪”地一声脆响,血骷髅连抵挡的时间都没有,大大的脑袋立刻被击成了粉碎,鲜血和白‘花’‘花’的脑浆同时喷涌而出。

杀掉了血骷髅,慕容蛇身上气势再度暴涨回来,看样子他之前是保留了一些实力,等待这个时候进行反击,没想到‘精’明的血骷髅居然也被慕容蛇给骗过了。

脚步在地面上狠狠一踏,慕容蛇也不转身,就这么倒‘射’而出,速度加快,瞬间就和没反应过来的黑豹拉开了一段距离。

黑豹终于反应过来,急忙催动真气,朝慕容蛇追去,同时对手下大喝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拦住他!”

此时,慕容蛇的手下已经完全死光了,剩下了几名黑豹和血骷髅的手下,只不过经历了惨烈的鏖战,这几名武修体力衰弱,差一点就坐倒在地了,哪有力气来阻拦慕容蛇,况且慕容蛇之前表现出来的恐怖实力,让他们心中无比忌惮,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慕容蛇也是强弩之末了,可是谁又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万一慕容蛇一个爆发,随手将自己击杀了怎么办?

看着自己大喝之后,这些武修没有一个拦在慕容蛇的逃跑路线上的,黑豹不由得狠狠地吐了口吐沫,骂道:“这帮乌合之众!”

幸好,慕容蛇强弩之末,速度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自己强行催动真气,居然也勉强跟上了。

慕容蛇绞尽脑汁,一步步设计陷阱,终于杀掉了血骷髅,不过黑豹在身后紧追不舍,他只好捂着‘胸’口,一路狂奔,一口鲜血本来早就应该吐出来的,他硬生生地忍住了,就这么保持着极快的速度,一路狂奔。

只可惜,他终究是强弩之末,真气耗尽,体力也只是无限透支罢了,这下子一路奔逃,终于支撑不住,速度降了下来,而身后的黑豹奋起直追,终于追到了慕容蛇的身后,再也不给慕容蛇一点反击的机会,一掌隔空击了过去,真气如‘潮’,狠狠地撞击在慕容蛇的背心,让他‘胸’中的一股鲜血,终于是忍不住,一口喷涌而出。

黑豹生怕慕容蛇临死前捏碎瞬修丹,急忙扑了过去,接连几脚踢在了慕容蛇的身上,那雄浑的真气,让慕容蛇惨呼一声,经脉尽数被暴虐的真气所摧毁,终于断气而亡。

黑豹俯下身去,从慕容蛇的手中将那个琉璃瓶拿了过来,忍不住哈哈大笑。

说起来,这瞬修丹落入他的手中。并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处,他已经达到了九品武宗的巅峰,修为无法再度提升分毫,不过黑豹清楚地知道这瞬修丹对于一个势力的重要‘性’,哪个势力没有几个重点培养的天才接㊣(5)班人?那些势力一定肯拿出不菲的代价来换却这瞬修丹。

丹‘药’、功法,天材地宝,这枚瞬修丹绝对能够换取数量庞大的修炼资源,足够黑豹今后随意挥霍的了。

想到今后的美好生活,黑豹再度仰天狂笑了起来,大笑的声音传出了很远,在妖兽平原上回‘荡’。

终于,等到黑豹笑够了的时候,一个早已不耐烦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黑豹,这枚瞬修丹,就多谢你替我保管了,现在,就请你放心地‘交’给我吧。”

黑豹笑声忽绝,眼眸中厉‘色’划过,森然大喊:“谁,那个兔崽子在那里装神‘弄’鬼,给我出来!”

黑豹的声音有些‘色’厉内荏,经历了一场大战,再追逐了许久之后,他体内的真气已经不多了,如果此时有一名足够强大的武修来偷袭,他的处境恐怕也不妙了。

“别急,在下这就出来。”在黑豹身边不远处,一棵几乎要枯萎的歪脖子树后面,一个颀长的身影鬼魅一般闪现在了黑豹的汉中,此人年纪轻轻,脸上带着一抹和煦的笑容,就这么淡然自若地出现在了黑豹的面前。

黑豹的瞳孔骤然收缩,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惊骇,大叫道:“是你!”

“不错,正是我。”对面的青年笑了笑,“正是在下,谢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