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489 奇异石柱

0489 奇异石柱

谢玄有一个特质,那就是无论做什么事情,只要是决定了要去做,都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全神贯注,排除任何的杂念,用最好的状态来做这件事情。

正是由于这份专注,谢玄才一会一路披荆斩棘,达到了现在的这种武道修为。

而当谢玄再次陷入了这种专注之中的时候,这些复杂的灵魂禁制,就已经不算什么问题了。

虽然复杂了不少,但是在谢玄的专心推演之下,终于还是没有任何出错,成功地破解掉了第二个灵魂禁制。

接下来,再往前行走了一段路途,又是第三个禁制。

依靠专注的思维,敏锐的反应,谢玄还是成功地排除掉了这第三个灵魂禁制。

之后,每隔一段路途,就会出现这样的灵魂禁制,一个比一个复杂,一个比一个威力强横,到了后来,如果谢玄不慎将禁制触发了的话,那么以他的‘精’神力修为,根本就是待宰的羔羊,没有任何的阻挡和反抗的能力。

越是这种时刻,就越能反应出来一个人的能力,谢玄的神经绷得紧紧地,一路下来,居然没有出过一次错,成功地打破障碍,一路走了过来。

对于谢玄来说,这不仅是一次惊心动魄的冒险,甚至让他有一种酣畅淋漓的爽快之感!

谢玄是一个天生的冒险者,身处危险之中,不但不会感到畏惧颤抖,反而会战意飙升,超长发挥。

当然,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即使是谢玄这样缜密无匹的思维,终究还是在其中的一次破解行动中犯了错误。

一丝灵魂能量,偏离了谢玄原本计划的轨迹,只是偏离了一小丝,但是对于这复杂的禁制来说,就只是天与地的区别,整个灵魂禁制瞬间就爆发开来,谢玄虽然特意躲在了五十多米以外,但是那飙‘射’的灵魂能量,瞬间就破开了空间的阻拦,带着汹涌的狂暴势头,降临到了谢玄面前。

幸好,虽然破解失败了,但是之前大多数的灵魂能量都偏离了轨迹,以至于这次灵魂爆发的威力没有那么大,而且谢玄通过一段时间的参悟,也对于灵魂力量的运用有了一些心得,瞬间手印飞速成形,一张‘精’神力的盾牌出现在了身前,死死地将灵魂爆发阻隔在了外面。

即使如此,谢玄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那‘精’神力的盾牌,差一点点就要彻底破裂开来了,甚至都感觉到了‘精’神力出现了丝丝裂纹,幸好那灵魂爆发一瞬间就过去了,否则只需要多持续半秒钟,谢玄这条小命,恐怕就‘交’代在这里了。

有时候,运气也是一种实力的表现。

除了这一次意外,剩下的路途倒是平稳了许多,或许是谢玄已经找到了诀窍,又或许是被生死一线的感觉压迫得神经绷紧,全神贯注,所以谢玄在接下来的破击行动之中,倒是一点错误都没有犯。

直到破解了最后一个灵魂禁制,谢玄也终于走出了这条充满凶险禁制的通道。

走出了通道,谢玄的面前又出现了一个空间庞大的大厅,这个大厅和之前的那个陈列着上古武修尸体的石窟,完全不可相提并论,空间简直大了十几倍以上,说是大厅,其实更像是一座宫殿!

如果不是因为地面土里土气的青石板,还有四周没有任何光亮的空间和墙壁,那么这里还真像是一个恢弘的大殿。

之所以让谢玄觉得这是就是一个宫殿,除了空间广大之外,更是由于处于这个空间四周的十几根上下相接的巨大石柱。

石柱从地面延伸而上,一直通往‘洞’窟的顶端,足足有十几丈高,五六人合抱的粗细,如果刷上一层金粉,就绝对像是宫殿里面的金‘色’柱子了。

当初谢玄在幻界的宫殿中,就见过十几根恢弘大气的金‘色’巨柱,从中还得到了一部分天书先天功法。

而在这些石柱之上,也是刻画着无数的蝌蚪文字,也不知道到底是记载着神秘功法,还是上古威力强大的神通武技。

除了蝌蚪文字之外,剩下的地方均是刻画着各种珍奇的灵兽,飞禽,大多数灵兽的种类谢玄连听都没听说过,更没有在典籍之中见过,想来这石柱的存在时间也不知道要追溯到几千年前,这些刻画着的灵兽,只怕早就在中土世界上绝迹了。

几千年,上万年,时间是最恐怖的东西,能够灭杀掉无数的生灵,这上万年来,只有人类繁衍存活,其他的灵兽只怕都灭绝了不知道多少了,即使是万物之灵的人类,也经历了几次文明的断代,多少上古的玄妙神通,都已经彻底失传了。

这些刻画着上古灵兽的石柱,虽然充满着神秘的气息,但是谢玄有着急迫的目的,根本就没有时间欣赏,他立刻就朝四周查探而去,想要找到继续前进的道路。

可是,查找了半晌,谢玄发现了一个令他惊骇的事情,这个广大的空间之内,居然没有通往下一个地方的通道了。

如果是这样,如果这个地方什么都没有,那么小吞天为什么会昏‘迷’,又为什么会在昏‘迷’之前竭力指向这个方向?

谢玄有理由相信,小吞天绝对不是随便指出的方向,一定有她的道理。

想着,谢玄又低下头,朝怀中的小吞天望去,只见此刻她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孩,趴在谢玄的怀中,‘唇’角微微抿起,脸上的表情也有些扭曲,看样子㊣(5)正处于无形的痛苦之中。

试探着叫了几次,小吞天完全没有转醒的征兆,反倒是脸‘色’泛着一层诡异的苍白,而且谢玄经过灵魂秘法的修炼,此刻‘精’神力更加敏锐,能够隐约察觉到小吞天身上的气息在一点一点地变弱下来。

谢玄的心头一揪,急忙将‘精’神力不遗余力地发散而出,在石柱的四周仔细地探查了起来,想要找到遁出此地的通道。

这个地方,绝对有某种方法,可以通到另外的空间,否则小吞天不会出现这样的变化,只不过谢玄一时之间却怎么都找不到触发机关的所在。

‘精’神力形成几道直线,绕着整个广阔的大厅,开始巨细无遗的搜寻。

这个空间十分空阔,除了那十几个石柱之外什么都没有,一览无余,谢玄搜寻了一遍,也没有找到什么特别的东西,同样没有找到什么机关所在。

不过他没有气馁,很快,谢玄的目光定格在了大厅中央的一根石柱上面。

这根石柱,和其他的石柱看上去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颜‘色’和石料都是一模一样的,唯一的不同点,就在于其他的石柱上面均是刻画着各种珍奇的灵兽,而只有这根石柱上面,刻画的纹路却不是各种灵兽,而是诡异的、让人无法明了的奇特纹路。

就像……就像是某种奇异的法阵,只不过和谢玄见过的所有法阵都不相同,谢玄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只把这些纹路当成了和其他的灵兽图案一样的东西。

直到用‘精’神力扫描了三四次之后,谢玄终于找到了关键点所在。

这十几根石柱,竟然是按照某种玄奥的位置排列而成,隐隐地形成了一个法阵的模样,而这个阵法的中央,就是那根上面刻画有奇异纹路的特殊石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