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518 强势反击

0518 强势反击

一道如火的长虹,自虚空中闪现而出,直掠向了慕容古的方向,这道长虹居然也和那黑‘色’的光球一样,突破了空间和时间的阻隔,无视速度的概念,一瞬间就出现在了那鲲鹏妖灵的身体之前,狠狠地‘射’了进去。

与此同时,四周天地能量暴走,一道道无形的‘波’纹朝着慕容古挤压而去,慕容古脸上现出诡异的神‘色’,随即变成了惊恐,他大叫一声,眼耳口鼻,全都渗出血迹来!

灵魂禁制发动了!

这是谢玄酝酿已久的攻击,在之前示弱和躲避的过程中,谢玄接连布下了不少的禁制,有灵气禁制,也有灵魂禁制,虽然是仓促之间布下的,但是在危机的紧‘逼’之下,谢玄超水平发挥,这已经是一次绝妙的禁制攻击了。

普通的禁制,加入了谢玄留下的最后一根火凤翎羽,也是品相最好的一根,彻底‘激’发了其中的火凤能量,形成了最猛烈的一招“血羽箭”;而同时灵魂禁制也引发了起来,无形的灵魂‘波’动朝着慕容古渗透了进去,即使是先天强者,对于‘精’神力的造诣,也没有几个能够超过谢玄的,这已经失传的灵魂禁制,顿时让慕容古的识海受到了剧烈的震‘荡’,差点连‘精’神力漩涡都崩溃了!

双重夹攻之下,慕容古只能竭力稳住识海,驱除入侵的‘精’神力,而鲲鹏妖灵没有人‘操’控,顿时呆滞了起来,长虹直贯而入,嗤地一声,‘洞’穿了鲲鹏妖灵的身体。

鲲鹏妖灵惨叫一声,身上能量散‘乱’,而那颗即将要将谢玄吞噬的黑‘色’光球,也随之失去了控制,剧烈一震,猛地爆发开来,漆黑的光芒四‘射’,击打到比试场中的各个地方,尤其是击打到光罩之上,让光罩一阵剧烈地抖动,‘操’控法阵的长老们噗地一声齐齐地吐出了一口鲜血,可见这攻击之猛烈。

当然,谢玄也被这恐怖的黑‘色’光芒,吞噬在了其中。

另一边,慕容古终于稳住了自己的识海,随后就有一道火红的‘精’芒在他眼眸中急速放大,他大惊失‘色’,无尽的黑‘色’真元从体内暴涌而出,死死地阻挡在身前,将那火红‘精’芒,也就是血羽箭阻挡在外面,然而这道‘精’芒所蕴含的能量实在是狂暴之极,竟然无法阻挡,和他的护身真元剧烈摩擦,爆发出了无数的能量碎芒,四处溅‘射’。

谢玄的攻击并没有去阻挡慕容古的攻击,而是选择了两败俱伤,直接攻向了慕容古的身体,这也是谢玄的‘精’密计算,知道当鲲鹏妖灵被打散的时候,黑‘色’光球就会彻底失去控制,自己说不定还可以阻挡,但是正面对抗的话却没有一点胜利的希望。

说白了,就是赌博,赌自己的攻击能够让黑‘色’光球失去控制,还好,谢玄赌对了,只不过他还是要面临爆散开来的黑芒袭击,危机还没有解除。

所有的武修都伸长了脖子,仔细地看着场中‘混’‘乱’的形势,不知道谢玄能不能平安地从黑芒的攻击中存活下来,而慕容古是否能够抵挡住谢玄最后‘激’发的血羽箭?

过了好一会儿,场中率先爆发出一声巨吼,却是慕容古那嘶哑的声音,他身周黑‘色’真元形成了一面巨盾,虽然血羽箭的火红‘精’芒锐利无匹,攻势恐怖,一直‘洞’穿了整个真元的防护,不过最终还是在慕容古的面前消散了,不是因为攻势被阻,而是因为没有继续的能量支持,能量消耗殆尽了。

“哈哈哈,谢玄小儿,你将我慕容古‘逼’到这种程度,算你厉害,不过再怎么挣扎,终究还是要死在我的手中,哈哈哈!”慕容古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即放声大笑了起来。

在他看来,被自己的黑‘色’光球正面击中,哪怕是提前失去控制而爆散了,以谢玄的实力也是不可能抵挡得住的。

然而,他笑声方起,就戛然而止,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前方的某处。

一直存在着,并且吞噬着四周空间和光线的黑‘色’能量,陡然分开,似乎有一种强大的力量从其中爆发而出,将整片黑光切成两片,黑光静止了一刻,然后彻底消散了开来。

从缓缓消散的黑光之中,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从容地迈步而出。

“谁说,我谢玄死定了?”谢玄淡淡地笑着,看向慕容古的目光中,带有毫不掩饰的嘲讽。

慕容古的瞳孔缩紧,瞬间集中在了谢玄的右手之上,只见原本在谢玄身后的那柄长剑不知何时已经摘下,而他的右手正握着剑柄,缓缓将长剑‘插’了回去,看样子是刚刚出鞘过一次。

联想到方才那黑芒被破开的场景,似乎就像是被一柄剑给劈开了一样,可是到底是什么样恐怖的剑法,才能够造成这样的威力,将自己都感到恐怖的攻击,劈成两半?

慕容古只觉得身上一寒,一种极其危险的预感,在心中升腾而起。

谢玄脸上带着笑意,右手按在剑柄之上,并不放开,就保持着这个姿势,一步一步地朝着慕容古进发,不快,也丝毫不停。

虽然谢玄身上的能量‘波’动还是比慕容古要差上许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慕容古胆气却一点一点消失,几乎要忍不住后退了,就好像谢玄的身上存在某种无心的气势,让他无法抵抗一样。

尤其是,慕容古现在已经失去了召唤鲲鹏妖灵的能力,鲲鹏虚影方才已经被谢玄的血羽箭给‘洞’穿,然后能量消散了,短时间内是不可能聚集得起来的。

而谢玄双眸镇定,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一步步朝着他‘逼’近㊣(5)了过来,让他的信心越来越少,几乎无法和谢玄锐利的目光对视。

情况翻了过来,一开始是慕容古咄咄‘逼’人,谢玄没有和他正面对视,而现在则是谢玄主动进攻,他却无法抵抗谢玄充满威严的目光了。

“你方才说我死定了,可是我却有不同的见解。”谢玄平静的声音响起,如此从容淡定,带着强烈的自信,“我倒觉得,是你死定了!”

“锵——”

长剑出鞘,一道寒芒闪现,掠过虚空。

没有人能够形容这一剑的凌厉,也没有人能够形容这一剑的速度,超越了剑的极致,甚至连空间都能够斩破;超越了速度的极致,甚至就在你见到剑光之前,就已经到了你的眼前。

唯一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