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519 失策了

0519 失策了

不错,谢玄正是凭借他最后的底牌,犀利无匹的唯一剑道,将那几乎能够吞噬一切能量的黑色光球一剑斩破!

在唯一剑道面前,任何东西都是无法阻挡的,即使是时间和空间,也会被一剑斩开,彻底成一片虚无。

尤其是在得到了掌中的这柄神剑之后,谢玄的剑法威力达到了顶峰,几乎已经足以媲美前世的时候了,一剑斩破黑暗光芒的吞噬,此时又是一剑刺出,浩荡的剑气穿过虚空,朝着慕容古射去。

慕容古瞪大了双眼,几乎没有反应过来,他完全无法置信,这样恐怖的剑光,竟然是从谢玄的掌中发出来的,如果一道流星划过虚空,射到了自己的面前,那种凛冽恐怖的威势,让人完全兴不起阻挡的念头——因为根本就无从去抵挡!

“住手,快住手,你不能杀我,我是万妖谷的人,我……”慕容古绝望地大声嘶吼了起来,吼声中没有任何逻辑,已经彻底崩溃和疯狂,他此时唯一的念头,就是要让谢玄不要杀掉自己。

与此同时,“住手!”“若敢杀了我们万妖谷的人,就一定会后悔的!”

连续的几声大吼,居然穿透了光罩的阻拦,直射进了谢玄的耳朵里。

万妖谷的人见到慕容古即将被杀,立刻大声吼叫,想要阻止谢玄下杀手,威胁他投鼠忌器。

然而,谢玄只是嘴角勾起一抹冷厉,掌中剑光丝毫不停,速度反倒是更加快了一丝,瞬间就降临到了慕容古的面门之上,一剑斩下!

“你不能杀我!”

伴随着慕容古绝望的大吼,剑光丝毫不留情面,泛着森冷的寒芒,毫无阻碍地切割了下去,掠过了他的身体。

表情彻底呆滞了下去,慕容古保持着最后的表情和姿势,一动不动,身上的生命气息一瞬间完全消失。

“谢玄小儿,你,你当真杀了我们万妖谷的人?!”一道苍老的声音,带着蓬勃的怒气,在谢玄的耳边炸响。

这声音中蕴含着恐怖的气势威压,就连光罩法阵都没能阻止分毫,剧烈地震动着,连空间都出现了一波波如水的涟漪,可见发话之人修为的高深,只怕正是万妖谷修为最高的那人,万妖谷主了。

谢玄不住地冷笑,这些大势力实在是优越惯了,没有任何人敢于拂逆他们的意志,以至于只有他们欺辱和灭杀他们,不允许其他人动他们一分一毫,这是哪门子道理?

若是自己实力不济,被慕容古杀掉了,只怕他们不会有任何的愧疚,甚至都懒得看自己一眼,而现在自己杀掉了慕容古,他们就出现了这么大的反应,对人对己分明是两种态度,当真令谢玄心中恼怒之极,杀意连连。

他回过头去,脸上带着森冷的笑容,一步一步地走出了光罩,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万妖谷之人的警告一样。

而在谢玄的身后,一动不动的慕容古,身体忽然从中央现出了一道血线,然后两半身体平滑地分开,形成了两半尸体,分别瘫软在了两面的地面上,内脏撒了一地,场面凄惨之极。

“谢玄,你三番两次地扫我们万妖谷的颜面,此次更是让慕容古死得如此之惨,我现在就杀了你,用你的血来清洗我们万妖谷的耻辱!”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大喝,随即一道阴影出现在了谢玄的上方,一个人影如同大鸟一般展开身体,朝下方的谢玄扑了下来。

凛冽的威势一瞬间就将谢玄身周的空间全部锁定,谢玄心中惊骇,但是身子一动都动不了,说明空间已经彻底凝固,这分明是操纵空间之力的法门,也就是说来人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洞虚境!

谢玄神色冷峻,不卑不亢,也没有出现任何的恐惧萎缩之色,只是瞪大双眸,死死地迎上了即将到来的攻击,就好像知道这攻击不可能击到自己身上一样。

果然,在攻击即将降临谢玄身上的时候,几道身影陡然从四周射了过来,这几人均是金丹境以上的修为,手印纷飞,口中念念有词,一道道金色光芒在他们身上流窜,将几个人的身体连接到了一起,金色的光芒组成了一个玄奥的神秘图案,将谢玄包围在了里面。

剧烈的炸响,随后是空间的剧烈波动,谢玄胸口一闷,几乎要吐出血来,不过终究没有受到致命的打击,只是被能量余波波及到了而已,而大部分的攻击都被他金色的法阵吸收进去了。

“万妖谷主,请稍安勿躁,今日是中途会盟的盛会,比试场上生死不论,既然上场比试,就要有失去生命的觉悟,你为了私怨当场动手,无视我们十大宗门,这已经违反了规矩了,如果再犯,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声音清越好听,显示出说话者优雅的风度,只是话音中所蕴含的凛冽威势,也让人无法忽视,从心底生出了一抹敬畏。

转头看去,却是一名看上去十分年轻的武修,仙风道骨,颌下五柳长须,一双眸子闪闪发亮,身上充满了卓绝的风度,以及浩瀚的威严,谢玄一眼就认了出来,此人正是五大正道宗门之一,九离仙门的掌教真人——长生真人。

五大正道宗门,所行的也未必是正义之事,大多不过是为了自身的利益,有时甚至无恶不作,灭人满门,夺取宝物,这都是常有的事情,不过这九离仙门却完全不同,是天下间公认的正道门派,门中弟子首先修心志,正气凛然,所行所为皆是代表正义,长生真人更是世界公认的君子,行事最重“公平”二字。

长生真人发话了,那万妖谷住自然无法再动手,方才没能趁着机会杀掉谢玄,被十大宗门的长老们挡住了攻击,此时已经不可能有机会了,如果执意妄为,说不定还会遭到长生真人的惩罚和怒火。

“谢玄,你给我等着,没有人能够护持得了你一生一世,别仍我逮到机会,否则定然让你死的比慕容古侄儿要凄惨百倍!”万妖谷主发出了最后的威胁,悻悻地转回了自己的位置。

谢玄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凄惨百倍么,我还真想不到,有什么死法会比慕容古那个倒霉鬼还要惨,啧啧,都被劈成了两半,内脏都流了一地啊。”

谢玄的嘲讽,让万妖谷主更是面色阴沉,怒火跃动,要不是长生真人那威严的目光盯着他,只怕他早就不顾一切地朝谢玄发动攻击了。

“好了,谢玄,既然你战胜了万妖谷的慕容古,那么这一个投票席位,就归你们玄盟所有了,拥有投票席位的势力,在这个会盟期间,是不会有任何人能够私下里伤害你的,这点我可以保证。”长生真人对谢玄淡淡一笑,说道:“只不过这种保护也只持续到会盟结束,或者你离开嘉应城为止,之后你就要自求多福了。”

谢玄心中顿时对这个长生真人充满了好感,躬身一笑道:“多谢长生真人了,谢玄省得。”

本来此事就该如此结束,进行最后一场的比试。

然而就在谢玄一脸轻松,即将返回自己的位置的时候,突然就有一道冷厉的声音响起。

“谢玄,万妖谷的事情你暂时解决了,但是和我们上清宗,似乎还有一些事情需要说清楚呢。”

众人纷纷顺着声音投过去目光,只见上清宗的诛仙真人迈步而出,一双眼眸带着森冷的厉芒,盯在谢玄的身上,一字一句地说道:“谢玄,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掌中的那柄剑,到底是从何处得来?”

谢玄心中一跳,马上醒悟过来,大惊失色,“失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