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520 血印探查

0520 血印探查

“失策了!”谢玄心中大惊,身体的肌‘肉’瞬间僵硬,知道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手掌的那柄剑!

谢玄此时使用的长剑,是一柄极为趁手的神剑,能够将谢玄的剑法威力发挥到极致,而这柄剑的来历……当初谢玄在‘乱’星海灭杀了上清宗的辰南,才得到了这柄长剑,名曰诛仙神剑,是上清宗的镇派之宝!

辰南失踪了许久,上清宗派出了无数的武修进行搜索,只是很快就赶上了妖魔大劫,于是也只能无奈地放弃了搜索,也知道辰南活着的可能‘性’很小了,很可能是在哪里遇到了危险,被人灭杀了。

而谢玄几乎将那件事情忘记了,在和慕容古对战的时候,竟然拔出了诛仙神剑,这柄剑对于上清宗来说再熟悉不过了,诛仙真人一眼就认出这是他送给爱徒的宝剑,所以此时才站出来质问。

诛仙真人目光凛冽,将谢玄的身体锁定,这种威压比之前万妖谷主还要强横好几倍,看来他也是知道辰南凶多吉少,如果谢玄一句话不对,他立刻就会将谢玄当场击杀。

谢玄干笑一声,道:“这个,这柄剑是我在‘乱’星海中随便捡到的,不知上清宗的前辈真人有何见教。”

这就是当面扯淡了,不过谢玄可不敢说出是他杀了辰南,否则的话自己的‘性’命只怕不保。

诛仙真人双目眯起,淡淡道:“是么,既然如此,你应该不认识这柄剑的主人,我的爱徒辰南喽?”

“辰南?是上清宗的高徒吗,我还真没有见过,对不起啦。”谢玄双手一摊,推了个干净。

“哦,是这样。”诛仙真人不置可否,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既然你问心无愧,那么不妨让我做一个测试,我们上清宗有一‘门’秘法,只要是杀掉了我们上清宗弟子的凶徒,身上必定会被无声无息地种下一枚血印,这血印平常无形无‘色’,无法察觉,但是只要让老道我查探一番,就能够看到,当然,只要你没有杀过我们上清宗的任何弟子,就不会有血印的存在。”

谢玄艰难地咽下了一口吐沫,脚步虚浮,几乎要不可抑制地向后退。

“就让老道探查一番,如果确定没有血印存在,那么老道一定会对谢玄贤侄做出一些赔偿,你看可好?”诛仙真人步步‘逼’近,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就来到了谢玄的身前。

谢玄面沉如水,脸‘色’阵青阵白,他清楚地知道辰南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中,如果要接受血印的探查,坐实了杀掉辰南的罪名,那么自己是死定了。

可是以诛仙真人的修为,自己是休想在他面前玩儿什么‘花’样的,逃跑更是绝对的妄想,在能够‘操’纵空间之力的‘洞’虚境强者面前,自己完全不可能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而此时,诛仙真人那一双如同‘精’铁的手掌,已经渐渐地朝着谢玄‘逼’近了。

“谢玄,不同怕,身体放松,任由他检查便是。”一道苍老而慈祥的声音,在谢玄的耳中响起。

是冥石长老的声音,看周围众人没有丝毫反应的情况,应该是用传音入密的方法将声音只送进自己一人的耳中。

有冥石长老做后盾,谢玄的身体顿时放松了下来,此时他忽然发觉,似乎有一层‘阴’寒的能量侵入了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真元立刻沸腾,本能地想要将这股能量驱除出去,不过谢玄立刻醒悟过来这是冥石长老的幽冥真元,于是急忙安抚体内真元,让这股能量在自己体内留存了下来。

诛仙真人的手掌已经按在了谢玄的肩膀上,一道强横霸道的能量顺着自己的经脉进入了自己的身体,这股能量是如此霸道,竟然将谢玄的真元摧枯拉朽一般摧毁,瞬间就在谢玄的全身游走了一圈。

陡然间,谢玄身体的某处,忽然变得炽热了起来,皮肤下面的血脉剧烈地跳动着,似乎有某种炽热的能量即将破体而出。

这一定是上清宗的血印了,没想到上清宗居然还有如此秘法,当初自己灭杀辰南的时候完全没有感觉,无声无息地就被这血印能量给寄生了。

幸好,就在谢玄心中忐忑不安地时候,之前冥石长老的那道‘阴’寒的气息忽然放出,有灵‘性’一般直接飞到了那血印能量的所在,‘阴’寒的气息立刻将那团炙热的能量包裹在了里面,谢玄立刻就感觉不到血印能量的存在了。

诛仙真人一点点地在谢玄身上探查着,而满场的目光,也均是集中在了谢玄的身上,想要看看他身上到底有没有血印出现。

“咦,怎么会没有?”诛仙真人眼中现出不可置信的惊讶,他看到诛仙神剑落在了谢玄的手中,便认定谢玄就是杀害辰南的凶手,谁知却在谢玄身上完全找不到血印的存在。

如果谢玄真的杀了辰南的话,那血印一定会感应到自己的秘法,然后爆发出来,炙热的红光会将谢玄的整个身体都笼罩,此时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好了,诛仙老头儿,既然找不到证据说人家杀了你的爱徒,那么就不要咬着不放了,赶快进行下一场比试吧。”冥石长老站了起来,对诛仙真人不满地说道。

诛仙真人目光灼灼,不甘心地深深看了谢玄一眼,若有深意地说道:“好,既然查不到上清宗血印的存在,我自然不会随意‘乱’杀无辜,只是这柄诛仙剑……”

“哈!”冥石的声音再度响起,“诛仙老头儿,你先前不是说过,如果冤枉了谢玄,那么就要给予㊣(5)他赔偿,这柄剑就当做赔偿好了,反正也是谢玄自己捡到的,你上清宗也没有理由要回去。”

“冥石,你好,很好!”诛仙真人的脸‘色’难看之极,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没有找到血印,现在又被冥石挤兑,连诛仙神剑也要不回来了,心中的恼怒可想而知。

不过这中土会盟,不是他们上清宗一家的事情,还要照顾到正魔十大宗‘门’,大陆上的无数个势力,眼下没有证据证明是谢玄杀掉了辰南,他也只能惺惺作罢。

诛仙真人放弃了对谢玄的怀疑,最后一场比试也终于开始了。

经过方才的事情,诛仙真人已经对比试完全没有兴趣,返回了自己的位子上,脸‘色’‘阴’沉的可怕,而在他的身后,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我本来以为我万妖谷实力不够,所以自己的人死了也只能忍气吞声,无法报仇,没想到你们上清宗也是如此,哈哈,当真是笑死我了,这么大的势力,竟然连一个金丹境都不到的臭小子没办法?”

诛仙真人面‘色’不愉地回头,对万妖谷主冷笑道:“这是中土会盟之上,任何‘私’怨都要放到一旁,就算真的找到了血印,我也要在会盟之后在可以对那个小子进行处置,你要分清楚轻重。”

万妖谷主悻悻一笑,不说话了。

回过头来,诛仙真人脸‘色’顿时更加‘阴’沉,喃喃自语道:“不会错的,方才我明明感到了血印的气息,不过不知为何血印竟然没有爆发,没有证据我无法在会盟之上对你出手,不过等到会盟结束,谢玄,我一定探查清楚,到底是不是你杀了我的爱徒辰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