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523 半年之期

0523 半年之期

“谢师兄,想不到你和幽冥魔道的长老也有‘交’情,倒是让我白担心了一场。 ”见到诛仙真人和万妖谷主接连退去,苏慕白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东方石也笑道:“贤弟,你有冥石长老这个大后盾,竟然一直瞒着我,看来我们方才的举动,倒是多此一举了。”

谢玄连忙道:“哪里哪里,还是要多谢几位的危难相助了,谢玄铭感五内,日后定当回报,我谢玄如有成就,应天书院也将是我最亲密的盟友之一。”

“有贤弟这句话,我东方石就算没看错人,哈哈。”东方石哈哈一笑,对谢玄点了点头,随即和诸位应天书院的武修,飞速地离去了。

一边御气飞空,樊落一边对身旁的东方石说道:“小石头,你果然没有看错人,这谢玄确实有些不凡,竟然连幽冥魔道都和他有关系,冥石长老也公开发话保护他,这一次虽然得罪了万妖谷,和上清宗的关系恐怕也难以‘交’好,但是应该也不亏。”

白鹿书院的众人,商议了一下,留在此地也没有什么意义,谢玄也摆脱了危机,于是就返回了海外仙山,不参与这些世俗的争斗了,临走之前苏慕白也答应谢玄,将会给玄盟送去一些珍稀的物资,供玄盟众人修炼之用。

谢玄表示了感谢,于是和苏慕白等人分别。

冥石在他肩上一拍,无奈道:“走吧,还不赶快随我去冥王岛,你现在树敌无数,危机重重,如果独自在外面,恐怕小命很快就会玩完了。”

谢玄苦笑一声,随着冥石朝北方掠去,朝北海上冥王岛的方向行去。

在谢玄和冥石长老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虚空中微微‘波’‘荡’,几道人影出现在了那里,看服‘侍’,居然是大乾王朝的武修。

其中一名银甲的中年男子,正是谢玄见过的宋归,他望着北方,皱眉道:“想不到谢玄竟然牵涉到了这么多的势力,还和幽冥魔道有关系,幸好没有贸然打他的主意。”

旁边一名黑‘色’甲胄的武修,身上威势凛凛,沉声道:“本来是想要将谢玄所掌握的联盟投票席位抢过来的,没想到居然赶上了这么‘精’彩的一出戏,罢了,既然谢玄此人背景如此复杂,就不要打玄盟的主意了,我观此子绝非池中之物,来日必成大器,如果不能立刻灭杀他,就不要和他成为敌人了。”

宋归点头道:“师傅说的对,只不过这投票席位,我们怎么办?”

“哼,除了玄盟之外,不是还有一个白马寺吗。”黑甲武修冷笑道:“那白马寺可没有谢玄这般复杂的背景,我们直接杀上去,最短的时间内消灭整个势力,将那个代表投票席位的令牌抢过来,切忌不要留下痕迹,以免落人口实,说我们违反了中土联盟的规矩。”

“是!”宋归躬身应诺。

短短时间内,谢玄这个名字,已经名扬整个中土大陆了,当时嘉应城中的所有武修,都见到了那一幕,上清宗,白鹿书院,应天书院,万妖谷,幽冥魔道,谢玄一个普通的武修,名声不显,连金丹境的修为都没有,竟然引动了这么多的势力,搅动风云,让所有的武修都为之惊诧。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这个名字传遍了整个中土大陆,人们津津乐道地猜测着他的身份,流传出来了各种版本,甚至有人说谢玄是冥石长老的‘私’生子,这个荒谬的观点却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同,人们纷纷以为自己猜中了事情的真相。

而在这段时间里,谢玄也随着冥石一路向北,掠过天空,很快就来到了北海,然后来到了海中的冥王岛上。

到了冥王岛之后,冥石就将谢玄安顿在了一个舒适的房间,让他安静地修炼,然后自己就立刻离开了,也不知道去做了什么。

既来之,则安之,谢玄知道自己惹动了恐怖的势力,此时也只能在冥王岛上安心修炼了。

过了好几天,冥石长老才回来见他。

一见面,谢玄的第一句话就是:“冥石长老,你可知道玄盟的情况如何了?”

冥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倒是个重情之人,不关心有多少仇家要想你寻仇,反而是去关心你的家人,关于这点你可以放心,我已经放出话去,谁敢动玄盟一下,就是和我们幽冥魔道作对,而且我也派出了一名信得过的武修,去照看你们玄盟,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会第一时间得知的。”

“那就好。”谢玄松了一口气,只要玄盟没事,他自己的情况就不重要了,随即躬身道:“多谢冥石长老了。”

这是发自内心的感‘激’,谢玄这等高傲的人,居然跪倒在地,行了一个大礼。

冥石长老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难道你就不关心一下你自己的处境吗,难道你以为能够一辈子躲在冥王岛上面,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虽然我们幽冥魔道欠你一个人情,但是也不会一直保护你。”

谢玄却呵呵一笑,没有什么担心的表情,淡然道:“这点我早就知道了,也没有要永远躲在幽冥魔道身后的想法,我同时得罪了上清宗和万妖谷,只怕给幽冥魔道带来的压力也不小,只要冥石长老答应谢玄能够护住玄盟,谢玄这就离去,替幽冥魔道减少压力。”

冥石微微一晒,伸出苍老的手掌,虚空一压,一股巨力降临,将谢玄压得坐了下来。

“好了,也不用意气用事,虽然我们要面临的压力不小,不过也㊣(5)不至于立刻要将你驱逐出去。”冥石长老也坐了下来,叹了口气道:“那万妖谷倒是不足畏惧,一个二流实力罢了,不过上清宗的实力却不容忽视,那诛仙老儿回去之后,只怕会联系和他叫好的几个宗‘门’,联合施压,比如仙幻宗,天刑道宗,还有太上天魔道,虽然我们并不畏惧,但是长久下去,必然对幽冥魔道的利益有很大的损害。”

眼见谢玄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冥石摆手阻止了他,直视他的双眼,道:“你也不用和我婆婆妈妈,这种压力幽冥魔道还承受得起,只不过凡事总有一个限度,不能为了你的一个人情,就无限制地损失下去……半年,我给你半年的期限,这半年我会完全保护你的安全,没有人能够将你带走,不过半年之后,幽冥魔道将会宣布放弃对你的保护,你也必须离开冥王岛,明白了吗?”

“半年么……”谢玄静静地点了点头,沉声道:“冥石长老,小子明白了,有半年的事情,也足够我做一些事情了,只求你这半年要好好护住玄盟,不要让任何人伤害到我的亲人。”

冥石点头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