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533 先天鱼君

0533 先天鱼君

玄盟的驻地,存在于一个易守难攻的山坳之中,此时却被无数道真气光芒包围住,从那些包围玄盟的武修身上,大多数都笼罩着一只只妖兽虚影,发出雷鸣般的嘶吼,此起彼伏,声势一时无两。

经过几年的建造,玄盟的建筑专‘门’为了防守妖魔的攻击,防护能力极强,只留下了几个紧窄的入口,让周围的那些万妖谷的武修一时之间还无法冲进去。

而在这个紧窄的入口之处,有两个男子苦苦支撑,守护在这里,而万妖谷的武修们轮流进行攻击,真气轰击所形成的隆隆巨响,让大地也隐隐颤动,正面受到攻击的那两名男子自然也是苦不堪言,身上的真气光芒一阵散‘乱’。

其中的一名武修,形貌堂堂,英气勃勃,而身上却笼罩着一层血腥气十足的血‘色’光罩,将他的身体死死地防护住,这名武修赫然正是玄盟的副盟主鱼君。

从鱼君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看来,竟然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已经晋升到了先天秘境,而他所修炼的特殊功法,也发挥出了不俗的实力。

鱼君当初得到了一‘门’名为血神子的魔道功法,虽然是以损耗‘精’血为代价,换取修为的‘精’进,不过效果确实不俗,这半年来受到幽冥魔道的资助,又有顾青城帮忙炼制丹‘药’,修为一路突飞猛进,终于第一个突破了先天秘境。

而进入了先天秘境之后,他血神子功法的真正威力,也彻底展现出来,身上无时无刻地散发着浓郁的血腥气息,在他心脏之中寄居的那只血魇,也彻底地成长了起来,虽然是吞噬鱼君的‘精’血,使他的寿命极大地缩短了,不过在战斗的时候,鱼君的实力也超越了普通的先天高手。

经历了这么多年的玄盟领导之位,鱼君也从那个普通的少年,成长到了一名枭雄人物,面‘色’冷厉坚毅,双眸中无时无刻地‘射’出锐利的寒芒,配合上身周那团浓郁的血‘色’光芒,气势慑人之极。

而在鱼君身旁的那名男子,修为要比他高上整整一个台阶,容貌十分陌生,并不是玄盟的武修,而是冥石长老从幽冥魔道派出来守护玄盟的弟子,他已经有了金丹境的修为,所以万妖谷大部分的攻击,都被他一个人扛了下来。

鱼君一边抵抗着万妖谷众人的攻击,身上血‘色’光芒闪动,对身旁的那名男子说道:“薛晨大哥,真是对不住,我们玄盟的危机,却要你一个人来抵抗,鱼君惭愧。”

那名叫薛晨的男子也是豪爽之人,大笑道:“说这些话干什么,我既然被冥石长老委派而来,保护你们玄盟,这就是我的责任,况且这半年来和你们相处的很快乐,我也是打心眼里喜欢你这个汉子,万妖谷这群小丑,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敢无视我们幽冥魔道,对玄盟发动攻击,当真是可恶至极!”

喘息了一下,那薛晨又说道:“也不用太过绝望,冥石长老早就发话不允许任何人对玄盟不利,万妖谷敢冒着得罪幽冥魔道的风险来进攻玄盟,冥石长老肯定会得到消息,只要拖到他前来救援,一切都还有希望。

说话的功夫,又有一道妖兽虚影扑击了过来,薛晨身上泛起一团浓郁的黑气,其中蕴含着恐怖的幽冥之气,将那道妖兽虚影吞没了进去,随后黑气一阵蠕动,那只妖兽虚影就再也没有动静了,彻底被黑气所吞噬。

鱼君在一旁苦笑道:“薛晨大哥,你就不用安慰我了,那万妖谷既然胆敢对我们玄盟发动攻击,恐怕必然有所依仗,冥石长老也未必能够及时赶来,而且……哎,而且一直进行攻击的不过是普通的先天武修罢了,万妖谷的真正‘精’锐还没有出动,尤其是那万妖老贼,还好整以暇地坐在那里,恐怕根本就是猫抓耗子的心理,完全没有把我们放在心里,想要玩够了再发动真正的攻击啊。”

薛晨咬了咬牙,没有再说话,只是全力催动体内幽冥真元,浓郁的黑‘色’云团在他头顶笼罩,任何扑击过来的妖兽虚影,都会第一时间被他分出一团黑‘色’雾气,瞬间将那只妖兽虚影吞噬,而他的幽冥气威力也十分恐怖,被吞噬的妖兽虚影立刻就会惨叫连连,然后整个身体都崩溃开来,散落成一蓬能量碎片,被他的幽冥真元所吸收。

这样下来,薛晨倒是越战越勇,真元越来越多,如果单单就只是这些普通的先天武修的话,他还真不惧怕,唯一怕的就是远处一脸悠闲,还没有出手的万妖谷主。

那个老怪物是半只脚踏进‘洞’虚境的恐怖人物,他如果出手的话,就连薛晨恐怕都无法抵挡,最多十招,就会不敌落败。

在鱼君和薛晨的身后,萧情紧紧地咬着红‘唇’,一双纤细的‘玉’掌紧紧握起,过于用力而变得苍白,她的实力卡在准先天的程度,还没能真正踏入先天秘境,对于这个等级的战斗,也完全‘插’不上手。

而除了萧情之外,玄盟其余的武修更是没有‘插’手的资格,基本上都是九品武宗巅峰的修为,这种修为对于先天秘境的战斗来说,实在是不够看,连参加战斗的资格都没有。

“嘿嘿,幽冥魔道的功法,果然高明,这幽冥气对于我万妖谷的万妖魔功,倒也克制不小,看来普通的小子们还真收拾不掉你啊!”

就在这时,一串苍老的笑声在场中响起。

正是那万妖谷住的声音!

随着这苍老的怪笑,所有的万妖谷武修顿时大喜,这说明他们的谷主要出手了,而鱼君㊣(5)等人,脸‘色’顿时苍白得可怕,甚至抑制不住地浮现出了一丝绝望。

场中能量陡然异常地‘波’动,随即一道驳杂的遁光‘射’进战圈,现出了一个身穿五颜六‘色’的衣袍,白‘色’长发狂‘乱’飘舞的老者,正悬浮在空中,身上那种让人兴不起半点反抗心理的强横威压,朝着下方笼罩了过来。

薛晨咬了咬牙,大喝道:“万妖谷主,你也算是个人物,竟然以大欺小,以你接近‘洞’虚境的修为,竟然亲自来攻打玄盟,是不是太没有风度了。”

“风度?”万妖谷主嘿嘿一笑,“我倒是想有风度,不过玄盟的谢玄接连杀掉我万妖谷的武修,甚至当着天下人的面,将我的得力干将慕容古灭杀当场,让我颜面全无,连面子都没有了,还谈什么风度!”

冷哼一声,顿时有一股森寒的煞气笼罩全场,在万妖谷主的身上,隐隐有一个妖兽的虚影存在,只不过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妖兽,只是从上面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人心悸不已。

“就算如此,你难道就不怕幽冥魔道的报复吗。”薛晨不甘心地吼道:“冥石长老已经发话,谁敢对玄盟不利,就是和幽冥魔道作对,你难道想要和幽冥魔道为敌?不怕冥石长老的怒火吗?!”

“冥石长老的怒火?啧啧,我好怕啊……”万妖谷主啧啧摇头,“就是因为冥石那个老东西,我才苦苦忍了半年的时间,忍受着其他势力的嘲笑,忍受着谢玄所带给我们万妖谷的屈辱,不过现在我不怕了,因为我的靠山是……上清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