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544 敌人遁走

魔道至尊 0544 敌人遁走

就像是几个不同的人影出现,这些影子都是极为淡薄,不注意几乎无法发现,只见这几道光影在空中各自扭曲,抖动,忽然从他们身上传来一股怪异而熟悉的能量——万妖谷主的能量!

与此同时,还没等谢玄反应过来,或者说谢玄的第一反应选择了谨慎的观望,只是将那道还没有消失的剑气集中在自己的身前,防止这是万妖谷主遗留的什么诡异手段,用来偷袭。

趁着谢玄给了他喘息之机,万妖谷主的几道分身光影,忽然同时抖动了起来,飞速地朝着一个方向聚拢而去,重新凝聚成了一个看上去有些虚幻的人影,于此同时,这道人影陡然就开始加速,并非是对谢玄发起反攻,而是朝着某个方向急速地飙射而去,竟然,竟然是逃走了!

“哈哈,谢玄小儿,你恐怕不知道,我万妖谷还传承有一门分身化影大法吧,嘿嘿,桀桀,哈哈哈哈——”

万妖谷主变换着连绵不断的笑声,一阵阵传递开来,不过声音渐渐消弱,随着万妖谷主的逃遁,一点一点地降低了下去,很快就要和万妖谷主一起消失。

一道快如闪电的寒芒自空中划过,远处,万妖谷主笑声忽绝,改而发出一声高亢的痛呼,一道血色在空中拖出了长长的轨迹,看样子谢玄临时爆发的剑气,还是追赶了上去,给万妖谷主来了一下狠的。

不过终究是没能做到彻底斩杀,谢玄也没有料到对方居然还有分身化影大法这种诡异的秘法传承,在他能够斩破空间的一剑之下,居然还能够保存下来性命,这一切都让谢玄有了一瞬间的失神,也正是这一瞬间的破绽,才让万妖谷主抓住时间,远远地逃遁开来。

虽然没有杀掉,但是据谢玄所知分身化影大法极为损耗精血,甚至还有可能修为倒退,短时间内万妖谷主是没有什么战斗能力了,尤其是在谢玄斩掉他一直手臂之后——方才最后的那一剑,恰好从万妖谷主的右肩上面划过,将他的一只手臂齐根斩断了下来。

不管怎么样,这场玄盟的危机,终于是完全解除了。

黑暗如水一般,将谢玄包裹住,随之而来的,还有无尽的痛楚,即使在最深沉的昏迷中,谢玄也被剧烈的疼痛所缠绕,想叫却叫不出来,想要向自己的亲人挚爱求援,可是四周全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将他彻底笼罩,就好像整片天地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一样。

昏迷之中没有时间概念,谢玄也不知道到底经过了多长时间,只知道自己差点就要被无尽的孤独和痛苦折磨疯了,幸好就在此时,一线光芒从上方射了下来,随即就扩散到了整片黑暗的空间,眼睛被这种剧烈的光芒刺激得睁不开,可是谢玄又急迫地想要睁开双眼,看清楚外面的世界。

那种梦魇之中的无尽黑暗,谢玄是一刻都不想经历了。

“玄哥,你终于醒了!”一声惊喜到了极点的娇呼,从谢玄的耳边传了过来。

随即是一阵密集的脚步声,衣襟摩擦的声音,还有许多人杂乱的呼吸声。

“玄儿,你,你终于醒来了,为娘担心死了。”这是萧碧云慈爱的声音。

“哈哈,我就说小玄福大命大,这点小伤,怎么会有事,都放心吧,我说的没错吧!”这是萧天宗爽朗的笑声。

“表哥,你没事,真好……”这是萧情所特有的柔和淡然的语声,只不过在此时,萧情的语声中也饱含着澎湃的情绪浪潮。

“你们……”谢玄眨了眨眼,终于习惯了阳光的感觉,只见自己床边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几乎将自己围得水泄不通。

“咳咳,我昏迷了多长时间?”轻声咳嗽了两下,谢玄的声音嘶哑得令自己都吃惊,他第一个反应,是想要问问自己昏迷了多长时间,因为在那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似乎已经度过了漫长的时光。

“玄儿,你都已经昏迷了十天十夜了,我们都快担心死了!”最先说话的依然是萧碧云,她是谢玄的娘亲,自然所有人都让她站到了最贴近谢玄的位置,毕竟母子之间的感情是最亲密的。

“十天么……”谢玄嘶哑地张了张口,随即还是闭上了,此时的声音实在是难听得很。

原来那么漫长的黑暗时光,在现实中也不过是十天而已,看来是昏迷之中的剧烈痛苦,让谢玄将对时光的感觉无限放大了。

而且清醒了过来之后,谢玄也探查清楚了自己的状况,在和万妖谷主的一战之中,自己不仅身体受到了难以想象的损伤,每一丝纤维都有些断裂,每一条血管和经脉都布满了丝丝裂纹,骨骼更是差点就要崩溃,不过最严重的还是谢玄的灵魂损伤。

为了抗衡万妖谷主,谢玄让隐藏在体内的恶魔之力占据了身体,主要是接管了谢玄的识海,从而对谢玄的灵魂本源造成了剧烈的侵蚀,而在和万妖谷主的激战之中,他又几次三番地透支精神力,以至于就连灵魂本源都处于破碎的边缘了。

还是多亏了谢玄识海中的那团丹药雾气。

当年谢玄只是为了治疗识海的轻微震荡,吞服了那枚逆天丹药,没想到过去了好几年的时光,丹药雾气还是存在于谢玄的识海之中,此次谢玄的灵魂损伤,也引动了这团丹药雾气,一丝丝地渗入了谢玄的灵魂本源之中,将他的灵魂从破碎的边缘拉了回来,并且将大部分的裂纹和损伤都修复完整了。

也正是由于灵魂本源一直都在修复的过程之中,灵魂的剧烈痛苦让谢玄在昏迷之中也无法幸免,几乎在昏迷中就要被那种痛苦给逼疯了。

不过想了想,谢玄倒是无比庆幸,要不是正好处于昏迷,恐怕那种灵魂蠕动的痛苦,早就让谢玄彻底疯狂了,毕竟醒着感受痛苦,和昏迷之中完全是两种概念。

正在谢玄庆幸的时候,玄盟的诸人忽然分开,让出了一条通道,这条通道直通向门口的位置,谢玄顺着这个方向望去,只见一个衣袖飘飘的老者从房门外面走了进来。

巨大的,仿佛形成了实质的压力,让众人连话都说不出来,场中的气氛一时间冰冷到了极点。

谢玄心头一惊——竟然是上清宗的诛仙真人,他此时来临,恐怕绝对是来者不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