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545 无情的交锋

0545 无情的交锋

谢玄紧皱眉头,他可是杀掉了上清宗的真传弟子辰南,和诛仙真人之间有着化解不开的血仇,他此次降临,如果是为了报仇的话,恐怕整个玄盟都要毫无悬念的覆灭了。

别说自己身体现在虚弱到了极点,就算是完好无损,估计也不可能有丝毫的方法抵抗。

神色凝重地盯着渐渐逼近的诛仙真人,玄盟的一些人看不过去,性格火爆的阿飞第一个跳了出来,喝道:“诛仙真人,你们上清宗的名头确实够大,不过谢玄他身体虚弱,还需要静养,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冲着我们说吧!”

“你们?你们算什么,蚂蚁吗?”诛仙真人随意地摆了一下衣袖,顿时就有一圈能量涟漪扩散而出,将周围所有的人都推送到了三尺之外。

不过诛仙真人对能量的控制极为精准,玄盟的众人只是被推送开来,身体没有受到一点伤害,甚至连察觉都做不到,只是眼前一花,自己就诡异地挪移到了三尺之外的地方。

诛仙真人看都不看这些人,在谢玄的身前站定,一双苍老的眼眸之中,居然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光芒,对着谢玄一字一句地喝道:“说!辰南是不是你杀的!”

谢玄只觉得自己的灵魂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刚刚修复完全的灵魂本源,上面又有丝丝裂缝产生,剧烈的痛苦,让谢玄不由自主地呻吟了一声,神智几乎被诛仙真人夺取了过去。

要不是前世今生所锻炼出来的强悍神经,谢玄此时恐怕已经彻底失去了对神智控制能力,将一切都说出去了。不过此时的谢玄终究还是扛过了诛仙真人的精神入侵,声音从牙缝中迸溅了出来:“没有,不是我杀的!”

一句话说出,谢玄终于松了一口气,身子彻底软了下去,本来就真元匮乏的身体,已经出了一身的大汗,背心都湿透了。

诛仙真人的眼中露出失望之色,他没想到在这种脆弱的时候,谢玄的识海居然还是防守严密,让他的精神力无法窥探,最让他有些吃惊的是,谢玄的精神力等级明显要比他高了不少,难道已经达到了九品精神力的程度?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声长笑:“我说诛仙老儿,我早就和你说过了,谢玄身上没有血印的存在,就不是杀害你那个徒弟辰南的凶手,你非得要联合几大宗门的势力来压我,同意你进行灵魂压迫,怎么样,还是没有结果吧。”

随着笑声,另一名老者走了进来,谢玄眼中喜色一闪而过,竟然正是幽冥魔道的冥石长老。

“哼,有没有血印的存在,我还是要好生检查一番才行!”诛仙真人冷哼一声,伸出右掌,对着谢玄的额头处五指屈伸,一道道银色的真元朝谢玄的体内透了进去,顺着他的经脉一路探查了过去。

“咦?”诛仙真人有些疑惑地看了谢玄一眼,谢玄的经脉和肉体已经惨不忍睹,几乎到达了崩溃的边缘,只是由于真元散布到体内各处,勉强将身体维持住了而已,这种严重的伤势,没想到谢玄还能够活下来。

不过稍稍惊讶了一瞬,诛仙真人就恢复了平静,他的真元一路探索了过去,正好谢玄的肉体充满了大大小小的裂痕,他索性将真元分成无数的细丝,从这些裂缝之中穿梭到了谢玄的身体各个地方,甚至包括了最隐秘的地方。

不过一炷香之后,诛仙真人的脸色终于阴沉了下来,他完全没有找寻到血印的存在。

上一次在嘉应城中,他没能搜查到谢玄体内的血印,不过回去一想之后,他就越发地怀疑是冥石长老暗中做了手脚,以幽冥魔道的阴寒真元,偷偷将谢玄体内的血印压制下来也不是难事。

所以此次他特意用真元将谢玄的身体隔绝了起来,防止任何能量侵入,而且自己的真元布满了谢玄体内的每一个角落,也确定没有幽冥魔道那种阴寒的真元存在,可是也同样没有血印的影子。

“难道说,谢玄这半年来在冥石的帮助下将血印驱逐了出去?”

诛仙真人摇了摇脑袋,将这个想法排除了出去,他对上清宗的秘法极为有自信,那血印是依附于武修的血肉之上,除非是将所有的血肉都剔除,重新生长回来,否则的话是不可能驱逐出去的,就算是幽冥魔道也不可能有任何办法。

当然,他不知道谢玄这半年来都是在贺兰山的天煞血池之中修炼,阴寒邪祟的恶魔能量将谢玄的整个身体都侵占了,何况是上清宗的血印,都是一股脑地替换成了天底下最为邪恶污秽的能量。

而谢玄之后借着天刑雷劫的威力,才将恶魔之力勉强压制了下去,所以才让自己的身体恢复了血肉之躯。

“好了,诛仙老儿,既然没有发现那血印的存在,那就不要在趁机对谢玄的身体做什么手脚了,要知道他现在身体可是脆弱的很,你的真元稍微颤动一下恐怕都会要了他的小命,以你一派掌教的身份,不至于这么卑劣吧。”

冥石懒洋洋的声音再度响起。

诛仙真人皱了皱眉,他确实没有在谢玄的体内发现血印的痕迹,再搜索几遍也是完全没有必要了,既然冥石冷嘲热讽,他也拉不下脸再对谢玄动什么手脚,只要将真元撤了回来,冷冷地一挥衣袖,转身朝门外走去。

“嘿,我说诛仙老儿,你这就走了?好不容易大老远来一趟,没有见到你那个狗腿子万妖谷主,也没有找到血印的存在,好歹多坐一会儿,吃个饭再走啊!”

冥石嘿嘿地笑了起来,这明显是故意讥讽了,不过这一次诛仙真人毕竟是理亏,所有的行动都没能占到便宜,所以完全没法回嘴。

只见诛仙真人的身体僵硬了一下,脚步停滞了一瞬,似乎是想要回头发火,不过终究还是冷哼一声,继续朝着门外走去,身影抖动了几下,就彻底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了。

冥石注视着诛仙真人消失的地方,好一会儿,才回过头来,对着谢玄的方向哈哈一笑:“好小子,这回你可太争气了,居然将万妖谷来进攻的先天高手几乎全灭,甚至还将万妖谷主那个老妖怪也砍掉了一条胳膊,恐怕现在整个中土世界都在流传着你谢玄的名字啊!”

谢玄虚弱地一笑:“冥石长老,你就别打趣我了,这一战我可是拼了老命,几次都差点交代了,您瞧瞧我的身体,再加一把力,恐怕就化成飞灰了啊。”

顿了顿,谢玄有些后怕地感叹道:“还好我挺过来了,不然的话,稍有差池,恐怕整个玄盟都要被那万妖谷主给灭掉了,到时候他推脱一句是妖魔所为,恐怕也没有人会多事地追查,哎,在妖魔肆虐的今天,没想到我们人类之间还要自相残杀。”

说到这里,冥石的神色也凝重了起来,点头道:“不错,如果你当时失败了,死在万妖谷的手里,那万妖谷主只要推脱一句妖魔所为,就连我也没法说什么,毕竟他有诛仙老儿的支持,这一次对玄盟的袭击,若不是诛仙老儿联合和他要好的几大宗门对我施加压力,让我无暇分身,我早就赶来将他们全部消灭了!”

冥石长老的脸上满是怒气,对着身后的薛晨说道:“薛晨,我当初派你来保护玄盟,这个任务你完成的很好,非常好,我听说你差点死在万妖谷那帮野兽的手里,嘿,那万妖谷主竟然明知道我冥石发了话,还敢一意孤行地攻打玄盟,竟然连我幽冥魔道的弟子也不放过,当真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