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逍遥王

第195章 舒克和贝塔

第195章 舒克和贝塔

地道开始挖掘了,整个逍遥城除了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之外,基本再没别人知道这行动了。

虽然现在还是寒冬腊月,这土地也冰结的厉害,不过却难不倒天生的挖洞能手鼠族。

一个鼠族的少年用火石帮一位老人点上大烟斗,然后安静的站在一旁,眼神有点飘忽和迷离,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老人使劲抽了口烟,脸色表情似乎有些享受,等香软的烟气慢慢回荡在口中之后,这才依依不舍的将那口烟呼了出来。

“舒克,你在想些什么呢?”老人看了眼旁边的少年,笑着问道。

少年转过头来,叹了口气,然后低下头,什么都没说。

老人抚摸着孩子的头,笑道:“你不说,爷爷我也猜得到。你还在想你姐姐做的决定吧?贝塔虽然只比你大一点,不过她有自己的想法,我希望你能够理解她。”

舒克抬起头,双眼盯着老人恨恨道:“爷爷,我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要给那些老爷们卖命!当年人类的奴隶贩子们来疯狂捕获咱们鼠族的时候,那些大老爷们在哪?他们享受着好吃的好喝的,咱们鼠族不但吃不饱喝不暖,而且还要整日担心被人抓去,为什么现在却要为他们卖命!”

少年吞了口口水,接着说道:“如果说只是托庇于那些贵族,我也没什么说的,毕竟战争要来了,有贵族的庇护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是姐姐为什么要跟那个死贵族订婚,是不是那个贵族老爷看上了姐姐,所以逼迫她就范的?肯定是他拿咱们家族成员的安全威胁姐姐了吧,爷爷,我希望你能告诉我!”

舒克盯着自己的爷爷,双眸中充满了愤怒的火焰。

老人磕了磕烟斗,把那杆长长的烟枪收了起来,然后笑道:“你姐姐那么聪明,你觉得即使被逼迫她会出卖自己么?难道她连这点事情都解决不了么?”

舒克先是一愣,然后问道:“爷爷,那,那为什么姐姐会做出,那样的决定?”

老人回想起过去的日子,神色也有些黯然,不过他显然不想让小孙子看到自己难过的样子,所以还是强作欢颜,笑道:“舒克,你觉得战争一旦爆发,雷恩要是亡了的话,我们鼠族能独活么?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是不是有必要去找个贵族庇护下我们家族呢?”

舒克想了片刻,答道:“的确不能独活,寻求贵族的庇护还是很重要的。不过我听说这个贵族只是个新崛起的贵族,我怀疑他的能力。而且他那么年轻,我觉得他肯定是因为姐姐的美色!”

如果杰夫听到自己这样被人怀疑的话,估计肯定会郁闷到要死。不相信他的实力也就罢了,毕竟他有许多秘密不为人知,可是现在居然有个小子怀疑他是个色魔,如果他听到了肯定会气死。

老人看了看小孙子,这孙子虽然聪明,但是却比不上他姐姐。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毕竟男孩子年轻的时候肯定是很毛躁的,只要经过磨练还是可以成大器的,毕竟他也是鼠族难得一见的天才,文武双全的天才。

“舒克,事实上联姻这件事情,是你姐姐提出来的。”

舒克立刻呆住了,在使劲掐了自己几下确定自己没听错之后,他立刻问道:“爷爷,你不是骗我吧?姐姐为什么要这么做?”

老人摇了摇头,答道:“虽然你姐姐语焉不详,但是至少我可以从她的决定中猜出点什么。虽然咱们的新领主是个年轻人,而且是新崛起的贵族,不过现在逍遥城居然可以和原来的五大都市相媲美,要知道这城市建起来还不到一年啊。无论如何,这都说明咱们的新领主实力很强,而且还掌握了别人没有的技术和武器,所以你姐姐才会产生了联姻的想法。”

舒克听完之后思索了片刻,然后问道:“姐姐为什么会这样做呢,爷爷,如果我不知道原因的话,恐怕一辈子都没法接受她的这个决定!”

老人叹道:“说到底,你姐姐还是为了保住整个家族。你父亲去世的早,我又不是什么强者,还好你姐姐聪明又有天赋,不然咱们家族早就被人类的捕奴者们抓去了。这几年你姐姐已经很累了,现在遇到这样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可以保护大家的人,她无论于公于私都很愿意接受联姻这样的结果。不过那领主似乎很为难,要不是你姐姐骗他说如果不联姻的话,家族就不能算领主的亲信,自然不可能为了一个不亲近自己家族的领主卖命。那领主听了,也是犹豫了很久,最后决定再考虑考虑。事情就是这样子的,其实那领主是个好人,你看咱们在这忙活着,不过也不是太累,可比以前好多了,那比起被人类抓走的同族更是好上千百倍。咱们现在吃的穿的,就是普通家庭好的人的用不上。你看爷爷抽的这烟,这可是大贵族才能抽得到的啊!”

舒克厅外老人的解释后有些释然,只要不是姐姐被逼答应联姻他就可以接受了。而且爷爷说的也对,姐姐这几年也够辛苦的了,该为自己的将来想想了。不过那个领主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居然可以让自己心高气傲的姐姐愿意屈身下嫁,还真的想见见他呢。

一老一小休息够了,又重新沿着地洞口进入了地下,继续紧张的工作去了。

当这一群鼠族劳力拼命挖洞的时候,在逍遥城郊的某处隐秘的场所内,另外一群鼠族正在进行艰苦的特训。

这些鼠族经历过穷苦的日子,自然比较能吃苦耐劳,虽然体型相比较其他兽人要娇小的多,不过力气却也不是那么小。而且加上他们天生细心敏感的特点,这特训其实也不是那么困难。尤其是其中一位漂亮的女孩子,简直是巾帼不让须眉,她学什么东西都特别快,在杰夫讲解完并且示范了一遍之后,这个女孩子立刻就学会了所有器械的操作方法。在她学会之后,立刻开始指导其他族人。

杰夫看着眼前这个坚强而又瘦小的美丽的女孩,心情有些奇怪,因为,在她身上杰夫看到了乐乐的影子。那么瘦小的身影,却不得不支撑起整个大的家族,甚至可以为自己的亲人献出一切。

到底要怎么跟丹妮讲啊,难道要告诉她为了大家我把自己卖给鼠族当女婿了?

虽然知道丹妮和老卡丹不会说什么,甚至会举双手赞同,不过杰夫还是没法把话说出口。虽然对贝塔、缪斯这个女孩有些许好感,不过这种政治联姻却不是杰夫想要的。

“得抽空好好跟她谈谈啊。”杰夫托着下巴看着正在特训的鼠族战士们喃喃道。

鼠族战士们知道自己的机会得来不易,虽然知道前面面临着的必然是危险,可是他们依旧毫不畏惧的执行着贝塔的命令。可能是知道贝塔绝对不会害他们,又可能是为了证明鼠族并不是胆小怕死的种族,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是什么,至少他们现在训练的很拼命。

虽然摸到圣器的激动心情已经慢慢消散,不过这些鼠族战士们却依旧保持着最初的**。如果有哪点做不好,他们就会懊恼的责怪自己;如果有谁做的特别好,他们又会兴奋的围着那人问东问西好好学习。看到这样的情景,杰夫知道自己真的选对了人。

“大人,喝口水吧,刚才讲那么多话,肯定口渴了吧。”

贝塔脆生生的甜美声音回荡在耳边,杰夫心底一颤,不过还是将水杯接了下来。

“贝塔,坐吧,不要这么生分叫什么大人大人的。在逍遥城里,只要兄弟姐妹,没有什么大人小人。”杰夫的话语颇有些调侃的味道。

贝塔犹豫了片刻,还是挨着杰夫坐了下来。看她不停搓着衣角的紧张的样子,杰夫嘴角翘了起来。

“大人,为什么要让大家训练的这么紧,要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贝塔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杰夫问道,看来她已经慢慢习惯了和杰夫坐在一起的感觉。

杰夫知道贝塔十分可信,也不隐瞒,直接答道:“习惯这东西是很可怕的,尤其是坏习惯。人类军队和政府存在的官僚作风我了解的很清楚,这次突击失败他们至少得扯皮推卸责任浪费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之后才会进行军事行动。对方的将领并不傻,所以他肯定会尽量在一个月内促使扯皮结束,这样一来一个月就是期限。在这个期限之内鼠族的特训必须完成,而且必须按时抵达圣劳伦斯河畔。”

贝塔美眸回转,然后说道:“大人,您跟我想的差不多。我也觉得一个月差不多是个极限,我会好好催促他们的,绝对不会让大人失望!”

杰夫笑道:“我知道你心里还有很多疑虑,到时候我会亲自出马,带上几个强者去保护你们的,绝对不会让鼠族战士成为弃子。”

贝塔被杰夫说中心中的疑虑,脸色微红,变得像玫瑰一般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