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逍遥王

第206章 战争祭祀

第206章 战争祭祀

雷恩是个很小的国家,实际上它只占据了西大陆最北边的一块小地方。

卡斯特罗是个很大的国家,它有上千万上亿的子民,并且拥有自己魔法师军团和魔导炮兵团。

古尔丹面积和卡斯特罗相当,虽然它的魔法力量没有卡斯特罗那么强,但是这里的战士却比邻国要有血性,而且还有数不清的雇佣兵团和数不清的武道馆,所以也有足够的武力可以喝卡斯特罗抗衡。

至于圣山教廷,就更不用说了。先不说在西大陆圣山的影响力有多大,光一抬出个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的光明神就能把古尔丹和卡斯特罗压得够呛。

至于南方的诸多小国,或许潜藏着很多势力,但是总归是不入流的。这些小国比不上古尔丹和卡斯特罗这种大国,也比不上圣山教廷,更比不上天空之城以及传说中的龙城的势力。

这就是整个西大陆相关的势力,排除南方诸多小国,恐怕雷恩怎么看都该是最弱小实力最单薄的国家。这恐怕也是教廷想灭掉雷恩的原因之一吧,事实上如果单看是不是信仰光明教就判定为异教徒的话,那么古尔丹早就第一个被灭了,卡斯特罗估计也活不了几天。但是雷恩不一样,雷恩实力小,而且还是一个由人类以外的异族组成的国家,不灭你就怪了。

雷恩就是在这样的压力下活了下来,虽然是勉励支撑,不过它还是活下来了。

雷恩的压力一直很大,可以说除了东边没有什么敌人之外,其他方向都是压力很大。北方有寒风雪原,那里的魔兽们经常来到雷恩境内杀戮,当然现在被杰夫搞掉一批高级魔兽之后,北部的压力已经小了很多。至于西部海岸,则一直有海族的进攻,虽然一直小打小闹,不过却不容忽视。南边就是来自人类两大帝国的压力,虽然暂时少了来自古尔丹的压力,不过却多了个教廷直接掺乎到战争中来。

在杰夫没做这一系列事情,没给雷恩带来高科技的武器之前,事实上这个国家就这样挺下来了,而且还给人类王国留下了深深的恐惧。

雷恩能够活下来,靠的不止是无畏的战士,实际上它靠的还有雷恩的灵魂——战争祭祀。

生命祭祀擅长的是生命魔法,也就是医生类的职业者。而战争祭祀就不一样了,就想这个职业的名字一样,这种祭祀就是为战争而生的。虽然他们没有强健的体魄和精湛的武艺,也没用强大的魔力施展强大的魔法,但是他们却可以借助战歌和战舞施展各种战争光环。雷恩觊觎人类王国的魔法力量,可是人类战士们却嫉妒兽人可以独享各种战争光环。

虽然强大的魔法具有大规模杀伤的能力,但是对保护己方的士兵却一点用处都没用,毕竟魔法释放的时候是无法选择的,这就导致战场上经常有自摆乌龙的情况。而战争祭祀释放的光环则有很大不同,因为它可以有选择性的施展给己方或者敌方,可以说要比魔法智能的多。

看着战场上兽人战士们孤军奋战的惨象,马恩终于做出了决定:“战争护卫,准备守护好你们的战争祭祀。战争祭祀小队,准备出击!”

当命令下达之后,一位位战争祭祀骑着自己的骑兽拿着各自的乐器,在战争护卫的簇拥下从帐篷中走出来。在向暂时的军事最高指挥马恩行礼之后,这支分量极重的队伍终于由幕后走到了前台。

一位骑着科多兽的战争祭祀挥动着手中的鼓槌,终于敲响了趁机已久的战鼓。

漫天的鼓音回荡的天际,雄壮的乐声在战场上响起,兽人们骨子里的霸气终于再次被唤醒。

辉煌光环、耐久光环、荆棘光环等等,各种颜色的光环通过战歌和乐器迸发出来,齐刷刷的笼罩在兽人战士们的身上。

邪恶光环、疲劳光环,这些黑暗光环也齐刷刷的落到了卡斯特罗军的头上,本来还精神勃发的人类战士顿时变得疲顿不堪,就想找个地方睡一觉。

形势再次逆转,兽人再次占据了优势。没错,这就是战争祭祀的力量,这就是战歌光环的力量。

先前被推入雷恩境内的战线再次被迫后退,并且再次退回到刚开战时候的状态。

很自然的,卡斯特罗军统领再次痛扁那位可怜的参谋,所有军官的眼睛又齐刷刷的飘到了窗外。

这并不是指挥的失误,实际上一旦战争祭祀参战后出现这种结果都是可以预见的。辉煌光环可以增加战士的体力恢复速度,耐久光环可以增加战士们的移动和攻击速度,另外,荆棘光环甚至可以反弹来自敌方的物理和魔法攻击。虽然人类魔法师们一直不承认兽人战争祭祀的战歌光环也是魔法,不过怎么看来都是他们在嫉妒战争祭祀的才能。反观现在的人类战士,那才叫可怜呢,疲劳光环让所有战士都觉得疲惫不堪昏昏入睡,邪恶光环导致所有战士身体变得僵硬速度变得和乌龟爬一样,这简直是让人站那挨打的手段。

“干,赶紧告诉我,到底该怎么处理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统领郁闷的一边扁自己手下的参谋一边问道。

“大人,据说教廷的牧师们可以用驱邪术驱散黑暗光环,可以让随军的牧师去试一下!”一个还算有点见识的军官忙不迭的答道。

统领暂时丢下已经晕眩的参谋,不耐烦的摆摆手道:“那你赶紧去把这事情办一下,办好了有奖,办不好回来就跟他一样。”

那军官叫苦不迭,都想抽自己,你说自己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么。不过统领说的话他可不敢不听,所以行了个军礼之后他就一脸便秘的表情离开了指挥所。

牧师们接到命令之后脸色立刻变得很军官一样,都是一副便秘的表情。其实倒不是驱邪术不能驱散黑暗光环,只是他们根本就学艺不精,所以才来军队混碗饭吃,根本没想到会用到他们上战场。如果说只让他们使用比较低级的圣光法术治愈伤口他们还可以做到,而驱邪术则是比较高级的圣光魔法,也难怪他们会这样一幅痛苦的表情。

不过在军官转告了统领的话之后,这几个牧师就乖乖的去试验自己几乎从来没成功过的驱邪术去了。

“额,这次好像没成功,我们再试一次。”

“好像又没成功,大人别着急。”

“大人,驱邪术是非常牛比的光明魔法,所以成功率比较低。”

“他妈的,又失败了!”

终于,在尝试了N次之后,这几个不合格的牧师终于成功释放出了一次威力极其弱小的驱邪术。虽然威力很小,不过看起来似乎还有点效果,至少笼罩在卡斯特罗军士兵身上的紫黑色变淡了许多。

在心虚的接受了军官的奉承之后,这几个牧师又继续开始施展他们还没有学到家的驱邪术了。

不过实力上的差距在那摆着,虽然黑暗战歌需要的魔力实际上更多。不过这几个菜鸟牧师实在是菜的厉害,所以别人施展一次完整的驱邪术就可以驱散差不多的黑暗战歌光环他们居然使用了七八次驱邪术才完全驱除掉。虽然累得死去活来的,不过看着那些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们崇拜的眼神,这几个小菜鸟牧师立刻摆出一副悠然自得的表情。

“奥,邪恶光环和疲劳光环的时间好像到了,没办法,再施展一次战歌吧。”一位七级战争祭祀嘟囔着敲响了手中的乐器。

伴随着紫黑色的光芒,卡斯特罗军士兵们再次被黑暗战歌光环覆盖了……

“大,大人,那些黑暗战歌光环好像又出现了哎!”一个眼尖的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喊道。

几个小菜鸟牧师一看,齐刷刷的抽了过去。

军官可不想被统领痛扁,所以立刻派人用水浇醒了几位可怜的小牧师。这大冷天的,几个小牧师都被冻得浑身哆嗦,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还谈什么施展驱邪术啊。看着被抬到后面抢救的小牧师,军官只好认命了。

军官战战兢兢的回到指挥室向统领报告情况,不过统领却难得的没有发脾气,而是问道:“那么应对这种情况,我们该怎么办?”

又一位不长眼的军官忙答道:“大人,我们可以让我军暂时后撤,然后让魔法师军团和魔导炮军团出动啊。这样既可以让士兵们休息,又可以打击对方疲惫的战士,您看怎么样?”

统领气得一边翻白眼一边骂道:“怎么说老子又不是傻子,难道还不知道魔导炮军团的厉害?可是魔法师军团和魔导炮军团明天才能到,难道今天老子就在这干等着?”

这下一个人都不敢说话了,所有军官又一起把眼光投向了窗外。

那参谋犹如不死的小强,居然挣扎着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一边用颤抖的手抹着鼻血一边说道:“大,大人,我,我有办法。

统领一听,立刻大叫道:“有什么好办法?赶紧说来听听!”

“大,大人,请出动我们的神箭手……”话一说完这参谋终于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