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逍遥王

第489章 有仇不报非君子!

第489章 有仇不报非君子!

“明明是我指挥有功,怎么功劳全都被吞兽给抢去了!”牛顿愤愤不平道。

原本是想成为众人景仰的英雄,没想到一切努力却徒做嫁衣,很显然这次大家崇拜的对象是飞在天上的蓝色巨兽,而不是踩在它身上的牛顿。

虽然暂时帮受困的军队解了围,但是真正的危机并没有过去,被吞噬的虫族只不过是法阵四周围着的而已,要想彻底清除危险就必须先把这些连盟军救出去。虽然虫族的损伤不小,但是对整个虫族来说这样的损伤只需要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如果不趁机彻底压制住虫族的话,恐怕这些联盟军还有危险。

牛顿嘟囔着让吞兽继续往前清除虫族,吞兽一边疑惑的咂巴着嘴想着这味道很熟悉,一边向下俯冲肆无忌惮的张开大嘴吞噬着虫族。

佛罗多立刻趁机下令让大家撤离,他知道继续呆在这里只不过是给负责断后的吞兽增加压力而已,虽然有很多人都想着趁机再去虫族那里捞点好处,不过他们不得不遵从最高统领的命令。联盟军在佛罗多的军令下迅速撤离了沦陷区,而大胃王加睡神的吞兽则继续大口吞食着虫族,吃到现在它已经彻底习惯了虫族的味道,来自味蕾的感觉让它记忆深处模糊的东西也变得稍微清晰起来。

凡是见到吞兽大展雄威的虫族没有一个敢主动凑过去送死,就算脑虫们再怎么下令都没能让虫族组织起有效的反攻的,倒不是说那些虫族敢不听话,而是来自传承记忆对那绝世凶兽的恐惧已经让它们吓得无法移动了。脑虫们其实也很矛盾,作为智商最高大脑最发达的指挥官,它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吞兽的攻击。事实上脑虫们现在有很大的分歧,一部分认为该让大家都躲到地下的通道中躲避凶兽的攻击,另外一部分则认为该召唤出虫族最强大的力量对凶兽进行反击。

然而还不等它们商量出个所以然来,讨论却就此终止了,因为罪魁祸首已经吃饱喝足慢悠悠的飞走了。

整个紫苔地上一片狼籍,虫族的入侵者现在可以说是损失惨重,就只有吞兽一个敌人的战斗居然牺牲了一小半族人,最让它们难以接受的是居然有很多实力强大的地穴领主成为了凶兽的食物。恐惧的情绪在虫族之中传播开来,就算脑虫们有绝对的权威,却无法制止住这种恐惧的蔓延。不过在紫苔地中央传出一阵阵鸣叫声后,惊慌的虫族们却渐渐平息下来,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安慰渐渐平息了它们灵魂中的惊惧。

恢复平静的虫族再次开始了紫苔地的重建工作,分工协作外加事无巨细绝不反抗,虫族的重建工作要比人类的快上许多。被破坏掉的巨大孢子都被清除到一边,新的孢子慢慢从紫苔地上生了出来,在了解了面对敌人的恐怖之处之后,虫族再次扩大了紫苔地的范围。应对吞兽这种恐怖敌人的办法只有两个,第一个是以强大的力量将它击杀,第二个就是用海量的虫子把它的胃给填满。然而虫族并不想现在就暴露最强实力,所以它们选择了第二个方法,只要生出足够的虫族,不怕填不满吞兽的胃。

沦陷区四周早就变成了无人区,所以紫苔地的扩张并没有对联盟造成任何损害,只不过那些一直待在沦陷区四周的暗部侦察兵们却不得不迅速后撤,他们可不想被敌人发现然后变成虫子们的晚餐。

虫族的行动立刻被写进情报发往了指挥部,事实上鹰隼的速度比起联盟军撤离的速度还要快,所以沦陷区的情报抵达指挥部的时候联盟军也只是跟赶来救援的大军刚刚会合而已。准确的来说救援大军是白组织了,因为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兵力却任何事情都没做到,甚至连趁机去扫掠虫族一番的想法都被打消了。虽然虫族受到了重创,但是比起虫族的力量来,联盟军的力量的确差了很多。如果不是吞兽及时出现,恐怕受困的联盟军早晚得直面虫族,就算救援大军及时赶到了面对强大的地穴领主们也不会有任何机会。

大部队慢慢开始回撤,吃饱喝足的吞兽也悠闲的跟在后面,老实说它现在的确是犯困了,不过已经睡了那么久了实在不好意思再继续睡觉。布卡也化成人形骑到了吞兽的背上,兴奋的向吞兽展现着自己的力量和新样貌,吞兽也郁闷的很,它也想早日完成人形化不要继续整天被人骑来骑去了。

“等到了啸月吞兽就可以化作人形了。”

脑子里充满了这个念头,虽然不知道这个想法到底是怎么来的,但是吞兽却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这应该是真的。它并不知道因为它吞噬了那么多的能量,导致累积的能量已经快要达到突破的极限了,而这个念头就是从它的传承记忆中来的一点点信息而已。

联盟军垂头丧气的回到了中央指挥部,来自其它几个战区的援军已经在半路上就各自撤回了自己的战区,虽然现在虫族的力量大部分都集结在靠近中央战区的沦陷区中,但是只那些分散的虫族力量就足够让各个战区的联盟军喝一壶了。连续三次大规模的战斗都是以联盟军的失败而告终,这样的打击几乎是致命的,虽然吞兽也为联盟军扳回了一局,可是输了就是输了。悲观的情绪已经很难再压制住了,事实上现在很多士兵心中必胜的信念已经开始慢慢动摇了,虽然他们依旧会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但是他们对取胜却一点信心都没有。

作为这次战斗的发起者,机械化部队在中央指挥所短暂的停留之后便继续向北行军,一路向逍遥领赶去。那些伤员们在喝下生命圣水后已经可以自由行动了,而那些牺牲战士的尸体和他们的机械铠也被战士们一起带回了逍遥领某处的山谷中,杰夫正在那里等着这些新兵蛋子们的归来。

面对羞愧的战士们,杰夫并没有批评他们,他知道这些战士已经开始反思失败的原因了,所以干脆将自己心中的话压了下来。

“先清点一下人数吧,然后去沐浴更衣,先把那些牺牲的勇士们安葬。”杰夫怀着沉重的心情说道。

人数很快清点完了,能活着回来的战士只有不到七千人,其中还有一部分是伤员。有一千多勇士永远的留在了紫苔地,能够带回来的尸体只有两千余具,带回来的机械铠也就只有八千来件,其中还有很多受到了严重损伤的。第一次交锋损耗率就达到了百分之三十以上,这让杰夫很难接受,因为损耗的不是机器,而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葬礼举行的很隆重,采用了军队一贯的葬礼礼仪,两千余具尸体被安葬在山间雕刻的墓穴里,杰夫亲手为每位战士盖上了联盟军的军旗。还不等杰夫说什么,战士们已经齐声唱起了那军歌,雄浑的歌声回荡在山谷之中,苍凉的气息在山谷中蔓延开来。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现在无数战士的心都在滴血,他们真的很难接受这样的战果。

“都是我的错,让孤军深入敌后本来就是一种错误的做法,你们都做的很好,是我错误估计了虫族的实力。”杰夫开始在士兵们面前自我批评起来。

这样的做法并没有让他高大的形象在士兵心目中崩塌,反而让他一直以来冷酷的形象变得有血有肉变得鲜活起来,人毕竟没有完美的,谁都不可能预测到完整的未来,所以犯错误自然是正常的。杰夫犯了错误,他知道自己反思,而那些犯了错误的机械化部队士兵们自然也知道自己犯下的错误,而现在他们也在自我反思。

“不,是我们太自大了,如果我们都能细心一点的话,肯定不会让那些虫子们得逞。”有的士兵在自我反思。

“那些虫子本来就是垃圾,它们这些入侵者都该被消灭,只是它们那些大虫子实在太厉害了!”还有士兵在诅咒和抱怨虫族。

杰夫苦笑道:“事实上,有一点我做错了,而且我还无意中误导了你们。选择怎样的敌人,就说明你自己真正的实力,太过轻视敌人本身就是在蔑视自己。虫族确实很强大,它们充满了智慧和力量,并不像我们大家所想象的那样蠢笨。它们不但有强大的武力,而且还会使用各种计谋,我想我们都该反思一下了。每个人回去都好好想象,短时间内我不会再给你们分配军事任务,机械化部队需要补充和休整。”

“大人,小的斗胆问一句,难道那些牺牲的战友就白牺牲了么?”有个小军官激动的问道。

杰夫剑眉一扬答道:“问的好,我的答案只有一句话:有仇不报非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