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逍遥王

第500章 万里长屠

第500章 万里长屠

妲己想起自己被灭掉的族人忍不住潸然泪下,不过此时她已经不再像之前一般怨恨女娲了,因为她知道任何人都不可能违背天的意愿,就算是圣人也不行。

徐福本就不擅长安慰别人,对于很多事情他虽然懂得却因为自己的身份很难说出口,尤其是在面对妲己的时候,就算知道她是九尾灵狐也不敢去安慰她。妲己的相貌确实是万中无一的妖媚,虽然现在多了几分灵气少了几分俗气,但是徐福自认为自己无法抵挡那种极致美丽的诱惑。

不过看着一个绝世美人在自己面前哭泣心里肯定会觉得很难受,所以徐福只好借机转移话题,重新把话头接到了之前骨甲兽人身上。\

徐福沉思了片刻说道:“妲己,骨甲兽人虽然曾经为恶,不过那都是出自本性的,就像是人要吃饭一样,它们肯定也要吃东西和繁衍后代。当然我也知道它们造下的罪恶很多,将来要想洗清它们的罪孽恐怕要费很大功夫,可是想想血河诞生的修罗夜叉这些邪恶种族,他们不也一直存活了下来。我总有一种预感,骨甲兽人一族虽然诞生的很蹊跷,但是终究会成为很重要的一环。俗话说的好‘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与其任由骨甲兽人自生自灭,倒不如把它们控制到咱们手中,你觉得如何?”

虽然听徐福说了那么多话,可是妲己对那些骨甲兽人依旧没什么好感,只不过自己都是被人家从无尽痛苦中解救出来的,倒不如先还个人情。\

“好吧,那就先帮帮它们看看吧,我还是有点担心会养虎为患。既然认准了那家伙,干吗还要帮他的敌人,真是搞不懂。”妲己忍不住嘀咕道。

徐福只是微微一笑,对妲己的话没有做什么评价,跟他自己比起来妲己的确嫩很多,虽然她的年龄比起自己要大很多,可就是吃了不懂人心的亏。别看那些大人物一个个装的清高的很,可是内里又跟普通人高尚多少,还不是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争论不休,还不是一个个就想着暗算别人。血河老祖总算是有见地,知道自己无法再重复别人的路,所以才选择了那样一条道路,就算没能成圣至少也可以保证自己永生不灭。\自己当年因为太不懂事甘愿做了别人的棋子,断了巫族最后的后路,现在既然遇到杰夫这个身怀巫族血统和功法的后裔,也算是一报还一报。

别看骨甲兽人比起普通的人类和小虫子要强,但是它们有一个最大的缺陷,那就是没有自己的历史,而且还缺乏信仰。只要慢慢的**好它们,让它们信仰自己,那么就可以把这股新生的势力掌握到自己手中。徐福是做过大事的人,他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力量本身没有邪恶与正义,只有使用力量的人才有邪恶与正义之分。只要让这些骨甲兽人全部信仰自己,再邪恶的力量也能够被掰直了,何况骨甲兽人一族只是本性凶残内心却如同白纸一般,徐福有信心可以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

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徐福没有说,他一直借助妲己的灵体封印了很多命格,这其中不乏几个绝世凶命。比如说当年始皇帝征战各处统一六国所用的绝世凶命——万里长屠,这命格可以说命不够硬的人摊上绝对当即暴毙,就算始皇帝的大巫之体最后也落得个不得善终的下场,可是这命格居然自己溜走了。之后徐福便循着命格的痕迹找到了正在受苦的那群人类女子,犹豫了半天他终于没有下手帮那些女子解除痛苦,因为他实在是想看看那群女子会诞下怎样的后代。\

开始的时候事情就像他预料的一样,女子诞下的果然是极其凶恶的异种,甚至在绝世凶命的影响下变的异常嗜杀。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却有点超出他的预料,看着那些骨甲兽人毫无智慧与理智可言他本想收回凶命的,但是之后居然出现了拥有独立人格与智慧的骨甲兽人,集体的力量居然战胜了万里长屠的戾气,这简直是太神奇了。万里长屠本就是一枚集体格,就算始皇帝也只是刚刚能压制住它而已,最后也被命格力量反噬了,徐福真的很期待这枚命格以及整个骨甲兽人族的进化。

心里藏着很多事情没有说出来,并不是徐福想可以隐瞒妲己,而是这小妞实在太过纯洁,就算说出来她也不会懂的。\既然决定了要暂时守护整个种族,徐福和妲己之前定下的计划就得暂时搁浅了,在山头上站了许久后两个人影业渐渐没入到了空气之中。

得到先知指引的智者果然很听话,它用自己的口才说服了所有其它聪明的骨甲兽人,最终大家达成了共识,决定去跟联盟军里的人类谈判。

此时已经距离那场大战过去了几天,前去追击虫族的大军早已经撤回来了,虫族开始固守龟缩,也不知道它们准备干吗。战场上遗留了大量虫族与骨甲兽人的遗体,在夏日照晒之下迅速的腐臭起来,为了防止瘟疫蔓延,联盟军不得不担起清扫战场的重任。\先将地面上的尸体清理到一起,然后再利用魔法师的能力或者使用死神弹幕将尸体堆点燃,之后还要将那些骨灰掩埋起来。在处理完这一些列事情之后,还要把地面表层那些紫苔给清理干净,只要紫苔存在那些毒气就会不断散发出来,为了后代着想必须把那些紫苔地全部清理掉。

清理尸体倒还简单,可是清理紫苔地就困难多了,因为那些紫苔的分泌物已经渗透到了地面以下很深的地方,要想彻底清理肯定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这事儿要是安平时也就发些牢骚继续去干了,可是现在是战争时期,耗费那么多人力物力去做这件事情明显很不明智。\就在这进退两难的时候,佛罗多和布鲁尼一起做了个决定,那就是立刻开展清理行动。现在的情况很特殊,虫族跟骨甲兽人都龟缩了起来,要想彻底收回这些失地就必须能驻扎部队,要驻扎部队就必须先把紫苔地改造成能住人的环境。虽然这样消耗巨大,但是并不需要联盟军方去做,相信有很多志愿者会愿意为改造他们的家园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果然布告一发出来,立刻就有很多在雷恩境内的古尔丹的群众勇敢的站了出来,虽然在雷恩的日子过得很不错,但是他们依旧思念自己的家乡。故土蒙难,每个人都应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逃避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就算是要面对虫族的危险他们也会奋不顾身的冲回自己的故乡。\

当志愿者们向紫苔地迁徙的时候,来自黑色巨堡的信使也带来了它们智者的密信,作为联盟军名义上的最高领导者,佛罗多与布鲁尼一起会见了这个信使。

“我,是第二代,是始祖和人类的孩子。”紧张的信使先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出身。

佛罗多和布鲁尼点了点头示意它继续说下去,虽然这个骨甲兽人的声音很难听,但是他们两个都可以继续忍受。

“我们的智者,派我给你们人类的领导者,送来这封密信。我们想和谈,想要回母虫,条件你们提。\信里有智者想跟你们说的话,你们看,我想回去了。这里的人类太多,气味太难闻,好可怕。”信使说话相当不溜。

两军交战不杀来使,虽然对骨甲兽人所作所为很不满,但是佛罗多和布鲁尼还不至于拿这个有点傻的信使出气。

“既然使者来了,怎么能不好好招待?先别着急走,总得先吃了饭再走吧,来人啊,快给这位使者准备吃的。对了,还不清楚贵族喜好的饮食,使者先生喜欢吃什么?”布鲁尼面带微笑问道。

“先生”在骨甲兽人中一直是尊贵身份的象征,这骨甲兽人的傻小子显然没有被人这样称呼过,当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路走来它都在狂奔,根本没进过食,此时自然是很饿。在听到布鲁尼问起它喜欢的食物后,立刻就答道:“听说你们人类喜欢吃面包,我,我也想吃吃那个,可以么?”

佛罗多迟疑了片刻问道:“真的只需要面包么?我是指,不要可以迎合我们人类的习惯,说出你爱吃的就好,我们会尽量满足你的。”

那使者喉结动了几下,显然是在吞咽口水:“对,就是面包,虫族的肉真的很难吃,如果可以,请快点。”

一盘干面包端了上来,那使者吃得满口口水,看得佛罗多跟布鲁尼目瞪口呆。

“好吃么?”布鲁尼试探着问道。

使者一边拿着几根干面包往嘴里塞一边嘟囔道:“实在是太好吃了,这味道,简直是太美味了!如果可以的话,请再来几根吧,这些实在是不够吃的,我已经好久没吃东西了。”

(一直喜欢G大的猎命师传奇系列,所以不由自主的借用了G大的设定,希望G大不会怪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