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逍遥王

第809章 通天教主的大手笔

第809章 通天教主的大手笔

三位教主级人物的对话自然不是寻常人物能听到的,不过接下来的场景却是彻底震惊的整个地仙界,因为只要有眼的人只要肯抬头就肯定等看到天空之中发生的一幕。

只见天空之中突然伸出了一只巨大的手掌,这手掌看起来略微有些干瘦,但是却遒劲有力。只见这只大手往虚空之中一抓,整个天空就像是被捅破了一个窟窿一般,那些个活了无数年的活化石们,几乎以为是当年祝融与共工一战导致天塌地陷。

巨手不断的向虚空的深处探去,直到手掌没入无限远的黑暗之中,然后这巨手就如同抓住了什么东西一般,在虚空之中撕扯搅动起来。整个地仙界的天空之中顿时布满了乌云与闪电,狂风暴雨如同不要钱的一般从天而降,修行者们一个个胆战心惊的望着乌云掩着的巨手,猜测到底是哪位大能在施展惊天手段。正当这些修行者们震惊万分的时候,虚空之中突然又伸出两只巨手,其中一只颇为圆润如同美玉,另一只手则同样干瘦只不过泛着金光。两只巨手直接朝着第一只巨手抓去,两只巨手抓到第一只巨手的手臂,然后便合力想要将这只巨手扯下来。

这一下可了不得了,整个天幕就如同一张纸又像是一匹布,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直接被这三只巨手的力量撕扯出了一个大口子。黑色如墨的雨水掺杂到倾盆的暴雨之中,就犹如拿着一个巨大的盆子往下倾倒一般,雨水瞬间降便了整个地仙界,甚至连天庭、西天佛界甚至地底的无边血海都无法幸免。黑色的雨水不断吸收着地仙界的灵气,原本早已不再浓郁的灵气顿时变得更加稀薄,甚至连地底的灵脉都急剧萎缩起来。

“住手,难道你们要毁掉整个地仙界么!”从不动怒的太上老君终于彻底愤怒了。

巨大的咆哮声震荡着整个地仙界,然而如玉的巨手与泛金的巨手也只是一滞,然后便沿着第一只巨手的手臂继续攀了上去。三只巨手之间的撕扯更加激烈了,空间之中的裂口被撕扯的越累越大,降下的黑色雨水也越来越多,黑色雨水就像是贪婪的吸收着地仙界之中的灵气。诸多洞天福地首先遭殃,灵气迅速的泄露,药田里培植的千年灵药甚至万年灵药都因为灵气不足迅速枯萎变成了死物。

无数散仙或者宗派掌教长老都愤怒的冲出了洞天福地,不过在看到天空之中的巨手之后,都被其散发的威势吓得把嘴边的话重新咽了回去,然后灰溜溜的溜回了自己的洞天福地之中。

“三皇,定住地势,不要再让灵气流失!”

太上老君发号施令,一直隐居的人界三皇得令之后分别抛出了自己的后天至宝,天皇剑、地皇剑以及人皇剑三剑从天而降,直接幻化成了三根巨柱,将捅破的天重新顶了起来。只不过天空之中的三只巨手依旧不停纠缠,连带着三根巨柱也不停的晃动着,隐隐有要崩塌之势,连被顶住的天空也重新震颤起来。太上老君终于使出了一起化三清的手段,三只干瘦的巨手分别击向了缠斗着的三只巨手,如玉的巨手以及泛金的巨手吃痛,无奈的收了回去。天空终于变得稳固起来,不过刚开始那遒劲的巨手受到一击之后依旧不肯放弃,又向虚空之中探了几探,最后终于收了回来。

最初的罪魁祸首的确收了回来,不过却不是空手而归,只见这只巨手之中却是握着一个泛着七彩光芒的卷轴。七彩光芒散去之后,巨手直接扯断封印着卷轴的封条,一只巨幡伸展开来,最上面书着三个大字:封神榜。三个大字下面正是一个个闪耀着金光的名字,不必多看便知道,上面几乎全是截教中人。遒劲的大手用力在这巨幡上一抹,上面的金字一个接一个的消散在空气之中,原本密密麻麻写满名字的巨幡终于变成了空白,只剩下封神榜三个孤零零的大字,原本散着光芒的巨幡也被黑雨淋到变得黯淡起来,最后终于变成了凡物。

一个个被封神榜捆缚的灵魂终于得获自由,遒劲的大手一番收取,将大部分灵魂收到了自己的手中。另外一些孤魂,也在数秒之后要么自寻出路投胎转世,要么被他们原本的师门中人收了去,至此封神榜终于彻底成了一个笑话。

“通天,你居然敢逆天而为,抹掉封神榜!”元始天尊震怒的吼道。

通天教主大笑道:“元始天尊,原本封神榜刚生出来的时候,是谁从上面抹去了自己门徒的名字,然后写上了我门徒的名字?不但是你,西方教教主以及师兄都脱不了干系,凭什么你们可以抹去自己弟子的名姓,我通天便不能?要怪就怪你自己,不重视功臣,反将你自己的弟子姜子牙赶到了另一界。如果有打神鞭在此,我又怎么可能搜到封神榜,然后抹去那些名姓?如今大劫降至,圣人之下都要应劫,我看你还是赶紧想法子先应对这大劫数吧!”

元始天尊漠然,今日苦果已经铸成,正如通天教主所说,这又何尝不是他自己造成的因果?

太上老君叹道:“通天师弟,你,实在是糊涂啊!”

通天教主毫不犹豫的驳斥道:“师兄真的以为我糊涂么?如果师兄不糊涂的话,当年又何必与其他两位教主算计我截教门人?既然你们要算计我,我又何必再同你们讲什么情分,难道你们的意思就是天意,我的意思便是逆天而为了?如今你也不必再多言,我只是为救我门下弟子,如果师兄认为自己便可以代表天意的话,便来我手中抢夺我这些弟子重新将他们送上封神榜好了!”

太上老君叹了口气道:“此时暂且不提,怪只怪我当年对元始太过纵容,只看到了人教当兴,却忘记了凡事该留一线,而不应赶尽杀绝。罢了罢了,地仙界合该有这一难,早来晚来又有何区别。尔等暂且不要再做争执,一切都等我见过老师之后再做定论,切忌再做争斗,地仙界已经无法再承受这样的劫难了。”

太上老君的声音不再响起,不过通天教主既然已经开始了,便没有想过要再回头,所以便开始继续针对西天佛界。只听他的声音在地仙界之中回响:“接引、准提,若不放出我教被抓的弟子,我定要你们的弟子全部在大劫之中化作飞灰!我向来说到做到,既然我连师兄都不怕,难道还会怕你们么?”

话音刚落,通天教主的一只巨手便直接突破屏障进入到西天佛界之中,将截教最大的叛徒长耳定光仙抓了出来,然后捏成了齑粉。

“通天,有话好好说,我会与那些皈依者一一交谈,如果他们愿意离开,我自然会放他们离开,你看如何?”接引道人无奈道。

既然接引道人自己都找台阶下了,通天教主也不再多说什么,至于准提道人捉去的乌云仙,相信也会在不久之后释放出来。西方教两位教主虽然很讨厌,但是却不是傻子,现在的通天教主显然已经毫不畏惧,与他这样的疯子交涉,如果不是傻子都该知道怎么去做。

虽然那些被西方教捉去的弟子还没有放回来,不过通天教主却要先为那些刚从封神榜之中解放的弟子们考虑一下,毕竟他们的肉体早已被毁灭,就算灵魂再强大如果没有肉体的话始终难逃湮灭的结局。不过既然通天教主都研究出救出虬首仙三仙的法门,必然是早已想到了应对之策,恐怕就连太上老君都不敢相信的对策。

“冥河教祖,还记得我吗的约定么,现在便是我们约定实现的时刻!”通天教主正色道。

冥河教祖点点头道:“上百具血元胎,足以诞出堪比佛陀金身或者菩萨琉璃身的全新身躯,只要将灵魂注入,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便可以完成灵肉合一,不知道通天教主对我准备的礼物还满意否?”

通天教主拱了拱手道:“冥河教祖对我截教的大恩德,我定然用不会忘记,他日如我截教得到大气运,教祖当记头功。今日我通天便立下重誓,从今日起,我们将永远是同一战线的朋友。七七四十九日后我教复兴,我便会以大法力将他们全部送入那一界,真正的争夺战将从那一刻开始,我相信我们联手必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冥河教祖笑道:“圣人之下俱皆应劫,教主果真是大手笔,胆敢如此逆天而为,确实合我的胃口。女娲娘娘早已与我有约,教主如果与之详谈,或许会有意外收获。今日我且言尽于此,一切都等到七七四十九日之后见分晓。”

冥河教祖安然离去,通天教主便以大法力将上百魂魄打入到无边血海的血元胎之中,无边血海一时之间绽放出妖艳的光芒,连地藏王菩萨都不得不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