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逍遥王

第866章 逆转时空

第866章 逆转时空

剧烈的冲撞,耀眼的光芒,无匹的威势,汇聚亿万人信仰之力外加光明女神燃烧生命与灵魂施展出的光明之刃果然可怕。

这一次冲击波,将周围的空间彻底湮灭,更不用说那些被这恐怖的力量吓得胆战心惊的恶魔与地狱逃亡者了。巨爆的力量持续了数分钟才开始慢慢衰弱,然而衰弱的缘由竟不是光明之刃本身的威能衰退,而是因为那尊青铜色的天神一般的存在。

如果可以刨除那些耀眼的光芒与刺耳的爆炸声,再把镜头放慢的话,就可以看清楚光芒之中发生的事情。当光明之刃逼近青铜天神的时候,这青铜天神直接朝着光明之刃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足以毁灭一切的光明之刃不但没有刺穿这青铜色的手掌,而且还被那青铜天神用一只手臂拦在了半空。

光明之刃与手掌在空中僵持了数分钟,冲击波的威势开始变弱,而那青铜天神也似乎觉得有些乏味,直接将立刻提升了一倍。现实的场景很残酷,提高一倍力量的青铜天神占据了绝对的优势,那光明之刃直接在他手掌的撞击下开始湮灭,直到最后在他的手心化为虚无。如果情况真的像之前这人所说一般,开始的时候只用了十分之一的战力,那么力量增强一倍也不过是五分之一的力量罢了。可是只动用了五分之一的肉体力量,就抗住并且轻易湮灭了光明之刃,这实力也实在太恐怖了。事情发展到现在,不用说便也能够猜出此人的身份,这位如同天神一般浑身散发着青铜光泽,屹立于破碎虚空不受一点影响的强大存在,便是导致整个泰坦神界大爆炸然后变成冥界的罪魁祸首,也是泰坦神族最为强大的邪恶存在——毁灭之王萨拉斯。

萨拉斯扫视了四周一遍,看着漫天遍野的恶魔尸身微微皱了下眉头,只见他双手挥动,直接逼出一些鲜血,便在虚空之中画出了一个巨大的血色阵图。萨拉斯身上冒出无数黑暗之力,直接注入了紫色的血纹之中,然后这巨大的阵图便开始弥漫出紫黑色的光芒。阵图不断的扩大,瞬间笼罩起了整片巨大的虚空,然后便在虚空之中飞速旋转起来。阵图的旋转带动了虚空的旋转,这一块虚空就像被从冥界之中分离出来一般,形成了独立的一块虚空球体。这一片空间就像是凝固了一般,那些星辰与尸身居然没有被旋转产生的离心力抛开,而是依旧在原来的位置,毁灭之王萨拉斯也矗立在虚空球体的中央巍然不动。

虚空球体的转速越来越快,直到最后再也看不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事实上除了毁灭之王萨拉斯之外的所有人,也都不知道虚空球体内部发生了什么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在虚空球体停止转动后,那些本应被灭杀的恶魔与地狱逃亡者,居然全部死而复生了,就连那些受伤的恶魔,也全部恢复到了之前未受伤时的状态。所有恶魔都大脑短路了,地狱逃亡者们也大脑短路了,就连恶魔三巨头这样的存在也都大脑短路了,此时他们脑海中只有一个问题:到底发生了什么?

很显然萨拉斯并不会为他们释疑,而那些死而复生的恶魔也不会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原地复活,但是毫无疑问他们都能够确定一点,那就是这一切都是萨拉斯引发的。掌控者的力量居然强大到如斯地步,居然可以通过秘法置换时空,将那些原本死去的人重新复活,如果让光明女神等人看到如此境况,他们恐怕会泪流成河。

“王!王!王!我们的王,终于回归啦!”

恶魔们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归类为神迹,然后兴奋的大声吼叫起来,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虚空之中回荡,信仰之力犹如潮水一般朝着萨拉斯涌去。

无数逃生者正在继续透过地狱之门逃离,直到撕裂的空间自动修复完毕,地狱之中已经逃出了接近十分之一的强者。而这些强者并不知道等着他们的是什么,我想如果他们知道的话,或许宁愿选择继续待在地狱之中。黑暗力量瞬间就侵袭了这些地狱的逃亡者,这些逃亡者被黑暗力量改造,也变成了新生的恶魔,经此一役恶魔一族的实力不但没有衰弱,反而变得更加强盛起来。

“卓斯特、吉洛丹姆还有米米隆,重整我恶魔一族,十日之内让所有人实力调整到最巅峰的状态。”

毁灭之王萨拉斯留下这一句话,然后便从虚空之中消失了,就连恶魔三巨头都无法发现他的踪影。恶魔们依旧兴奋的吼叫着,对他们来说这就像一场美梦,而他们将沉浸在美梦之中永远不会醒来。恶魔三巨头自然知道萨拉斯话语之中的含义,很显然恶魔一族在沉寂了无数个岁月之后,将要再次展开他们的毁灭之旅,只不过要遭殃的不知道会是哪里。不过对于恶魔一族来说,这至少是个好消息,现在毁灭之王萨拉斯终于彻底苏醒,恶魔一族终于可以再次发泄自己的破坏欲了。

恶魔一族感觉良好,透过空间逃脱的天使与虫族联军感觉可不怎么好,征战过程中天使大军损失过半,最后又只被虫后一卷救走一部分,现在剩下的天使一族只有出征时的十分之一左右。至于虫族本身损失的比天使要少,当然这只是在损失比例上而言,真正从数量上来看虫族损失的比起天使只多不少。最关键的是受损伤的不只是普通天使与虫族,就连两个种族的至高存在也在这次征伐之中受到重创,光明女神燃烧灵魂与生命差点凋亡,虫后则在最后一刻被毁掉了一半身体,至于米达伦等人没有死在那里就已经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虫后毕竟没有被伤到神魂,庞大的身躯想要彻底恢复需要一些时间,但是也不是不能恢复。但是相比起来光明女神就不一样了,一开始她就被毁灭之王萨拉斯击的脸色泛白口吐鲜血,后来又燃烧了生命与灵魂,此时她手掌与手臂上的碎纹正在慢慢向身躯蔓延,如果不能控制的话恐怕等待她的只有最后的彻底湮灭。

米达伦等人虽然也遭受重创,不过至少灵魂没有受伤,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都毫不犹豫的聚集到光明女神的身畔,拼了老命往光明女神体内灌注力量。虽然经受了如此的挫败天使们的精神状态有些低迷,但是在看到光明女神受到如此重创之后,也都强忍着身上与内心的伤痛,一起奉献出自己的信仰之力。

碎纹的蔓延终于在诸多天使的努力下被遏制住了,而光明女神原本泛青的脸色也重新变成了面无血色的苍白。她的嗓子里咕噜了几声,最后终于还是没说出话来,只是一脸悲怆的默默清点着侥幸逃过一劫的天使的数目。此战她出动了光明神界最高端的战力,数亿战斗天使出征冥界,最后活着出来的居然只有几千万,一下损失了九成的战斗天使,光明女神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虫后知道光明女神现在很激动,这肯定会让她原本就脆弱的身躯受到更多伤害,看在她解救了自己无数子民的份上,虫后还是取出了一枚自己珍藏了无数年的晶红色果子,塞到了光明女神的口中。果子入口即化,直接化作一道清凉之气沿着咽喉进入食道,然后开始滋润光明女神的肉身。很显然这枚果子效用不错,药力让光明女神立刻变得精神好多了,脸色也带上了一丝红润,就连手臂上的碎纹也变淡了一些。

“谢谢。”光明女神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虫后叹了口气道:“不用谢,毕竟你救了我虫族无数子民,救你也是应该的。”

光明女神双拳紧握着答道:“我是救了他们,但是却也让无数虫族去白白送死,难道你就不恨我么?”

虫后苦笑道:“不,我一点都不恨你,如果不是你出手,他们肯定都无法存活下来。这毕竟不是你故意去做的,更何况比起天使的损失,我们虫族的损失就小太多了。”

一想到那些死去的战斗天使,光明女神的手臂又无力的垂了下去,沉默了片刻说道:“我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出来,而且这明显是个陷阱,当年他炸成重伤就把自己封印了,这次恐怕是为了借助我的净化秘法彻底冲破封印。我居然这么傻,还以为自己可以消灭掉恶魔一族,结果却害的自己的子民白白送命,我实在是太傻了!”

“不,这并不是因为你傻,如果这是一个陷阱的话,那么恐怕虫族和天使就都是被算计的猎物。以掌控者的力量来暗算天尊,这肯定是一算计一个准,根本就不是以我们的力量可以避过的。这次我们的联军死伤惨重,不过被算计是坏事,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虫后沉着的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