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逍遥王

第877章 杀不杀?

第877章 杀不杀?

在没有化作魔神相的时候,蚩尤的样貌看起来只不过是一个精装的大汉,而当化作魔神相之后,蚩尤就变成了犹如黑色精铁铸成的恐怖存在。虽说蚩尤也身具妖族血统,不过地仙界的妖族与这一界的兽人却是完全不同,因为地仙界的妖族并不存在狂化这种不稳定的情绪导致的特殊形态,这也是面对突然狂化的牛顿,蚩尤不得不化作魔神相。

两只大手直接钳住牛顿的肩膀,然后从身后将他压住,顺便用胳膊肘顶住牛顿背后狂暴的双翼,这样牛顿就无法动用他的星辰双翼施展出化作星光的秘法了。牛顿原本小麦色的肌肤也因为愤怒变成了火红,现在的他就像是被点燃的火药桶一般,体内充盈的沸腾的力量马上就要爆炸开来。看来蚩尤早已见过牛顿狂化之后的样子,不然他也不可能知晓克制牛顿的方法,只不过这次牛顿的狂化却有些异常,就连蚩尤也觉得有些棘手。

“牛顿,听我说,控制住你的情绪,不要再让情绪控制住你。你该是身体的主人,而不是情绪本身,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我只能把你击晕了。”蚩尤严肃的对牛顿说道。

然而此时的牛顿早已陷入了疯狂之中,哪里还能听进蚩尤的话,现在他的内心只被复仇这一个念头占据,任何阻拦他的人都将是他的敌人,这一点上他倒是与沙利叶保持一致。只不过沙利叶毕竟没有陷入狂化,还可以被镇元子压制,而牛顿则是彻底的陷入了狂化之中,蚩尤又不想伤害到自己的弟子,所以一时压制不住竟被他掀翻了。

刚刚从压制之中挣扎出来,牛顿便继续被愤怒控制着,直接便朝着吞天后背上的光明女神轰杀过去。蚩尤立刻下令让吞天背负着光明女神尽量避开牛顿的轰击,然后瞬间便冲到了牛顿身后,直接一脚就踢到了牛顿的后背上。牛顿瞬间化作红色的流光,向前扑了过去,只不过此时吞天已经载着光明女神闪避开来,并没有被牛顿击中。蚩尤也立刻化作一道黑色流光冲到了牛顿身后,双臂与双腿都钳在牛顿身上,这次蚩尤使出了百分百的力气,无论牛顿怎样挣扎都无法从他的钳制之中逃出来了。

“这样下去,不让他把怒火发泄出来的话,恐怕他会被怒火烧坏脑子。”镇元子对蚩尤传音道。

蚩尤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然后用额头撞在牛顿的后脑勺上,无论多么强大的存在后脑勺几乎都是最大的弱点之一,所以在蚩尤全力撞击之下牛顿瞬间就晕了过去。虽说牛顿在后来醒来之后有些轻微脑震荡,但这总好过比怒火烧坏脑子,蚩尤生怕牛顿很快醒来,所以又用秘法捆缚住牛顿的身体,这才将牛顿挨着光明女神放到了吞天的后背上。

“蚩尤,收的这个徒弟不过,看来你这魔神一脉也有传人了。”镇元子瞥了一眼牛顿后说道。

蚩尤摆了摆手道:“还差得远,比起你的弟子,我这个弟子实在是太难管教了。”

沙利叶很冷静的走过来道:“前辈,虽然你是我老师的熟识,但是若不能给我一个让我接受的解释,我还是要坚持立刻杀掉光明女神为我的族人报仇。”

若是放到一起,魔神蚩尤自然懒得向别人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不过看在镇元子的面子上他还是解释道:“因为域外天魔已经入侵这一界了,而这个女子与他们颇有仇怨,如果我猜测的不错,她应该掌握了对付天魔之主的法门,所以她决不能死。”

“域外天魔,莫非就是冥界的恶魔一族?”沙利叶皱着眉头问道。

蚩尤点点头道:“正是这一族,既然恶魔一族已经出现在这一界,那么我想天魔之主也应该很快就要现身了。镇元子,我想你应该也听说过天魔之主,你肯定也知道天魔之主会有多么可怕吧?”

镇元子肃然道:“天魔之主托生于上古的一个古老种族,这个种族的绝顶强者个个都是圣人一级的强者,传说那个种族是个很善良的种族,到处横渡到各个位面和世界帮助演化与守护生命。听说后来不知怎的,那天魔之主被黑暗力量侵蚀,变得疯狂起来,乃至于毁灭了一个世界。自那以后那个世界便换了一个名字,而那天魔之主也被封印了起来,既然这些化外天魔出现了,想必那天魔之主也该脱出封印了。既然天魔之主可以毁灭整个种族,并且毁灭那一界,恐怕他的实力在圣人之中也是超绝的存在。再加上那个种族有让圣人一级强者突破世界屏障之法,恐怕天魔之主也会到达这一界,说不定已经到达了这一界。以我们的力量根本无法毁灭天魔之主,甚至无法封印他,也就是说这一界已经危在旦夕了?”

“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但是这很有可能是事实,我们已经无法回到地仙界,现在必须与这一界的原住民休戚与共同仇敌忾了。”蚩尤无奈道。

听完两人对话,沙利叶攥着拳头问道:“按照前辈的意思,恶魔之王会降临这一界,而且会彻底毁灭这一界。而光明女神正是因为掌握了对付恶魔之王的方法,所以才会被如此多恶魔追杀至此地,以致于身手重伤?”

蚩尤点点头,没有再说更多的话,他已经把要说的话都说完了,剩下的事情就算沙利叶无法接受他也绝对不能让沙利叶出手对付失去战力的光明女神,至少现在绝对不行。沙利叶脑海之中无数个念头闪过,他实在是无法忘记自己种族被毁灭时的惨况,每次闭上眼睛父母与妹妹死不瞑目的场景都会在脑海之中闪过,让他忘记这灭族大恨根本不可能。但是听完蚩尤的话后他又觉得很难下手,因为他很清楚族人被屠戮时的痛苦,所以他绝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缘故导致这个世界的无数种族乃至整个被毁灭。

杀,还是不杀,这是个大难题。

“我不是什么伟人,仇恨绝对无法被忘记,但是我也不希望这个世界被毁灭。杰夫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答应过他要守护好他的家人朋友,所以现在我不会下手杀掉她。但是当解决了这些事情后,我希望你们不要再干涉我,我必须要复仇,如果不让我复仇的话,恐怕我也会步上前辈徒弟的后尘。”沙利叶双拳紧握着做出了艰难的选择。

蚩尤点点头对吞天下达了命令:“背着牛顿回去,把这女子留下,如果牛顿醒来问怎么回事,告诉他这是师命。”

吞天将背后的光明女神抛了下来,然后驮着牛顿朝着逍遥星飞去,鉴于这次牛顿无法攀附在它后背上,吞天的速度并不算太快不过倒是很平稳。当吞天载着牛顿远去后,蚩尤立刻将自己发现的事情告诉给了镇元子,听完蚩尤的描述之后镇元子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如果是在之前,或许我可以调动人参果树本源力量帮助驱散她体内的黑暗力量,不过很可惜之前我已经将人参果树积攒了那么多年的本源力量逼了出来,用以护住逍遥王儿子的身体,现在恐怕是没办法了。”镇元子无奈的解释道。

蚩尤皱着眉头道:“这可怎么办,她体内的黑暗力量一日不驱除,恐怕就一日不能回转。若是不能让她恢复力量,或者从她口中得知对付那天魔之主的方法,恐怕到时候我等也要陨落,或者被天魔之主控制成为他的手下。若是娘娘在这里便好了,如果让她出手,肯定可以很快驱散这些黑暗力量。镇元子你对这些事情比我清楚的多,你有没有什么好点子,这件事情必须尽快去做。”

镇元子思索了片刻答道:“若是让西方教的诸人联手,倒是有八成的把握可以驱散她体内的黑暗力量,不过我们现在处于对立面,不一定能够说服对方出手相助。而且以西方教那些光头的性子,就算他们肯出手相助,也肯定得捞够好处。现在我必须一直守在这里,恕我暂时不能离开,如果你想去那里的话最好多带点人手去。”

蚩尤嘴角微翘邪笑道:“自从来到这一界之后,我却是没有在人前现身,所以他们并不知道我现在是这一边的。如果我假言以治疗这女子为代价,换取我所代表的女娲娘娘的支持,你觉得对方会不会接受呢?”

“这倒是个好办法,不过想要脱身恐怕会麻烦一些,到时候你可以与我们约定下,内外夹击冲杀出来便是了。”镇元子对此也表示赞同。

蚩尤抱起光明女神准备离去,不过临行之前还是忍不住瞥了金色巨卵一眼,看起来对不能与孙悟空一战颇为遗憾。做事也要分个轻重缓急,在蚩尤看来天魔之主实在是个强大的敌人,所以救治光明女神也就成了当务之急,就算与孙悟空交手也只能等到他破壳而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