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英雄归来

英雄归来

等阿福的伤口开始愈合,又是几天过去了。难得的是,程落终于学会了怎么跟阿福相处:好吧,保持沉默。

程落看阿福恢复不错,自觉终于完成任务:“你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那我还有事儿,我把药和纱布给你留下。你自己小心。”一大早的,程落便跟阿福告别,阿福依旧点头。

程落走出去,又转回来。把腰上的配枪一起放下:“留着防身吧。”抓抓脑袋,指着东面儿问“那个,峡口村是不是沿这个方向走啊?”

听到峡口村,阿福猛地抬头看着程落,眼神一瞬间的热切,很快恢复:“你要找峡口村干嘛?”

“去飞狐岭支队。”程落很惊奇这个“哑巴”难道的一开口就说那么多字。继而又有一种预感,这个阿福或许就是飞狐岭支队的一员。

“飞狐岭支队已经进驻团城,你不知道吗?”

“啊?”程落嘴角抽搐,她才从团城那边儿过来,这是走了多少冤枉路啊,“那好吧……”

阿福将放在炕上的手枪递回去:“枪还是你自己带着吧,谢谢你。”

“啊?哦……没事……”程落还在想着那段冤枉路,没有注意到阿福说的话。胡乱应答了一番,似乎想起来什么,“对了,你是飞狐岭支队的同志吗?”

“算是吧。”阿福脑子里印出那套军装,嘴角竟不自觉的稍稍上扬。

程落往外边儿看了一眼:“我们同路,一起走吧。”径自往外走,口气微硬,没给阿福答复的机会。

阿福虽不说话,但却也不固执,拿上药和纱布,跟了出去。却惊讶的发现,程落在院子角落里拉什么东西,一不小心手一滑,程落往后猛退几步,摔了个四脚朝天。

阿福抬手捂着嘴巴,动了动嘴角,才发现程落拉的是辆手推车。又看看拴在院子里的那匹棕色大马,装好手中的东西,走过去帮忙。

阿福一行坐着小马车赶到团城,却看到一片血流成河——才一场厮杀过后。程落仰面叹息,看到团城城头上,一面印有“独立三团”字样的旗帜,被舞得**万丈。

心里摸摸许愿:哥哥,你马上就可以见到我了,你要等我!你一定要好好活着等我!

“雷爷……”耳边听到一声低唤,阿福便跳下马车,向城门过去。

阿福一路疾奔,也顾不得胸口和背上的伤。冲进团城,立刻攀上城楼。

终于,阿福看见了雷子枫,看见了上官于飞,看见了玲珑、石头……

终于,阿福几次张口,才颤抖地叫出声儿来:“雷爷……”

这一声,响彻整个城楼,甚至连还在百米以外的程落,都听得真切。

飞舞的旗帜应声停下,雷子枫猛地回头,所有人也都回头,看到站二十步开外阿福。

“阿福……”雷子枫早已红肿的眼眶里再一次浸出泪来,“阿福……阿福……”

两兄弟同时迈步,而后紧紧相拥。

“雷爷,我回来了。”阿福将头偏到一边儿,闭上双眼,两行泪落下。

大部队集中开拔而至,上官于飞喜极而泣:“阿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你……”

雷子枫和阿福退开来,都偷偷抹了眼泪:“上官,此时说来话长,改天慢慢说。对了,猴子呢?政委呢?”

阿福话刚出口,雷子枫刚擦干的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整个人背对阿福,却全身抽泣。所有人再一次陷入悲痛。

“猴子……政委……”阿福看着大家,顿时慌起来。阿福仅是微皱着眉头,悲伤却溢于言表。

一个人影突然冲过来,拉着雷子枫喝问道:“侯春来,就是……就是你们说的猴子……他……他在哪里?他在哪里?”

雷子枫有些茫然地看着面前这个身着八路军军装的女子,似是被问蒙了:“你……你是谁?”

“告诉我他在哪里!”

“程落,你要干什么?”阿福插到雷子枫和女子中间。老夫人不在了、猴子……猴子也不在了、飞狐岭的兄弟都不在了,他要保护好雷爷。即使是他的救命恩人,也决不能伤害雷爷。

程落精神恍惚地往后退,咬紧牙关地忍着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我来找我哥……但是他不等我……十几年前他把我一个人丢在逃荒的路上……现在他又丢下我……”

阿福与雷子枫互看一眼,雷子枫双眼突然睁大似是想到了什么,却看见程落一脚踏空。雷子枫抢身过去想拉住程落,却双双滚下楼梯。

“子枫……”

“队长……”

“雷爷……”

雷子枫好像感觉不到疼,滚到楼梯角,便一个纵身爬起,跑到程落身边将她扶起:“你是猴子的妹妹?你是侯夏蝶?”

程落看着雷子枫,一脸淡漠:“我要见侯春来……我要见他……”

“我带你去。”玲珑从城头跑下来,拉着程落的手,“但你让我先看看你的伤。”

程落一下子将手抽出来,爬起来,拍去身上的灰尘:“我没事,你带我去见他。带我去见……”话音未落,程落急火攻心晕了过去。独立三团狙击战

———————————————————————————————

英雄归来完,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