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祭奠英豪

正文 祭奠英豪

团城医院。

??雷子枫被纱布包的白白净净的,却还是不安分。跑到程落病房外面儿,一直守着:猴子,哥救不了你,唯一能帮你做的,就只是这些了。

??阿福做完检查出来,看到雷子枫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走过去:“雷爷。”

??“阿福……”雷子枫声音哽咽,“你知道吗?我救不了猴子,组织上要给他执行枪决,我什么办法都没有……我……我……亲手……亲手送他上路……我……”

??“雷爷……”阿福将手放在雷子枫肩膀上,想压制雷子枫心里的痛苦,然而自己的痛苦都无能为力,更何况雷爷亲手送走猴子。

??一墙之隔,程落听到这段话,倚墙滑坐在地上,眼泪没有流出来,整个人却颤得厉害。

??玲珑推门进来,却没看到程落,一下子慌了,转身大叫:“队长,她不在……”

??雷子枫和阿福冲进屋来,看到空荡荡的屋子,雷子枫大喊:“阿福,去,让所有人出去找!一定要把她给我安全带回来!猴子就这么一个亲人……”

??“我在这里。”一个声音打断了雷子枫,阿福迅速辨声后,拉过左边的那扇门,只见程落盘腿而坐,悠闲至极地抬着个瓷缸喝水。

??“呼,没事就好。”玲珑蹲下来,“刚刚给你做了检查,只是一些皮外伤。等你歇够了,我带你见哥去。”

??程落轻蔑地笑笑,又突然意识到什么:“你是侯春来的妹妹?”

??“哥跟我说,小时候在逃荒的路上,他的妹子饿死在他怀里。他一直一直都很内疚自责。他告诉我,你和我年纪相仿……”

??“他希望有个妹妹,然后你就成了他妹妹,对吧!没事儿,你不用替他解释什么的,如果我恨他,我就不会来找他了。”程落笑得洒脱,却更让雷子枫不安。

??阿福重新审视了一遍程落:一直觉得她很怪异,终于发现这种怪异源于何处——她和猴子实在是有很多相同的地方。但她毕竟是个女孩子,怎么能……怎么能就是另一只猴子呢?阿福在心里默念:猴子,你走的那么快,你就不该尽点儿义务,来管教管教你这个妹子啊?猴子,回来啊,我都死里逃生了……

??阿福自嘲地摇摇头,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独自走出去,仰首看天,心里似是压了千斤大石,让他透不过气来。

??阿福微张开嘴,吐出一口浊气。而那种压抑仍在心头,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他习惯性地去摸枪,却是一片虚无。这一刻,阿福心上又涌出一股无所适从的感觉,一双手竟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阿福……”一只手拍在阿福肩上,雷子枫的声音里透着深刻的倦意,“走,我们去看猴子。”

??“哥……”程落站在猴子坟前,带着一丝疲惫的笑意,“你说,我们怎么就那么没缘分做兄妹呢?听说你爱喝酒,夏碟敬你一杯。”

??“哥,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哥、我可是跑了几千公里来找你啊,但……没有这个机会了……”

??“哥,我很好,你放心。我一直都很好……”

??“哥……”

??“猴子,你生前老说,我从不陪你喝酒,现在我敬你一杯。”阿福仰头灌下半坛老窖,又将另外半坛奠于坟前,“兄弟,一路走好!”

??祭奠了猴子,程落先走开了,雷子枫示意让阿福跟去看看,自己转身给猴子倒了杯酒:“猴子,阿福给你敬酒了,知足了吧。你亲妹妹没死,她来看你来了,你放心,哥我一定会照顾好她!拼了性命,一定会照顾好她!你就放心去吧。”

??“你不用跟着我,我没事儿。”程落知道阿福在后边儿跟着,“这会儿你应该去陪陪你家雷爷,和你徒弟叙叙旧,还有那些战友。没事儿跟着我干嘛呀?”

??“雷爷也被逼无奈,亲手送走猴子,他比谁都痛。”阿福试图为雷子枫解释,雷爷要照顾着丫头,如果她心存芥蒂,她要雷爷的命,雷爷也是会给的。

??“你放心,我不怪他。雷子枫是我哥最信任的人,我信得过我哥,也就信得过他。”

??程落的冷静让阿福越发不安,却又无从梳理这种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