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危险枪声

危险枪声

出城时间本就太晚,祭拜了猴子,又耽搁了些时间,雷子枫一行三人便都住在了峡口村。

阿福死里逃生,却一再听到噩耗。白日里喝了半坛子,现在仍有些晕,却睡不着,一个人爬到房顶上坐着,入冬的风有些刺骨,刮在脸上像一把把小刀子。

程落从噩梦中惊醒,泣不成声。

一咬牙,眼神里的仇恨似箭一般射出来。她摸到枕下的枪,轻声走出房去。入冬了,狐牙峰上寒气逼人,才打开门,风就灌进屋子。然而,风这样来势汹汹,却没有吹醒犹如被梦魇控制一般的程落。

她低头看着手里的枪,再看看雷子枫所住的房间。然后悄悄靠近,每走一步,就把枪握得更紧一些。脸上还残余的泪水已经结起了细细的霜花。

推开雷子枫的房门。她很小心,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今夜十五,月光很明亮,即使屋子里面没有电灯,也能看得很清楚。

走近,走近……她慢慢将手抬起,枪口对准雷子枫的脑袋。雷子枫自打担任飞狐岭支队队长一职,在中央是,程落可没少听到过这个名字,她知道雷子枫很精,自己不能走得太近,她的枪法亦是极好,更何况十步之遥,只要她现在扣动扳机,那么她就算是大仇得报了。但是,她的食指在颤抖。

在战场上打死那么多鬼子,她的手从来没有抖过一下,即使是第一次扣动扳机的时候,她依旧那么从容不迫。但是现在,她的手在抖,而且抖得厉害。

忽然,屋里一暗。

门口处人影一闪,她握枪的手便被按下。

“嗙……”随着一声枪响,里屋里的桌子便被卸掉了一只腿。

雷子枫悠悠醒来,坐起:“阿福,放开她。”

阿福甩掉程落的手,走到雷子枫身旁。刚才在房顶上,想回房睡觉的时候,发现程落鬼鬼祟祟地摸进雷爷房里,白日里不安的情绪又冒出来,幸好自己来的及时,不然……

阿福有些恼,这程落若不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若不是猴子的妹妹,他一定早早地崩了她。

雷子枫看着程落手里的枪掉在地上,又拍拍阿福的肩膀,似是安抚阿福愤怒的情绪。他了解阿福,即使阿福的情绪一向藏得很深。

雷子枫慢慢走过去,把枪捡起来,递给程落:“其实你不会开枪的。就冲着你会来找猴子,你就肯定不会开枪的。”

程落没有回话,亦没有接枪,只是低着头,像个知错却又不肯承认的孩子。

“对不起……”雷子枫说出这句话,几乎用尽所有气力,“我对不起你哥,我没有保住他。我没有办法……”

“我想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你杀了他?他不是战死,而是你杀了他!”程落打断雷子枫的话,有些压抑的歇斯底里。

雷子枫有些想逃,转身大步走到门口:“我……他做错事,按照八路军纪律,要执行枪决。”

阿福不可置信地看着雷子枫:“怎么回事?”他万万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猴子是皮得很,但是猴子做事一向有分寸,怎么至于错到要执行枪决的地步。

“不会的,我在中央看到的情报,明明他是个英雄,不是汉奸,不是奸细,凭什么枪决他?”程落突然激动起来,

“雷爷,猴子做错了什么事?”阿福急于了解这件事,他想不通,那只猴子到底做了什么事。

雷子枫咬咬牙,又看看阿福:“因为你的死,猴子心里不痛快。喝醉了,对林妙瞳……对林妙瞳……用了强。”

“呵,原来是我害了猴子。”阿福突然有些喘不过气,胸口的伤痛得异常厉害,“雷爷,我对不起……你,我……保护不了老夫人,现在……现在……我又害了猴子……”

雷子枫被阿福的语气和样子吓到了,抢步过去,扶住倒下的阿福:“阿福……阿福……这不关你的事……”

“打晕他!”程落刚从震撼中回过神来,都没来得及给猴子叫屈,都没来得及不相信雷子枫的话。在雷子枫还没听懂她那句话的时候,捡起桌子的断腿敲在阿福颈子上,把阿福敲晕了。

“你干嘛?”雷子枫微怒,一把推开程落。程落踉跄几步,还没等站稳,又急忙跑过来,掐住阿福的人中。

“一边儿去,想让他活着,你就别添乱!”程落对着雷子枫吼了一句。

雷子枫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但是看到阿福涨红的脸,硬生生忍了下去。

“别愣着!按着这里。”程落让雷子枫按住阿福人中,一手按在阿福心脏的位置,另一只手一下下敲在自己手背上。大概敲击了十多下,阿福咳了两声,渐渐转醒。程落一屁股坐在地上,吐了口气,抱怨一句:“我还没激动呢,你倒是先倒下了!”独立三团狙击战

———————————————————————————————

危险枪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