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密令启动

独立三团狙击战 密令启动 凤舞文学网

次一早,三人回到团城。

程落换上军装,正式向独立三团报道:“雷团长,中央报侦查员程落向您报道。”

雷子枫有些搞不清状况,但还是向程落敬了个军礼。程落递交给雷子枫一个信封,上面刚劲有力的写着:“绝密”。

看完信,雷子枫擦着根儿火柴,将信烧毁。拿着着火的信笺,对着程落摇晃:“你昨晚用枪指着我,你说我是不是该关你几天闭?”

雷子枫倒不是想惩罚程落,这话半带开玩笑的语气。却想不到程落回答的干脆:“好吧,我正好去休息两天。”

程落自觉自愿的走进闭室,把受闭室的两个小战士弄得摸不着头脑。

雷子枫实在是拿程落没办法,无奈地笑着摇摇头,转却看见上官于飞。相视一笑,雷子枫先开口:“你说那小丫头,像不像头小牛。”

“她是猴子唯一的亲人,我们应该好好照顾她。”上官于飞走近雷子枫,“程落才报道,你怎么就罚她关闭呢?”

“你不看她像回家似的,在中央肯定经常关闭。”雷子枫调侃的语气,逗得上官于飞笑起来。

“师父,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啊?你是怎么活过来的?”阿福刚回到团城,石敢当就一直绕着阿福转。

“我就没死!”阿福的语言依旧简单明了,概括全局。

玲珑看阿福一脸疲惫,拉了拉石敢当:“石头,你别吵了,先让阿福哥休息一会儿吧。”

“让开,爷们儿说话,你插什么嘴!”石敢当挣开玲珑的手,追上阿福,“师父……”

“一边儿练枪去!”阿福被吵得有些烦,果断打发了石敢当,在军部后院的石椅上坐下。看着石敢当在面前纠结一阵子,却又碍于这个师父的威严,悻悻地走到一边儿练枪去。玲珑做了个标志的偷笑动作。

“阿福哥,你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玲珑也有疑问,看了一下石敢当,见石敢当没注意,悄声问阿福。

“听程落说,当时我并没有死,只是因为子弹高速擦过心脏,引起心脏暂时停跳,所以你们以为我死了。”阿福耐心地解释,想必程落也会些医术,玲珑若是能向她学点儿东西,也好的。

玲珑暗想,程落一定也是个大夫,如果能跟她讨教几招就好了。低头看到疲倦的阿福,才突然想起来,拍了拍脑袋:“阿福哥,你瞧我都忘了,昨天上官姐让我给你收拾了房间,你先去休息休息吧。”

闭室里。

程落拿了桌上的三个碗碟,排成三角,思绪飞转。

程落之前是中央报侦察员,本来是负责与各地地下党组织联系。然在团城芥子毒气战役后,知晓了侯来在此,程落自动请缨,赵老师把本来派给其他同志的任务,换给了程落。让她有机会来找自己的哥哥。

这次任务是要消灭大汉程悦川——程落养父的四弟,她的四叔。程悦川本是党中央的一名警卫员。然他当时极受总部信任,知道党内许多秘密。程悦川的叛变,给八路军独立一团和独立四团,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那封密信,便是让独立三团配合程落的行动,歼灭在飞狐岭一带的军部队。捉拿叛逃到官县的程悦川,就地正法。

没有头绪,程落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透过窗子,看到外边儿抬着枪的石敢当,枪口处挂了个酒坛子。突然玩大起,摸了摸口袋,又在地上找了找。最后捡起一块小石子,夹在食指、中指第一个指节处,手腕一转,小石子便飞了出去。

小石子儿打在枪口处,由于小石子的冲力,整杆枪瞬间偏移。

“啊!”石敢当大叫一声儿,酒坛子和枪也应声摔下,叮呤桄榔碎了一地。程落一看——闹大了。赶快正襟危坐,好好关她的闭。

“谁?是谁啊?给我出来!”石敢当捡起枪,火冒三丈,四处找凶手,“龟孙子!有胆子做,没胆子承认啊!有种出来跟我单挑!”

又一颗石子飞过来,速度快得石敢当来不及躲开,脑袋上,又多了一块瘀斑。

“敢骂我!”程落站在闭室门口,怒气冲冲。其实又稍许的心虚,“自己拿不稳枪,你还有理了!”

“我说你个死丫头片子,捣什么乱啊!”石敢当气势汹汹的走过来,“你要不是娘门儿,我早教训你了!”

程落一直告诉自己:要忍!要忍!

但是听到那声娘们儿,程落彻底怒了。抬脚一踢,速度之快,如是石敢当,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踢了个四脚朝天。

石敢当一个鲤鱼打,挥拳就和程落打起来。但十几招下来,石敢当碰都没碰到程落。程落法极快,轻松闪开石敢当的攻击。不过程落心里也打鼓,看石敢当那架势,被他打到一拳,那还真有的受了。

“你们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