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雷爷吃瘪

雷爷吃瘪

“咳咳……好的不灵坏的灵……咳……”程落咳得厉害。刚才雷子枫一喊,自己一分神,转身之际被石敢当一拳打中背心。又被上官于飞副政委训了半天。这次,怕是真该关禁闭了。

进来前,雷子枫给了程落一张地图:“你好好呆在禁闭室里研究你的工作,别闹腾。要闹腾你也找其他人,石头脾气倔得很。”

程落耷拉着肩膀,悻悻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程落仔细研究地图:现在飞狐岭一带的日军,都集中在官县和青城一带。就地图上的标记来看,官县的日军聚集重兵。这么说来,要抓程悦川并不容易。但是让他多呆在官县一天,对我军的威胁越大。而且,为什么程悦川要千里迢迢跑到这边来呢?之前他不是在东北么,难道……是为了飞狐岭支队?不对啊,从时间上来看,程悦川到官县的时候,还没有飞狐岭支队,而且当时独立三团已经被团城的日军消灭殆尽。

等等,一二九师,杜国华!难道是……

程落跑到窗边儿,朝着外面的小战士喊:“同志,同志。”

一稚气未退的小战士跑过来:“有什么事吗?”

“我有急事要见雷子枫,你能帮我去通报一声儿吗?”

“那你等一会儿,我现在给你去通报。”小战士客客气气地说完,小跑着离开。

程落看这小战士说话做事有模有样,心里暗赞一句训练有素:“小同志,谢谢你!”

“报告!”

团部大厅外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雷子枫正、上官于飞和阿福三人正在讨论那封密信上的事情。听到外边儿有人,雷子枫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回应外面的同志:“进来吧。”

小战士小跑着进来,立正,敬礼:“报告团长,禁闭室里的程落同志说,有急事找您,让我来通报。”

“她有没有说是什么急事?”

“没有。”

雷子枫转头看着上官于飞:“你说,她又想干什么?”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啊。”

雷子枫想了想,拖着阿福和上官于飞一起往外走:“一起去,一起去,大家一起去。”

“雷爷……”阿福跟雷子枫较上劲儿,想到程落他就头疼,想到程落他就卸甲投降,他宁可张开那张金贵的嘴巴说几句废话,他都不想去那个禁闭室,“我就不去了……”

雷子枫看着阿福那样子,努力挤挤眼睛,装得更可怜:“哥求你,去吧。”

上官于飞实在搞不懂,雷子枫和阿福怎么就那么怕那个小丫头,把手从雷子枫手里抽出来,对面前两个人进行了严厉的批评:“你们两个男子汉大丈夫,还怕一个小女孩。子枫闹也就算了,阿福你怎么也跟着闹啊!”

“上官,你不知道那小丫头……”雷子枫试图解释,但话到了嘴边儿,却又找不到形容词表达出来,满脸的憋屈。

终于在被上官于飞批评过后,雷子枫耷拉着脑袋跟着上官走进禁闭室。前脚踏进禁闭室,又缩回来,想把阿福先推进去,谁知一转头:咦,阿福呢?

雷子枫和上官于飞刚进来,都没招呼一声儿,程落便问道:“我想清楚地了解一下,日军在官县和青城两处,这半年来的军事调动和兵力状况。”

雷子枫一跳,蹦到桌子前面坐下。指着地图便开始讲解:“这半年里,官县的兵力的确是有所增加,而且官县戒备森严,我们无从落实官县到底有多少兵力,只能大致做个估计……”

上官于飞很少看到雷子枫有那么正经的时候,不由惊叹。

“好吧。”程落将门窗关上,压低声音,“那我问你们,你们觉得,官县和青城的日军联合,会不会对一二九师造成威胁?”

“什么?你是说……”

“嘘,声音小点儿!”雷子枫刚刚跳起来,就被程落压住,“要不要给你个大喇叭?”

上官于飞听了程落的话,仔细地看了看地图,将地图推到雷子枫面前:“子枫,的确有这个可能。你看,官县和青城的距离并不算远,而且两城之间地势开阔,我军不宜设伏,若想要兵合一处,确实很方便。”

程落向上官于飞微微一笑,指着图纸上的标示接腔道:“而且一二九师所处的位置正好可以让日军来个前后夹击。”

雷子枫看着地图,程落说的的确有道理,但是:“为什么你会怀疑,日军是对一二九师有所企图。按照你带来的情报显示,程悦川几次的目标都是打击独立团……”

“因为你们还不必要他费心。”程落看着地图,咬着左手拇指,没心没肺的说了一句。差点儿没把雷子枫气晕过去。

程落眼神儿一瞥:“你别激动,先听我说完!程悦川被日军护送过来那会儿,独立三团早就散了,而且飞狐岭支队并没有建立。你还希望小鬼子有预知能力,早早地把程悦川送过来等着对付你啊?”程落忽然话锋一转,嬉皮笑脸道,“上官政委,这团长的思想工作你可要好好做做,这样可不行。千军易得良将难求,团长最重要是要有思想啊!”

上官于飞有种里外不是人的感觉,看看雷子枫一脸无辜的表情,再看看程落那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这个忠于革、、命忠于党的女同志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腔。程落瞬间让上官于飞感受到了,刚才雷子枫和阿福那种头疼的感觉。独立三团狙击战

———————————————————————————————

雷爷吃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