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执意独行

独立三团狙击战

“如果你的猜想成立,那就是说一二九师已经陷入危险了。”上官于飞站起来,踱了几步,一边思考一边说,“我们得赶快想出对策。”

程落似乎有多动症,说一句话换一个造型,手撑着腮帮子:“这样吧,雷团长,上官政委,你们派人亲自过去通知一二九师尽早做准备。一定要找可靠的人,带口信过去。还有程悦川曾经护送过我党的电报密码,所以电台是万万不能用的。”

“这倒是没问题,可是我们不知道官县有多少鬼子,无法做好充分的准备……”雷子枫心里估摸着,应该找谁去,猴子那欠扁的模样又蹦到脑子里,思绪飞了,声音越来越小。

程落和上官于飞都看着雷子枫,等着他说下去。结果等了半天,都没见下文。

“子枫。”上官于飞拍了拍雷子枫的肩膀。

“啊?什么?”雷子枫如梦初醒,有些混乱,搞不清楚状况。

程落看着雷子枫的样子,有些猜到他在想什么。心里也极不舒服,暗暗吐了口气,算是安慰自己。正色说道:“我可是中央的情报侦察员,而且我才到飞狐岭,鬼子并不认识我,官县交给我。不过青城那边儿,你们来搞定。”

“不行!太危险了。”雷子枫拍案反对道,“前段时间老刘派人去侦查了几次,官县重兵把守,一般老百姓都很难进去。鬼子只有对谁稍有怀疑,直接开枪!”

程落一愣,她是猜到官县那边儿守卫森严,但没料到严到这个地步。但稍作思考,还是决定要过去:“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个工作必须有人去做,而且必须是我!”

“不行!”雷子枫极力反对,他绝不能让猴子的妹妹去冒这个险。

“我到这里,必有我要做的事!我不是来享清福或者是接受你保护的!”程落倔脾气上来,和雷子枫争执起来,“而且雷团长请你清楚自己的身份,我是中央的特派员,我是你上级!独立三团团长雷子枫,服从命令!”

雷子枫猛地站起来,掀翻了身后的长椅,对着程落吹胡子瞪眼一阵。似乎还不泄愤,再掀翻了桌子大步流星地走出去。

“嘭!”门被砸得风雨飘摇,灰尘四起。这一声巨响,引来许多人。

“切,肯定是那小兔崽子把团长给惹火了。”石敢当不屑地看着禁闭室对玲珑说。玲珑看看他,没有搭腔。石敢当又转头看着倚在柱子上的阿福,“师父,你说是不是?”

阿福看了石敢当一眼:“关你什么事?”

雷子枫头顶冒青烟儿地走出来,上官于飞也跟着追了出来:“子枫,子枫……”

禁闭室里,程落似乎并没有受到雷子枫丝毫的影响。她平静地准备着,将匕首裹上蜡,抹上一些粉末,插进靴子里。手臂裹上一块布,布上有许许多多的小袋子,每个小袋子里,都插了一支镖。

换上一件皮衣,挽起长长的头发,扣上帽子,俨然一个俊俏小子。大步走出禁闭室,可把门口那俩小战士弄晕了:这什么时候又多出一个人了。仔细一看,才知道是程落。

有小战士憋了半天,终于说出话来:“你……不是在关禁闭呢吗?”

程落一拍脑袋:哎呀,自己挖了个坑跳进去,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那个……禁闭等我回来再关。”程落咧着嘴对那小战士一笑,呲溜一下就窜出去了。等小战士反应过来,程落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这一幕让团部大院儿里站着的十来个人都莫名其妙。

阿福似是料到程落会跑,早早退出了团部大院,在门口堵住了她。

“你想干啥?”程落龇牙咧嘴地瞪着堵住她的阿福。

“雷爷让你关禁闭。”阿福把大院儿的门关上,靠在门上。、

“我是他上级!我不在他的管辖范围内!”程落摆出管威来,心里却嘀咕着,要是让赵老师听到她这么说话,非骂死她不可。

“阿福,让她去吧。”上官于飞走过来,又向程落说,“团长让我转达,我们一两日为限,若是你后天还没回来,我们将会采取营救行动。”

程落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好,现在是下午三点,后天日落前我一定回来!”

上官于飞极为认真地向程落行了一记军礼:“同志,一切小心!”

“放心,保证完成任务!”程落回礼。又挑衅地看着阿福:“看见了?请你赶快让开吧。”

阿福侧步。他不了解是什么事,也不需要了解。但他知道应该怎么做,那就行了。而且他信雷爷。所以,他极少会对什么事提出疑议。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