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杀机四伏

独立三团狙击战

程落快马加鞭赶到官县,已至黄昏。

她并没有立刻进城,只是远远观望。直到看见城门口,几个守军开始交流,相比是快到换防的时候,程落才往城门走去。

门口的士兵果然没有多加盘问,只是拉着狼犬过来嗅了一圈儿,便放程落进了城。

进入官县,程落立刻严肃起来。一洗嬉皮笑脸的模样。她目不斜视,却将周围都看得仔细。只是不知为何,总是觉得不安:程落总觉得自己少准备了什么。与巡逻的鬼子擦身而过时,程落心悸的感觉越发强烈。

程落深呼吸了几下,调整心绪。继续观察城内布防。官县里面儿巡逻的鬼子尤其多。三五分钟就是一波。然而,程落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伪军。这点实在让程落很费解。

走过三条街,程落至少看到七个禁区,如果说这些歌禁区都是武器库,那官县鬼子的兵力,一二九师还真是很难应付。

程落瞅到一条安静的巷道,稍加思索,便立刻拐进去。助跑两步,沿着墙壁便盘上房头。程落俯身前进,跑到房顶处趴下。不知是不是运气太好。对面儿便是鬼子的司令部。

天色越来越黑,程落很不是时候的察觉到,她饿了。揉了揉空空如也的胃部,正在思考是不是先去吃点儿什么。几个人便从司令部里走出来。最前面两个人,一个应该是鬼子的高层,肩上各种杠杠,前襟还挂着不少勋章。另一个便是程悦川,程悦川高大威武,身着伪军服饰。后面儿跟着的几个都是日本人,均着军装。程落心里有些打鼓,鬼子即使对一二九师有所企图,也没必要调那么多高级军官过来,他们是想在这开舞会呢?

突然,程悦川往程落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笑得危险。程落一阵心惊,轻手轻脚地往下爬,从房顶跃下,快速离开。

程落才窜出小巷子,十几把枪便将她围得密不透风。程落吐了口浊气,将捏紧的拳头慢慢抬起……

团城,独立三团团部办公室。

雷子枫还没完全消气,上官于飞安慰了他整个下午。阿福一直站在一边儿。

“那小妮子,比石头那臭小子还犟!”安静了一阵子,雷子枫又怒道。

这一下午过来,阿福和上官于飞都习惯了雷子枫间歇性的吼两句。这真是第一次让阿福那么好奇,程落到底是多有本事,才能把雷爷气成这样。

还好上官于飞冷静,已经将通知一二九师和侦查青城的任务布置下去。

石头应该已经到一二九师了吧。上官于飞看到地图,又想起今天下午在禁闭室里讨论的事情,要是消息没有赶快送达,那么我军一二九师可就危险了。

派往青城的,是刘建功最先发展的两名党员——张有信、韩城。这两个同志原本都是青城人,在鬼子占领青城后,逃出来。然而一家老少全被鬼子给杀了。韩城身强威武,张有信也算是有谋略之人,两个人合作,功绩不少。

雷子枫又一次发作,阿福实在按耐不住,问出口:“怎么回事?”

他知道雷子枫正在气头上,所以这句话,是对上官于飞讲的。

上官于飞看了看雷子枫,小心地把今天下午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你说嘛,那丫头是不是胡闹嘛!”等上官于飞说完整件事,雷子枫又是拍桌子又是打板凳儿的问阿福。

阿福掂量整件事情:“雷爷,这太危险了。”

“我有什么办法?她就一头牛,拉都拉不回来!”雷子枫吼道。由于雷子枫火了一整个下午,成功地让全团部的人都知道,今天下午,新来的同志和团长杠上了。

“我去看看吧。”阿福不放心。不说程落是猴子唯一的亲人,就冲着程落把他从坟里救回来,他也不能看着程落陷入如此危险的境地。

“不许去!”雷子枫估计真是给气疯了,在这种生死关头竟闹起来,闪身堵住大门,“本团长说了,后天她不回来我们才派人去,现在谁都给我在这儿呆着,谁都不许去!”

“雷爷!”

的确,一向都是雷爷压着别人,现在突然跳出个小丫头压着雷爷,他心里肯定不舒服。这点阿福很清楚。但是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雷爷一定得保持清醒。

雷子枫看看阿福,走到桌子面前,抬起一杯早已凉透的水往自己头上浇下来。

“子枫……”上官于飞看着雷子枫的行为,不由想阻止他。但随即想到,或许他是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是掏出手帕,递了过去。

雷子枫擦去脸上的水珠子,几次深呼吸后:“走,阿福。我们先看看情况。”

门外,玲珑似乎等了好久,整个人都冻得蜷起来。嘴里哈出热气,手不停地搓揉着。见雷子枫和阿福出来,赶忙跟上去:“团长,阿福哥。”

雷子枫看着玲珑的脸冻得通红,关切道:“怎么冻成这样了,有什么事吗?”

“石头临出门的时候,让我把阿福哥的枪交还给阿福哥。”玲珑看他们走得很急,赶快把枪交过去。

“谢谢。赶快回屋去吧。”阿福也不推脱,接过枪来,“雷爷,我们走。”

这杆m1903再次拿在手里,心里变得异常平静,却又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阿福长长地叹了口气,却连自己都难以察觉。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