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狼狈脱险

独立三团狙击战

官县城门外的桅杆上,挂下一个人来,血染了半个身子。

当时,十几杆枪指着她,拿枪的人清一色都是伪军服饰。她慢慢抬起拳头,弯腰一闪,躲开枪口。顺势扫翻了三个伪军。她赢在速度上,那些个伪军愣了愣,便又摔倒了几个。

突围出去,她不打算纠缠,正要逃离。

“嘭!”一声枪响,左肩剧痛,几欲摔倒。

她按着涌血的伤口转身,看到程悦川抬着毛瑟,一脸轻蔑:“落落,都到这儿了,也不来看看四叔。”

程落按着伤口,清楚的知道这一枪几乎打断了她肩上的骨头。高傲的眼神回敬程悦川:“四叔,我要吃饭!”

“好!来人,带她去吃饭,吃完了送她去城楼上玩会儿!”程悦川低笑,把枪交给旁边儿站着的伪军。转身对站着他身后,那个前襟上挂满东西的鬼子军官,做了个邀请的动作:“堂本将军,请!”

于是,程落抱着吃饱了才有力气逃的心态,吃下了两大碗面条后,被吊在了城门外的桅杆上。

程落估摸着时间,探照灯每每二十秒,扫过自己面前。而城楼上的鬼子,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严肃,她听到骰子声,而且还不止一处。

肩膀上的伤,痛得厉害。而且大量出血,让她晕眩不止:程悦川,你够狠!开一枪你还要往我骨头上招呼!

随着时间流逝,程落的脑袋越来越重,她猛地甩甩头:得赶快逃,再不逃,我就睡着了……

雷子枫和阿福骑摩托出来,在离官县约两公里处,便徒步跑来。摩托声音太大,万一打草惊蛇,惊扰了官县的鬼子,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两人摸进官县外的一个小树林里,以作掩护。跑到小树林前边儿,探照灯刚好照在城门前。程落完全笼罩在探照灯下,半身的血把雷子枫和阿福吓了一跳。

然而第二次探照灯再照过去的时候。两人只看见半截绳子在桅杆上飘荡。然后,敌人的探照灯开始胡乱扫射。城头上一片混乱。

“人呢?”雷子枫张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那半截绳子。

阿福将一直端着的枪放下,指着一个角落说:“雷爷,那里有个死角,探照灯照不到。”

雷子枫抬起望远镜,看向阿福指着的角落,探照灯正好扫过。雷子枫清楚地看到了贴着墙脚站立的程落:“她在那里,待会儿敌人出城搜查就糟了!”

阿福举枪瞄了瞄城楼两边儿的探照灯。雷子枫看着阿福的动作,一拍身前的那棵树:“把探照灯给我端了!”

“嘭!嘭!”两声几乎没有间隔的枪响,世界陷入了完全的黑暗。

程落先是心头一震,继而发现被打中的,是探照灯。机会来了,程落从衣服包里扯出一根布条,随意包扎一下,向小树林冲过去——只有那边儿有掩护,而且她的马在那边儿。

只是让程落很抓狂的一个想法跃进了她的脑海里:是谁端掉那两个探照灯?难道是……难道是……今天在院子里练枪的……那个小子?不是吧……

这个想法,让程落想抱着自己的脑袋,往城墙上砸。

程落拍了自己一下:算了,还是先逃命吧!

然而,程落据小树林还有十多米,枪林弹雨汹涌而至。好几颗子弹,都擦着程落飞过去。小树林最前面,两颗细一点儿的白杨,硬生生被密集而来的子弹打断。程落钻进树林,实在是跑不动了,躲在一棵较粗壮的树后面,用力喘息。心里发怵,要是刚刚直接冲过来,估计已经成了马蜂窝了,好在刚才犹豫了一下,决定从城楼最边上跑。

终于,城头上的枪声渐渐小了,渐渐没了。程落狼狈地爬起来,突然想到最前头听到的两声枪响:糟了,不知道来救我的同志,现在怎么样了。

程落用手抹了抹脸,闭上眼睛努力回想最开始听到的枪声。但是脑子里尽是刚才才停息的一片枪声。程落烦躁地扯下帽子,砸在地上。

“程落,这边儿!”

程落正在烦躁,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声音,快步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终于看到两个人影,不由笑了起来:“呵,雷子枫?阿福?你们没事吧?”

雷子枫抬手指着自己的衣服说:“我的衣服破了,你得还我!”

“……回去再说!”程落看看雷子枫被擦破的衣服,再看看雷子枫,很想打人。

三人朝树林里走。到树林深处,程落将食指放到嘴边儿,吹个口哨。不一会儿,一匹棕马便站在程落身边。程落实在累得很,走不动了。拉着她的战马,很是可怜地看着两人:“你们……”

“走吧走吧。”雷子枫抬手挥了挥,让程落骑马先行。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