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隐秘地

独立三团狙击战

程落晕倒了,晕得很壮观。

虽然先行一步,但毕竟马还是跑不过摩托。程落、雷子枫和阿福差不多一起到了团部。

终于,在团部门口的灯光下,程落看到了阿福背上的狙击枪,然后很是惊讶的问了一句:“你会狙击?”

话都没说清楚,程落困顿地闭了闭眼睛,再闭了闭眼睛,从马背上摔下来。幸好已经从摩托上下来的阿福,眼疾手快接住她。

“阿福,快送她去医务室。”

阿福颦眉点头,加快步伐往团部的医务室走去。虽然着急,但依旧从容不迫。才将程落放在病**,雷子枫便拉着睡眼惺忪的值班护士进来。结果半个身子被染红了的程落把值班的小护士吓哭了,捂着脸跑出去。

阿福和雷子枫面面相觑,顿时无语。最后,还是决定把玲珑叫来。

玲珑娴熟地剪去程落肩上的衣物,清理伤口,止血包扎。一大盒药棉全部被染得血红。

终于止住血,将伤口包扎好。玲珑仔细检查了一下伤口周围的骨头,子弹从两根骨头中间穿过,除了失血过多,并无大碍。

程落自回来以后,就一直昏迷。

她睡得倒是舒坦,只是扰得大家很是担心。

石敢当从一二九师回来。带回了一二九师已全力备战的消息。只是现在来看,整个备战计划还处于盲瞎状态,难以全面落实。而张有信和韩城也顺利完成任务,口述青城全貌,阿福所绘的地图也能算是详尽。

从张有信等人带回的情报来看,日军是有蠢蠢欲动的迹象。但青城的鬼子,似乎不像在备战,更像是搞后勤的。雷子枫看着手里的情报,甚是头疼:他打鬼子是一等一的好手,但是他对全国形势没有全面的了解认识,很难揣测官县那些鬼子的意图啊!如果老刘在就好了……老刘……

雷子枫顺着椅背往下滑,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将手上的一叠资料盖在脸上,准备睡一会儿再想。却有人冲进办公室。

“这是官县的情报。”程落将一张纸拍在桌上,又把盖在雷子枫脸上的资料拿掉,仔细翻阅起来。

雷子枫瞅了程落一眼,拿起桌上的那张纸,正想问她伤怎么样,却顿时懵了:“这是……什么东西?”

纸上各种纠结的线条,让雷子枫晕头转向的。

“地图……”程落瞪了瞪雷子枫,心虚地说。

雷子枫一只手拍在自己脸上:“就你这种画图水平,还中央情报侦察员?我真的很佩服那些个中央委员,能看懂这么隐秘的地图。”想了想,雷子枫又补上一句,“不过这地图倒是用的很放心,鬼子拿到了,肯定看不懂!”

“那个……在中央有专人绘图,我又不必要劳心费神。”程落自知理亏,只是解释了一下,没跟雷子枫吵。

“好好好,我去帮你找个大师!”这样的地图,雷子枫实在看不下去,努力把它放得远远地。这个动作,让程落很受挫。

阿福来了,带了纸笔。

这下,不管是阿福背上那杆枪,还是阿福手里的纸和笔,都让程落觉得很惊奇——好吧,因为程落给阿福的定义,只有一个词:闷葫芦。这一刻,她终于了解了什么叫做深藏不露。

程落想到官县外的那两盏探照灯,摸摸鼻子笑起来。还好不是那个叫什么石头的家伙,不然她还真有可能,抱头撞墙去。她记仇,不屑那家伙救她!

阿福见程落看着他笑,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实在疑惑地问:“好笑吗?”

“嘿,不是,我没笑你。”程落缓和一下自己的情绪,“我们开始画图吧。那天我从官县西门进去,近西边儿大街上,就有七个禁区,全权由日军把守,然后……”

程落的情报确实精细不少,这张地图上的标注,也比其他地图精细很多。

“哎,老混蛋太早发现我了,不然可以查到的东西应该更多。”程落搜索枯肠地把所有看到的东西都尽量说出来。然而看着地图,还是不甚满意。

阿福绘制好地图,又经程落说着修改了一个小地方,大功告成,准备离开。等他开门的瞬间,看图纸的程落突然说了句话,差点儿把阿福噎死。

“啊,哪啥,那个阿福是吧,图画的不错,继续努力啊!”

阿福做了一个深呼吸,吐出那口浊气,关门,走人!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