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劫下卡车

劫下卡车

阿福和程落已经在青城南门对面儿,一个隐蔽的山坡上,埋伏了一个晚上。

阿福彻底觉得,程落不是个可靠的人。因为程落趴在地上,香香的睡了一整晚,醒来的第一句话是:“我饿了。”

她没有问阿福城里情况怎么样,没有问阿福城里有没有出什么意外。这让阿福很不淡定,这样一个一向沉稳的狙击手很不淡定。

阿福决定往旁边儿挪一挪,因为让他更不淡定的是,程落说完她饿以后,阿福居然觉得自己也饿了。阿福终于在这个危机四伏而又饥寒交迫的早晨,弄懂了为什么他和雷爷都会觉得程落这个丫头很让人头疼——总是会很容易被她影响到,总是很不容易坚守自己。

程落奸笑着看着阿福,一脸看穿他的表情:“你在这儿等着,我去买早饭回来!”程落迅速往后爬了几步,指着青城城头,“你再动就要暴露目标了!你看你看,鬼子看过来了!”

阿福一听,立刻掩藏,做好狙击准备。却没发现城头上有一个鬼子。等阿福再转头找程落的时候,程落已经不知踪影了。阿福气急败坏地往地上砸了一拳。猴子这个妹妹,实在是太挑战他的耐性了!再这样下去,阿福真的觉得自己要发火了!

程落为了不暴露阿福藏身的地方,跑了老远,往东门进入青城。一进城就先买了个烧饼,却没有很快出去。

程落很苦恼,她很担心程悦博和猴子。但是她也很清楚,如果自己擅自行动,很可能会打乱他们的全盘计划,到时候可能更危险。犹豫一阵,程落回到刚刚卖烧饼的小摊上,又买了一堆烧饼。

卖烧饼儿的小贩还跟她聊起来:“小姑娘,烧饼好吃吗?刚才站那儿犹豫半天,是在想什么呀?”

一听声音,程落惊讶地抬头:“大……大……”

“来,你的烧饼好了!”程悦博严厉地瞪了她一眼,又瞅了瞅四周,“快回去吧,烧饼冷了就不好吃了!”

程落抱着烧饼,灰溜溜地回到她与阿福埋伏的地方。把烧饼全部塞给阿福。看着估摸有二十个烧饼,不由问了一声:“要改行?”

“没有,让你多呆几天。”程落瞅阿福一眼,回敬一句。

阿福也不客气,拿了个烧饼往嘴里塞:“情况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啊?我怎么知道啊?”程落心虚,声音稍微有点儿大。

阿福转头盯着程落,程落鼓着腮帮子和阿福对视,不几秒钟就败下阵了。哭丧着脸说:“好吧,我是进城了,然后就被大伯发现了。没感觉有什么动静,估计我哥他们还没有行动。”

程落大大地打了个哈欠,拍拍阿福的肩膀,“我再睡会儿,有情况叫我。”

阿福恨恨地咬了一口烧饼,继续蛰伏。

程悦博推着烧饼车绕过几条街,不动声色。

猴子依着程悦博说的路线,接了他的班儿:“唉,爹,茅厕在……在那边儿,你去吧。”

猴子推走烧饼车,程悦博往猴子指的方向过去。绕到茅厕后面儿,只看见鬼子在往卡车上搬东西。估计有八个箱子,依搬箱子的人数和人的动作来看,每个箱子都很重。

“箱子里装的是什么?”程悦博习惯性地摸着下巴,“他们的目的真的是运送物资?”

军皮卡车拉着八个大箱子开走了,程悦博发出撤退的信号弹。迅速离开青城。

越是快要结束的时候,越是危险。

猴子一行人在定好的地方放好炸弹,也迅速撤离青城。

但是炸弹连爆之后,引起了鬼子的**,开始全城搜捕。

“撤退了。”阿福叫醒程落。抬起头来,程落却看见另一个信号——打伏击。

程落转头:“在这准备好,只要是从青城出来的,不管是坦克还是卡车,是鬼子的战士还是军官,一律给我毙了,我下去。”

“不行,太危险。”阿福按住程落,“我答应过政委,要保证你安全。”

程落刚爬起来一半,却又被阿福按在地上,一不小心,吃了一把土。

“呸呸……”程落吐出嘴巴里的尘土,脑袋钻出阿福的手掌,“你的狙击技术到位,我就不会有事。别打到我就行了。”

“程落……”

没等阿福说话,程落顺着山坡滑下去,阿福没抓住。

到了山脚,程落给阿福打了个手势,示意阿福看前面儿的卡车。

卡车上,连驾驶员估计有二十几个鬼子。等车开近了些,阿福估计了距离,几乎是等到卡车快到程落藏身的位置,瞄准,射击!

眨眼功夫,一连三枪,打爆了车胎,打死了驾驶员,端掉了车上唯一一个机枪手。

“好厉害……”程落一吐舌头,想到刚才说的那句话,真想把自己舌头咬掉。

卡车上鬼子四处张望,瞬间一片混乱不堪。程落就趁此时,翻身跃上卡车头。没有跟鬼子缠斗,将衣袖往上一拉,手臂上布袋里的飞镖便落近手里,抬手甩出——四支飞镖,倒下三个敌人,本来另一支飞镖是不会落空的,只是阿福提前解决了在那个位置上的小鬼子。

程落选择站在车头,就是为了防止背后有人开冷枪。只是百密一疏,车头前面坐着的两个鬼子,阿福只杀了一个。

另一个小鬼子偷偷摸摸下了车,从背后瞄准程落。

“嘭!”程落脑后一声枪响。

但是,程落却没有受伤,没有倒下去,反而子弹擦着耳朵飞过去,帮她解决了最后一个鬼子。程落转身看着站在车前面的小鬼子。小鬼子还在诧异,是哪儿来的子弹,打偏了他的枪。

“嘭!”山坡上又是一声枪响,在程落背后开冷枪的小鬼子跪倒在程落面前。

“咚!”——五体投地。

程落看着被爆头的小鬼子冷笑一声,又冲着山坡上,那个黑黑的枪口卖力的鼓鼓掌。

跳到后车厢,打开箱子……独立三团狙击战

———————————————————————————————

劫下卡车完,